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4章 那会输的更惨

    丁玉佳抽了口冷气,道:“林布风的青铜刀是怎么到了小魔女手上?自身的法器落入对方手中,按比试的规则,便是输了!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暗道:“看神道弟子们的比试,要比在荆之修炼中与魔道修炼者的对战精彩,实际上,真正的对战不会给你时间,小魔女确实厉害,但她的布阵花费时间太长,如果林布风再犀利几分,那胜负之数就可能逆转。”

    林布风跌在地上,目中红光慢慢消退下去,他身上伤得不轻,小魔女花伞上射出的飞刀,令他已无力再战。

    大拓长老一头冷汗,刚才两人的最后一击,小魔女胸口先受的伤,所以谁都可能获胜,他若出手阻拦,判谁胜谁负,还真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小魔女童青看着有些呆的大拓长老,问道:“长老,可以判决胜负了么?”大拓长老这才醒悟过来,对四周朗声道:“今日上午的最后一战,获胜者是东岭派的童青,下午的比试从未时开始,请比试的弟子准时参加,若是迟到,便判作负!”

    听到大拓长老的宣判,童青丢掉手里的青铜刀,掏出一颗回复丸服了下去,片刻后,脸色逐渐缓和过来。

    主看台上,林之羽的脸色十分难看,小竹林三个参加比试的弟子,最厉害的两个输了,下午林雨双对上第三层修为的胡灵,那更是凶多吉少,云崀派和大围教很少在第一轮比试中就输掉,如果那样,小竹林这次可是丢人丢得大了。

    鼎山门的掌门扈小安走到林之羽身旁,苦笑道:“好像我们两个的运气,都不太好啊。”

    林之羽白了扈小安一眼,一言不,默默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下了看台,三人往小竹林的休息区走去。

    蓝野长老拉住林之羽,道:“师弟,刚才夕长老的提议有点道理,我看下午的比试不如换上林非去试试吧,反正也没规定不准我们换人,林非的修为低,输了也就输了,说明我们小竹林不重视这次的比试,如果还是让林雨双去,我看百分百会输掉。”

    林之羽摇头道:“不行,且不说林非的修为更低,林雨双是经过考核挑选出来的弟子,林非若是取而代之,我回去跟乔长老没法解释。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道:“乔长老那里我去解释,林非身上有件控制时间的仿神器,上次连我都栽在他手上,对方若是没有防备,机会应该还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林之羽依旧摇头,道:“雨双这丫头,手上有件上品的法器,未必就没有机会,我还是相信,实力是取胜的根本,投机和冒险都不是我们小竹林的风格!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叹息一声,不再作声,林之羽望了演武场对面一眼,道:“把兮涵、雨灵、林非他们都叫过来吧。”清笛长老点点头,朝对面的林兮涵出传音。

    此时,林向善、林布风、林雨双都坐在休息区的一间竹舍中,三人脸色都十分沉重,见到掌门和长老出现,急忙过来行礼。

    林之羽招手喊过林雨双,问道:“双儿你来说说,若是让两位师兄跟同样的对手再打一次,你觉得他们取胜的可能有多大?”

    林雨双咬牙道:“再打一次,师兄他们一定赢!”

    林之羽摇头道:“看来你还没有领会到他们两个失败的教训,知道么,再打一次,他们会输的更惨!”

    林雨双有些不以为然,道:“如果向善师兄的阿虎可以上,十招之内干掉上官卿也是可能。”

    林之羽哼了一声,道:“别说十招,就是一百招也不行,他的那些箭鸟,别说是他,就是我,也要花费一番心机才可破解,十招,你以为是演戏么!”

    林向善站在边上,默默想了一会,点点头。

    林雨双又道:“那个小魔女就真的没什么实力,她是耍诈,论修为和力量,蚕丝阵没有什么作用,只要布风师兄提早动进攻,她一定会无力反击!”

    林之羽脸上失望之色闪现,道:“如果这不是比试,她的蚕丝阵含了毒砂毒气,布风那么贸然冲进去,只有死得更早,这样的比试不是比拼命,你可能赢十次,只要输一次,就把命丢了!”

    林布风点点头,道:“是,弟子的防御修为太差,以后要好好弥补。”

    这时,林兮涵带着林雨灵和吴非走了进来,林之羽瞟了一眼吴非,问道:“刚才的比试你们都看了么?”

    三人一头,林之羽问道:“你们觉得,刚才那两战,换个时间地点,谁最后获胜的概率更大?”

    林兮涵和林雨灵齐声道:“布风师兄。”

    林之羽脸上失望之色更重,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林雨灵道:“谁都看见小魔女受了重伤,布风师兄只差一点点嘛。”

    林之羽转头看向吴非,吴非讷讷道:“这个,这个弟子觉得,布风师兄获胜的可能性反而更低一些。”

    林布风皱起眉头,不服道:“你凭什么这么说?”

    吴非歉然笑道:“我想请问布风师兄,您的青铜刀最后是怎么出现在小魔女手里的?”

    林布风道:“我和她快撞上的时候,受那些蛛丝影响,动作没她快,被她抓住刀踢飞出去。”

    吴非摇摇头,对林之羽道:“弟子以为,那小魔女并没真的受伤,如果胜负在瞬息间决定,她全力出脚,哪还有余隙将布风师兄的刀顺手夺去?童青也许是在故意示弱,让下一位对手对她失去重视,小魔女的目标绝对不是止步第二轮!”

    林之羽和蓝野、清笛长老三人互相望了一眼,心中微微一惊,吴非说的可能性就是他们心中所想,只是他们不觉得童青有这样的心机。

    林布风两只眼珠瞪了出来,叫道:“不可能,这怎么可能,她的衣服都被我割裂破开,我几次都差点劈到她!”

    吴非点头道:“小魔女今日穿的这身宽松花衣,本就蹊跷,而且她施展的只是体技和那支小花伞,我不觉得她出了全力。”

    林之羽托着下巴沉思了片刻,道:“林非说得很对,这点也是我心里怀疑的,大家都差点被那小魔女骗了,我估计场上的大拓长老都没看出破绽,看来布风确实输得不冤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