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3章 难道只有花瓣?

    众人看清林布风手中的法器是一柄宽面的青铜大刀,不由暗惊,这要是被他砍上,缺胳膊断腿还好,要是掉了脑袋,可就无法挽回了。

    童青身形娇小,身法十分灵活,只见她身子一翻,向后一个跟斗已在七步之外,林布风的这一刀,擦着她衣衫掠过。

    林布风叫了声好,青铜刀一转,又是一道刀芒出。

    两人这时相距不过七八步,眼看避无可避,童青身子一折,施展出金刚铁板桥的功夫,身子像从中间折断一般,后背堪堪贴着地面,林布风这一刀又是走空。

    但林布风并没一味使用他的青铜大刀,眼看童青折弯了腰,他抬起一脚就朝童青腰上踏去。

    众人忍不住掩嘴惊呼,这一脚丝毫没有怜香惜玉,若是踏实,以林布风的体重,必将童青踩成重伤。

    说时迟,只见童青单手在地上一撑,身子在石板上滑了出去,犹如一条游鱼。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脆响,先前童青所处的位置,石板应声裂开。

    林布风有些意外,这女娃娃的身法太灵活,自己居然追她不到。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暗道:“这小魔女果然有些门道,她本身的身法不比思思差,应该是修炼过体技之类,林布风的狂攻滥打,气势虽然威猛,却未必能奏效。”

    林布风却没有因为童青的躲闪而放慢攻击,他一刀一刀追逐着童青,丝毫不给对方喘息的机会,有高手已经注意到,在林布风的双眼中,一抹血色在渐渐出现。

    冬薇皱眉道:“一个攻,一个逃,好像猫捉老鼠,这演武场这么大,这要比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丁玉佳道:“是啊,不过,你看林布风的刀芒好像在变长呢!”

    冬薇仔细一瞧,果然现那道追身的青芒已接近四尺,比刚开始的时候要更亮更长。

    林雨灵点头道:“布风师兄的近战能力,以前比向善师兄还略高一筹,他是那种越战越狂,越战越能挥出攻势的人。”

    童青虽然被动,但她也不是一味闪避,每一次避让,她左手都会划出一道白线,仿佛留下一根丝状物,林布风觉察到她这个动作,先迟疑了一下,随即没现有什么东西出现,暗道:“她这是障眼法么?”

    两人又战了十几个回合,林布风的刀芒已经扩展到五尺的长度,一扫之下,方圆十尺之内都是一片青芒。

    童青的身法虽然依旧灵动,却比开始要惊险了许多,青芒追逐着她的衣角,有数片花布被割裂,在空中飞扬。

    林兮涵悄悄传音问吴非道:“如果你是小魔女,要怎么反击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我没那么快的身法,只能用盘龙盾硬挡,然后用其他办法不让他迫近。”

    林兮涵道:“林布风的攻击好像有三段,让他挥到最高段,即使比他高一层的修炼者,都有可能落败。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小魔女没有乱,我觉得林布风这一场够呛。”

    冬薇见两人嘴唇在动,却没有声音,知道他们在传音,不悦地道:“你两个干吗说悄悄话?”

    吴非忙道:“没有,没有,我们在讨论布风师兄什么时候赢。”

    丁玉佳哼道:“你们小竹林就会欺负女孩子,林布风是,你也是!”

    吴非奇道:“我哪里欺负女孩子了?”

    冬薇瞥了一眼两人,眼中有浓浓的雾气,心中道:“谁说不是,人家特地跑来陪你,你却眼中只有林兮涵,如果大围教的萧逸执意要娶林兮涵,你就算豁出性命,也无法抗争。”

    这时场内的童青开始反击,她左手的每一次挥出,都有一排花瓣飞舞出来,林布风双目紧盯着小魔女,丝毫不受影响,有两片花瓣从他脸颊上划过,留下两道血痕。

    丁玉佳惊道:“哇,这些花瓣好厉害呀,跟刀片一样!”

    林布风被花瓣划伤后,目中的红光更加炽烈,他青芒一道一道更加犀利,身形也犹如电闪,童青闪避之间,连出花瓣都有些吃力。

    林雨灵松了口气,问道:“小魔女还能支撑几招?”

    吴非摇头道:“难说,我总觉得小魔女有什么手段引而未,如果她真正出手,布风师兄未必能很快结束战斗。”

    丁玉佳道:“反正我觉得这一场,小竹林胜之不武。”

    冬薇道:“那你什么时候胜之有武给我瞧瞧?”

    丁玉佳拍着胸脯道:“好啊,等我修为上来了,我去跟小魔女比一场!”

    说话间,场上的林布风已经状似疯癫,他身法变得越来越快,那道青芒已看不清有多长,似乎到处都是它的残影,童青的躲闪更加困难,身上的花衣不时碎裂飘散,有人开始埋怨裁判,怎么还不阻止这场比试,再打下去,童青迟早会被劈中,到时林布风能不能收手还都难说。

    激斗中,刺啦一声,数片花瓣伴着一串血花飞洒出来,众人一惊,只见童青的左手已按在右胸之上,她身子猛地一纵,向后跃出十数步,林布风丝毫没有让对方喘息的意思,脚下生风,也是一跃而起,青芒继续朝童青胸口刺去。

    人影一闪,大拓长老的身形忽然出现在童青身侧,似有随时有出手的意思,林雨灵不禁道:“要结束了么?”

    吴非却是想到:“童青的法器是什么,难道只有这些花瓣?”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林布风即将取胜的同时,变故陡生,只听童青一声清叱,左手挥出,一道血珠挥洒出来,林布风面前忽然出现了无数细小的银白蛛丝,这些蛛丝若隐若现,像一张大网,将他困在其中!

    林布风向前急冲,那些细丝将他缠绕,令他度陡然下降一半,童青脸色有些苍白,她的胸口赫然出现了一道半尺长的口子,鲜血正汩汩涌出,林布风此时已冲到离她距离五步的位置,忽然手脚被束缚住,动作顿时一缓。

    童青手里忽然多了一支小花伞,花伞一转,一排银光射出,林布风动作变慢,她可没有,那些细丝粘在小魔女身上便即化开,丝毫没有影响。

    林布风对这些攻击好像没有看见,依然向童青撞来,银光射在他身上,好像射在一块木头上。

    “嘭——”

    两条人影撞在一起,众人都是一脸惊色,林布风比起童青的体重相差不是一点半点,这两人撞在一起,谁吃亏自然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但谁都没有想到,人影闪过,童青手上抓着一柄刀,用一个金鸡独立的架势站在原地,她的右腿膝盖朝上,还摆着两人刚才撞击时的样子,而林布风庞大的身躯,却被撞得飞了起来,幸亏有那些丝线阻挡,他撞飞的姿势显得缓慢而沉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