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0章 重叠的阵符

    激斗中,只听林向善冷笑一声,钢叉交到左手,右手陡然出现了一个火点,他一甩手,火点向上官卿身上射去。

    羽毛怕火烧,是任谁也知道的常识,林向善的火点烧到上官卿身上,嘭地爆出一团大火,众人都以为上官卿马上要糟,却听见上官卿哈哈大笑,道:“你上当了,等的就是这招!”他手一挥,周身的大火幻化成一只巨大的火凤凰,反朝林向善扑来。

    这下上官卿的反击让林向善十分狼狈,他就地一滚,避开火凤凰的扑击,正要爬起,那火凤凰在空中一个回旋,又扑了过来,而此时上官卿身上的大火越烧越旺,顷刻间,那火凤凰变得无比巨大!

    林向善身上几处着火,他来不及扑灭,身子一滚,滚到先前他画阵符的地方,口中清啸一声,那本已消去的阵符重新显现出来,出一道耀眼的蓝光,将林向善身子护在其中。

    火凤凰绕着蓝光阵符飞行,张牙舞爪,却是不敢贸然冲进去。

    冬薇惊呼道:“呀,只怕林向善不点火,上官卿自己也会点!”

    丁玉佳摇头道:“未必,你要是朝他喷水,说不定出来的水龙,你有没有听说过一种彩灵鸟,有五种攻击手段?”

    冬薇惊道:“彩灵鸟,那可是四级的神鸟啊,上官卿这家伙也能拥有它的能力?”丁玉佳道:“上官师兄有第三层的修为,驾驭第四层的神鸟自然也是可以的!”

    妖兽跟妖晶一样,也分九级,四级的彩灵鸟就是中级妖兽,这对筑基期的修炼者是一种恐怖的存在,当然,上官卿只是使用彩灵鸟的技能,若是直接放出彩灵鸟就是违规。

    林雨灵嘲讽道:“有人就是这么无耻,自己有了灵鸟的能力,却不许别人用灵犬。”

    阿虎一只独眼紧紧盯着场中,身上的毛都炸起,好像马上要冲下去参加战斗。林兮涵拍拍他的前额,道:“我们小竹林就算输了,也不能言而无信来使诈!”

    丁玉佳有些不好意思,道:“这,这也不是使诈啊,向善师兄没炼到人兽合一,怪谁呢?”

    冬薇呸了声,道:“还人兽合一,我以后找的夫君,一定不能是这种人,如果是人兽合一的修炼者,养狗的,一定跟狗睡过,养猪的,一定跟母猪亲过嘴,那就太恶心了!”

    丁玉佳嘀咕道:“没这么恶心吧,你刚刚还说要养一只灵兔。”

    冬薇道:“灵兔多乖呀,我要养一只母灵兔,小巧可爱,干干净净,我可以天天抱着它睡!”

    吴非忍不住道:“我怎么觉得,养灵兔和养灵猪没啥区别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林兮涵和林雨灵都扑哧一笑。

    冬薇大怒,恶狠狠地挥动一下拳头,要不是周围人多,她一定扑上去狠掐吴非几把,骂道:“再胡说,本姑娘揍你!”

    吴非忙道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小时家里养过狗,我虽然没有陪它睡过,可是也抱过它、被它舔过呀。”

    冬薇哼道:“所以,你已经被排除了!”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能被排除,也是万幸啊!”

    冬薇脸色一变,瞪着吴非道:“你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吴非刚想解释,忽然觉得自己这话说得不地道,再怎样,她说不喜欢养神兽的修炼者,只是玩笑,他没理由顺杆上爬,于是讪讪地笑了笑,忽然一指场中,道:“看,向善师兄找到反击的方法了!”

    此时林向善躲在阵符中,那火凤凰绕着阵符不住盘旋,上官卿手一挥,身上飞出数百支铁杆,将阵符中的林向善包围起来,编织成一个巨大的鸟笼。

    林向善盘膝坐着,神色似乎有些焦虑。

    冬薇生气道:“哪里找到方法了,这不是更糟了么!”

    上官卿这时朗声道:“向善兄,你现在认输还来得及,如果我的火凤凰冲进去,你有什么办法阻拦?”

    林向善哼了声,道:“别说这些废话,要来快点来!”

    上官卿点头道:“好,既然不肯认输,那我就成全你!”他双手疾挥,身上的羽毛忽然飞了起来,与那火凤凰一起向鸟笼中飞去!

    林向善嘴角浮现出一丝令人觉察不到的冷笑,钢叉一指,上官卿身下忽然浮现出两个重叠的阵符,这正是他刚才在地上划出,虽然已不见,却并未消失,反而悄悄移到了上官卿的脚下。

    火凤凰带着啸叫钻入鸟笼,众人都暗暗摇头,觉得林向善已经完了,但谁也没料到,先出惨叫的却是上官卿,只见他身上一层火焰熊熊烧起,好像火凤凰并没进入鸟笼,而是转过来烧上官卿。

    林向善冷冷的声音传来:“我画的这个阵符叫作同生阵,你已经陷入其中,现在你身上的痛,比我要多一倍!”上官卿惨嚎一声,向阵符外窜去,却是嘭地一声,仿佛撞在鸟笼上又弹了回来。

    众人这才有些明白,这三个阵符,可以叠加,其中一个阵符内生的事情,另外两个都可以同时产生出幻境。

    林向善虽然失去独眼狼犬的辅助攻击,但他能这么快精心设计出一个圈套,并引动对方的强力攻击,不得不让人惊叹。

    冬薇点点头,道:“小竹林果然有过人之处。”

    丁玉佳却是苦着一张脸,道:“哎哟,上官师兄真是粗心大意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困住林向善的鸟笼忽然散开,上官卿身子一飞冲天,火凤凰也一飞冲天。

    林向善却是呆在原地一动不动,他身上也烧得皮开肉绽,但却好像没事人一般。

    林雨灵皱眉道:“裁判怎么还没出来,应该可以判胜负了吧?”

    林兮涵看了一眼吴非,见他眉宇间带了玩味之色,心头一跳,暗道:“难道这个时候,上官卿还隐藏了后招?”

    其实吴非是想到了阵法在对战中的重要,先前莫珈康是用的阵法,现在林向善也是,但为什么一旦遇到魔道之人,就根本来不及施展,以对战二人布置的阵法,对付一个魔道第二层的修炼者,就真的没有一战之力?

    上官卿身子弹跳数次,每次落下,脚下都出现了林向善的同生阵符,林向善冷冷道:“认输吧,我已经将你锁定!”

    上官卿出嘎嘎两声难听的笑声,双手一分,数百支铁杆重新聚拢,朝林向善围去,同时他忽然身子一闪而入,竟迫近到对方的身前五尺!

    众人看见上官卿脚下的两道同生阵符也一齐出现在林向善脚下,不由倒吸口冷气,三个同生阵叠加在一起,两个人在阵中交手,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