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1章 把自己困住

    林向善面上出现了嘲弄之色,三阵叠加而没有外力出现,两个人的战斗就是各自近身实力的交锋,谁都知道太围门重修炼,近身的体技并不出色,林向善素以勇猛凶悍著称,他有七分以上的把握获胜。

    上官卿的修为比林向善高了半个多层次,毕竟林向善刚刚突破第三层还不到半个月,而上官卿已经突破了近一年,所以两人一接近,上官卿手中就多出两支寒光闪闪的银爪,兜头朝林向善头上抓去,看上去是要仗着修为来压制林向善。

    吴非却是眉头暗皱,以先前上官卿的冷静,不应该这样冒进吧?

    林向善本是盘坐着,这时身子一挺,钢叉自下而上挡去。

    “铛——”

    上官卿从上而下的攻击,竟反而被击退一步,显然在力量上两人不在一个档次上,林向善也觉得有些奇怪,这上官卿的攻击力怎么如此之弱?

    林向善得势不饶人,一站直身子,钢叉旋即横扫,叉影中的那道暗影如跗骨之蛆,击向上官卿的前胸,这一击的威势不小,众人都以为上官卿定会被逼退,但上官卿身上白芒一现,硬生生抗下林向善这记重击,同时双爪也噗地抓住了林向善的双肩。

    “哇——”

    上官卿惨叫一声,林向善不管肩上那两枝银爪抓得自己血肉模糊,旋即又一叉刺出,两人距离实在太近,上官卿避无可避,惊呼声中,噗地一下,上官卿被扎了个透心凉!

    冬薇几人啊了一声,心口重创,非死不可,如此杀招锦云子长老居然不阻止?

    只见林向善一叉插入上官卿胸口,先是一呆,他没想到对方居然不管不顾,突然现刚才一击和现在,上官卿胸口居然没有一滴鲜血喷出,随即觉得后背一阵灼痛,他明白过来,黯然道:“这一场比试,是我输了!”

    同生阵外,那只火凤凰依旧盘旋着,火焰十分妖异,此时一道火线正烧到林向善后心的位置。

    在场的大部分人都莫名其妙,冬薇道:“怎么可能是林向善输了呢?”林兮涵皱着鼻子道:“上官卿用的是彩鸟蛋,这人真是高明,限制别人使用灵兽,自己却完全使用的是灵兽技能!”

    彩鸟蛋就是彩灵鸟的卵,它有幻化的能力。

    只见阵符外那只盘旋着的火凤凰,慢慢收拢凝聚站在地上,变成了上官卿,而和林向善对战的那人,却是变成了一堆羽毛飘散开。

    林向善问道:“你是什么时候看穿我同生阵变幻的?”

    上官卿道:“从你画第一个阵符的时候,我就在思索你的真正用意,我想你是不会白白多画两个阵符的,它们一定会出现在我脚下!”

    林向善点点头道:“所以你一开始就准备用幻化来对付我?”

    上官卿摇头道:“没有,第一只火凤凰还不是幻影!”

    林向善有些愕然,道:“你时机能把握得这么好,佩服!”

    上官卿笑笑,道:“倘若我提前使用了彩鸟蛋,你未必看不出。”

    林向善道:“好,这一场我把自己困住了,我认输,下次我带上阿虎挑战你,看看到底谁更能笑到最后!”

    上官卿无所谓地一摊手,道:“随时欢迎,在下也想试试箭鸟的密集攻击,你不要以为你的狼犬受了限制,这演武场周围的防护罩何尝不是限制了我的箭鸟?”他挥挥手,转身离去,地上散落的那堆羽毛如风般卷起,没入到他残缺的袖中。

    望着上官卿离去的背影,林向善掏出一枚丹药服下,这才蹒跚地离开了演武场。

    演武场的封印结界打开,独眼狼犬阿虎低吼了一声,忽然一个纵跃,从林兮涵手上挣脱出来,它身子一闪便消失不见,再次出现时,就跟在林向善身边。

    林兮涵哼了一声,道:“我陪你了半天,一点良心都没有!”

    冬薇笑道:“你又不是它主人,难道你还希望它留在你身边?”

    此时场内脸色最难看的不是别人,正是坐在正中看台的小竹林掌门人林之羽,他传授给林向善的同生阵,作为秘密手段,居然就这么快就被人破了,那可是耗费了他无数银石和心血,这次小竹林的弟子能不能进前六,原本是指望林向善的表现,那林布风和林雨双,能过第一轮就已是出预期,因为修为的差距摆在那里,如果这次小竹林的比试成绩比北岭派那些三流门派还差,他这个脸就丢大了。

    夕无言坐在他边上,拍拍林之羽手掌道:“林非来了没有,小竹林有没有派他来比试?”

    林之羽摇头道:“他来是来了,但修为太低,不好去比试。”

    夕无言问道:“他还没到淬体境修为?”

    林之羽点道: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夕无言自语道:“怪了,我当时遇到这孩子,觉得他已经随时可以突破到第二层,怎么还没突破?”

    林之羽道:“他突破到第二层也没用,来这里比试的精英弟子,有不少是第三层筑基修为的!”

    夕无言微微一笑,道:“这孩子要是淬体成功,拿上一件好点的法器,未必不能战胜修为高他一层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林之羽心中怀疑,暗道:“子泓不是说他基础考核都没过,夕长老这么高看他,我倒是要回去亲自看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夕无言道:“我给你个建议,不如你换个弟子,让林非参加这次的比试锻炼一下,这小子独对两个第二层修为的对手都可以应付,我可是很看好他。”

    林之羽怀疑地摇头,道:“夕长老是太高看此子吧,您对我们小竹林不了解,如果要换人,嫡传弟子里随便挑一个带来,都要比林非强。”

    夕无言笑了一笑,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另一个看台上,丁玉佳拍着胸口,庆幸地道:“这一场比试太精彩了,没有白花我的两百银石啊!”

    林雨灵却是面有忧色,道:“向善师兄是我们小竹林二十岁以下的第一高手,连他都输了,我们这次比试,只怕没人能进前六了。”

    丁玉佳手舞足蹈,唾沫横飞地道:“没关系,他只是运气不好,我们想输给上官师兄,都没机会呢。”

    冬薇不屑地道:“别人比试,就激动成这样,要是你自己上去,还不知会怎样!”

    丁玉佳斜了一眼吴非,道:“这说明我是性情中人嘛,有什么都表现出来。”

    冬薇撇嘴道:“我看你像个奸商,可以去燕宵国做点生意,保证只赚不赔!”

    燕宵国离云山关很近,有很多黑市,据说魔道和神道的很多生意都在那里交易,当然,和魔道人做生意,风险极大。

    ps:喜欢双天行,请到来支持阿风吧,感谢驻足和留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