第119章 比试继续

    不少人还来不及吸口凉气,就见何泰康出手奇快,一只手居然抓住了枪尖,同时又一脚向赤炎冰踢去,赤炎冰并不慌张,膝盖微抬,挡下何泰康飞来这一脚,“噗”地一声,两人身形乍合即分。

    何泰康本来抓住了法杖的枪尖,满以为这一脚可以逼得赤炎冰丢下法杖,可是对方不但硬接了自己一脚,那枪尖竟突然不见,让他抓个空!

    两人身形再次分开,何泰康将赤炎冰踢得倒退,感觉手上冰凉,低头一看,只见地上一滩水,自己手上也是湿漉漉一片,暗惊道:“她刚才的枪尖竟是水凝成冰,在这么短的瞬间,能出这样的攻击,真是不简单,看来自己要赢她,还要下点功夫。”

    赤炎冰退出的同时,法杖竖起,只见一道光符闪现,波地一声罩向何泰康。

    吴非暗自点头,赤炎冰施展阵法的度,可比林向善要快了许多,假如林向善第一场遇到的是赤炎冰,同生阵未必能挥作用,如果独眼狼犬能带上去,则要看它能争取多少时间,不然一点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何泰康的身法确实非常快,他一只脚刚跨出,身子已来到赤炎冰身旁,那一道光符,被他轻易闪过,何泰康伸手成爪,一把就朝赤炎冰胸口抓去,赤炎冰面上一红,法杖再次横在身前。

    众人看见何泰康伸手抓住赤炎冰的法杖,都以为赤炎冰这次要糟,谁知何泰康忽然眉头一皱,猛然退开连甩两下手,好像被烫伤一般。

    何泰康虽然只退一步,但他身形飘忽,这一步足有寻常人七八步的距离,但他刚刚退后留下的破绽,赤炎冰怎会放过,她身子如影随形,燕子般一杖刺到。众人只瞧见杖尖寒光一闪,又一个枪头陡然出现。出人意料的是,何泰康并没急着闪避,他脸上一道紫气闪过,稳住身形再次挥手去抓枪头。

    赤炎冰嘴角泛着冷笑,一枪扎去,“噗——”何泰康这次并没抓住枪尖,而是再次抓住了法杖,那枪尖竟有三分之一刺入了何泰康的腰身!赤炎冰脸色一喜,随即觉不对,猛地一个后翻,水晶法杖在瞬息间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这时众人才看清何泰康的腰际收缩了半尺,正好避开枪尖的贯入,而刚才那似乎烫手的法杖,这一次竟然丝毫不能奈何得了他。

    赤炎冰身子后翻,双手一伸,那水晶法杖重新出现,她法杖挡在身前,叮的一声,将一道暗芒击飞出去。

    两人身法都是极快,倏忽间交手十数招,每一招都十分凶险,尤其是两人换招布阵的度,上午的对战中还未曾出现过,看得大部分人都不寒而栗,不禁问自己道:如果换成我,能不能支撑住一招?

    有人低声道:“大围教和太围门一山不容二虎,这次又有得打了。”他边上一人道:“以往的比试,每次都要死一两个人,这次看是哪个门派倒霉。”先前那人戏谑地笑道:“鼎山门是不会了,他们应该感到庆幸。”

    何泰康连续攻了数招,赤炎冰都是险险避开,众人看得心惊的是,何泰康虽然完全占据了上风,可是他连一件法器都没有动用,只靠手上那层透明的手套,就将赤炎冰逼得连连后退,如果单以实力论胜负,那赤炎冰早已输了。

    激斗中,何泰康再次抓住赤炎冰的法杖,赤炎冰故技重施,身子又是后翻,但奇怪的是,这次她的法杖却没消失,而是落在了何泰康手中,何泰康狞笑一声,手一挥,法杖消失在他手里。

    赤炎冰哇地喷出一口鲜血,手里光芒闪烁,两张比手掌大不了多少的金色小弓被她抛起,在空中一个盘旋后炸响,嗖嗖两声,两朵金花在火焰中射出。

    何泰康身法犹如鬼魅,身形一闪便已经推出去四五步,两朵金花在他先前的位置炸开,两团金芒爆开,夺人双眼。赤炎冰抓住小弓,她用拇指和小指搭弓,中指拨弄弓弦,旋即又是两朵金花从她手中飞出。

    有人惊呼道:“掌心雷,赤炎冰炼成了掌心雷!”

    吴非不知掌心雷是什么东西,他只知这么近的距离还要用手指拉弓放箭,实在很麻烦,若不练得手法娴熟,对战中绝无可能施展。

    金花虽然没有击中何泰康,但在他先前的位置炸开,十分耀眼。何泰康闭上双目,依然觉得眼前一片光芒,他不由连退了十余步。

    赤炎冰喘息了几口,稳住了身形,而何泰康因为金花耀眼,一时不能再次攻击,两人相距二十步,一个在调匀气息,一个在判断方位。

    只见人影一闪,清笛长老出现在两人中间,她对赤炎冰道:“你的法器已失,可以判负,还要不要继续比试?”

    比试中,关键的法器若是失手落在对方手上,就可以判负,但是失手的一方认为自己还有绝招没有使出,有逆转的可能,也可以申请继续比试,直到分出胜负。

    赤炎冰脸上一片死灰,她失去法杖,自忖很多绝招施展不出,再打下去怕是输多胜少,她抬头向台上的大围教掌门易自伶望去,只见易自伶毫无表情,她又朝萧长老看去,萧长老冷冷地望着她,也是面无表情。赤炎冰咬咬牙,道:“我继续!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退后一步,道:“比试继续!”说毕,身影一闪,人已消失。

    何泰康此时已恢复过来,知道掌心雷对他有一定的威胁,但对方也十分消耗灵气和体力,自己须得进一步逼迫赤炎冰,好让她在这一战中不但要败,还要败得丢尽颜面。想到这里,他身子一纵,又逼迫到赤炎冰身前,左掌挥出,一道火芒向赤炎冰烧去。

    赤炎冰手上扣着掌心雷,一怔之后却没有出,因为她知道,此时出掌心雷,遇到何泰康的劈空烈焰掌,说不定会提前引爆,那时,还没伤到敌人,说不定自己就先受伤了。

    不得已之下,赤炎冰只能收起掌心雷进行躲闪,她的身法虽然灵活,却没有何泰康那般迅捷,几记劈空烈焰掌过后,她的银白外衫已被烧焦数块,稍一用力就裂了开来,露出里面雪白的肌肤。

    ps:快过年啦,大家要休息了吧?阿风虽然没有福气休息,但是有大家的喜欢,更是开心,在这里继续求票求推荐,大家喜欢这本书,一定要推荐给朋友看哦,我爱你们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