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8章 赤炎冰与何泰康

    林兮涵皱眉道:“我已经跟他说清楚了,我们根本没有订过亲,最多就是口头承诺,那做不得数,外面传的,都是谣言,难道大围教的易掌门还会在这次比试大会上宣布我和他订亲不成?”

    此时,演武场的结界升起,小竹林的清笛长老迈步走入场中,下午的第一场比试,乃是她作裁判。

    冬薇小声道:“上午的裁判是第五层修为,下午换成第六层,看来,下午出场的都是高手啊,第一场比试的是谁?”

    林雨灵哼道:“太围门的何泰康对大围教的赤炎冰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只见有一男一女两人走进了演武场,林雨双鄙夷的道:“原来这家伙就是何泰康啊,中午还一副嚣张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林兮涵认出场中那男子就是中午对小竹林出言不逊的何师兄,道:“太围门的何泰康是什么角色?”

    冬薇道:“这何泰康是太围门年轻弟子中的第一高手呢,他是太围门掌门何亦飞的独子。”

    林雨灵道:“他没有爹么,怎么跟妈妈一个姓?”

    冬薇道:“这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有人呵呵一笑,从后排凑过来道:“几位姑娘好,这事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五女回头一瞧,只见丁玉佳阴魂不散又坐在她们身后。冬薇笑道:“你知道,那你说说为什么?”

    丁玉佳道:“因为大师兄的爹爹也姓何,他是我们太围门的何长老,不过修为一直停在第六层,没有掌门高,所以你们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林雨灵恍然大悟,道:“难怪这家伙那么嚣张,搞半天太围门是他家开的呀。”

    林雨双道:“这下有好戏看了,大围教和太围门一直是死对头,都在太围山,经常见面,互不卖账。”

    冬薇道:“这个赤炎冰也很厉害呢,她是真珍死后,大围教第二个天才少女,她没有去参加荆棘山修炼,修为也已筑基成功。”

    林兮涵问道:“大围教有个女修,叫黎影,你听说过么?”

    吴非在祺关城的际遇她知道一些,那个黎影就是吴非比武招亲后没有娶的新娘。

    冬薇道:“我知道,黎影在大围教女弟子中的排名很靠前,可能仅次于赤炎冰,她很悲催呢,真珍在的时候,排第二,真珍不在了,还是排第二。”

    丁玉佳笑道:“这还不算最悲催的,黎影最悲催的是,半年多前她下山设擂比武招亲,结果打了半天擂台,最后选中的新郎跑路了,你说悲催不悲催?”

    冬薇吃吃笑道:“那这黎影一定是长得很丑,不然怎么会把新郎吓走?”

    丁玉佳摇头道:“你错了,黎影很漂亮,连赤炎冰都比不上!”

    六人朝演武场看去,只见那赤炎冰穿一身银白衣衫,身形凹凸有致,玉盘似的脸上,一对蓝色的眼珠很是勾魂,她的鼻梁高耸,鼻子一侧,钉着一颗鼻钉,这般风情,天行大陆上少有。

    林雨双惊讶道:“你没夸张吧,这赤炎冰好像是异域来的,她这么漂亮,都比不上黎影?”

    丁玉佳道:“大围教的弟子是这么说,我也没见过本人,当初比武招亲,连你们云崀派的奉三思都去了,可惜黎影没看上。”

    林雨双笑道:“如果黎影真的那么漂亮,那个落跑的新郎,一定是个瞎子。”

    冬薇附和道:“是啊,他不但是个瞎子,而且,而且可能还不是个男人。”她说话又口没遮拦,丁玉佳笑道:“是啊,说不定是个阉人。”

    林兮涵大怒,道:“不许胡说,那个落跑的新郎,你们都见过!”

    五人顿时一愣,齐声问道:“是谁?”

    林兮涵瞪着他们道:“远在天边,近在此地,他就是林非师弟!”

    冬薇等人立刻一脸惊悚,道:“是他?”

    丁玉佳随即将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,道:“打死我也不信,那小子凭啥呀?”

    奚彬蓉却点头道:“我信,我很信。”

    此时演武场的比试已经开始,赤炎冰与何泰康相距二十步,却依然出攻击,她用的法器与其他人有些不同,是一根水晶的法杖,法杖一点,就有一道寒光射出。

    何泰康的神情与中午完全不同,他此时好像换了一个人,目中满是凶光,面色也阴沉至极,虽说比试的规则是不得下杀手,但对上大围教,他可不管对方是男是女。

    眼见对方出招,何泰康双臂一展,身子居然腾飞到半空,众人看见他背后,不知何时长了一对洁白的翅膀,双翼扑动下竟然停在空中。

    赤炎冰哼了一声,暗道:“你飞在天上,正好成为我的活靶子。”她法杖抡起,风车般旋转起来,此时她法杖出的已经不是一道道白光,而是一片一片的白雾。何泰康并不在意,双手一挥,身前出现一道光幕,将赤炎冰的攻击阻挡在身外。

    吴非此时一个人坐在等待比试的弟子区,其他人都闭目养神,对他仿如未见。吴非心中暗道:“这何泰康的战法怎么跟章少一样,都可以飞在空中,自己幸好有了楚大师的蓝月光,不然打起来可是吃亏。”他握住蓝月光,又想起帖木藩主的话,自己一定要在三年内找回原配的蓝月光,如果被魔殿的什么密宗大轮炼化,说不定突然就死了。

    何泰康与赤炎冰隔空对战了数招,蓦地,何泰康清啸一声,身形一动,猛然出现在赤炎冰身前,他手上并没拿法器,直接一脚向赤炎冰胸口踢去,何泰康的身法非常快,几乎瞬间就移动到赤炎冰面前,中午吴非与他动过手,暗道:“看来中午何泰康未尽全力,如果再遇他,倒是要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赤炎冰并没意外,她法杖一横,何泰康的脚踢在法杖上,她身子借力飘飘然退开,随手又是三点白光射到,何泰康双手一分,“嚓、嚓、嚓!”那三点白光顿时被拍灭。

    赤炎冰面色微变,看台上的众人也是一阵惊愕,这何泰康手上戴着什么宝贝,居然不怕法器的攻击,赤炎冰哼了声,她法杖迎风一展,刷地向何泰康小腹刺来,只见寒光一闪,法杖的杖头出现一个半尺长枪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