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9章 火凤凰的冲击

    看台上的众人目光重又聚到场中,毕竟两个第三层高手这么早就生遭遇战,还是很让人期待。

    林兮涵回到吴非身边,阿虎死死瞪着他,吴非忙挪开了两尺,林兮涵禁不住扑哧一笑,道:“你还怕它呀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这家伙名叫阿虎,我跟它前世有仇!”

    冬薇大着胆子去摸阿虎,谁知阿虎出一声低吼,露出满口森森的白牙。

    冬薇哼道:“我看它不应该叫阿虎,应该叫阿笨。”

    这时附近观战的弟子,不少人都把目光都扫过来,他们现除了林兮涵,这里还有两个女弟子,也都长相极美,他们看向吴非和丁玉佳的目光都充满了嫉恨和艳羡。

    丁玉佳无奈地道:“这下倒霉了,没吃到羊肉还惹一身骚。”

    冬薇鄙夷地道:“那你走啊,还坐在这里干吗?”

    丁玉佳道:“不,就让他们嫉妒去吧!”

    上官卿和林向善各自对峙,似乎谁也不愿先进攻,冬薇道:“非师兄,你这么厉害,说说谁会先出招?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沉吟,林兮涵却道:“我觉得,应是上官师兄先出招,你看向善师兄布的是阵法,若是脱离阵法进攻,岂不是画蛇添足?”

    冬薇道:“那也难说,谁知道你的师兄是不是要用障眼法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只见林向善居然抬腿跨了出去,冬薇笑道:“哈哈,这次被我猜对了!”

    林兮涵撇撇嘴,道:“猜对又如何?”

    丁玉佳道:“猜对有奖啊。”

    冬薇道:“奖什么?”

    丁玉佳摸摸身上,也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枝红色的小花,递过去道:“奖励一支鲜花!”冬薇拿过鲜花,哼道:“你这小子,还有点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只见林向善走出地上的阵符,向右侧缓缓走了十步,又举起钢叉在地上划了一个同样的符。

    上官卿看得眼睛直,他还以为对方要进攻,想不到只是在地上画符。

    吴非暗道:“如果林向善有阿虎的帮助,此刻应该已经展开进攻,可惜他被规矩限制,实力只能挥出一半。”

    林向善画完这个符,等了片刻,见上官卿还没有动手的意思,又跨出了阵符,向右侧迈了出去,丁玉佳双眼直,道:“他还要画符,难道他是画符高手?”

    林兮涵道:“向善师兄好像以前很少用阵符呢,他对此战这么重视,应该是志在必得吧。”

    丁玉佳看着吴非,道:“喂,这位非师兄,这次你怎么不说了,说说你的见解吧?”

    吴非不愿卖弄,摇头道:“我又不是神仙,哪能什么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冬薇点头道:“是啊,这叫见好就收,我现,非师兄很狡猾,他是故意不说!”

    林兮涵摸摸独眼狼犬脑袋,问道:“阿虎,你觉得他狡猾么?”

    阿虎喉咙里出一声低嚎,好像认定吴非不是善类。

    待到林向善在地上划完第三个符,众人有些面面相觑,难道这家伙要画八个符,将上官卿包围住?但他们刚刚生出这个想法,却现林向善划的第一个符,已经慢慢变淡消失。但林向善却不管这些,此时他又向右跨出了阵符,朝下一个方位走去。

    吴非暗道:“难道林向善要动手了?”心念一起,就见一道叉影闪电般地朝上官卿斩去,果然是林向善先动手!

    众人又是一愕,难道他先前在地上画的那几个符都是假象,就是为了让对手分神?

    叉影一闪,立刻幻化成一道扇面,仿佛漫天都是林向善的钢叉,这一瞬间,上官卿的身子也动了,他身子旋风般疾转,袖中鼓起的两个大轮盘,蓦地出一声炸响,因为爆裂的作用,数十道青光喷勃而出!

    上官卿的袖中竟然藏着许多铁杆,在炸裂的瞬间激射出来,组成一道铁栏!

    叮叮当当的响声中,林向善的叉影被挡了回去。

    上官卿丝毫不停滞,反击即刻开始,他双手连点,那道铁栏杆竟重新排列组合,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鸟笼,朝林向善头上扣去。吴非暗暗惊异,这位上官卿果然是个捕鸟高手,即使对敌,也只把对手当作禽鸟。

    林向善暴喝一声,仗着身形比对方粗壮,握着钢叉硬朝前冲,一边向还未合拢的鸟笼扫去,他要破坏对方将自己困住的企图。

    “铛、铛、铛——”

    脆裂声如爆豆般响起,林向善的钢叉将上官卿出的那些铁杆扫飞、扫断,眨眼就冲到了离对方六七步的距离。

    上官卿并没后退,他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,双手一抬,林向善忽然觉得自己撞到一团软软的物事上,身子仿佛陷入了一片沼泽。他低头一瞧,现上官卿衣袖破裂,两条手臂上露出一层白白厚厚羽毛状的白絮,恐怖的是,自己还没冲击到那白絮上,就已陷入了泥泞。

    林向善不知道上官卿这家伙的法器到底是什么,说不定那白絮中还藏着不少铁杆,自己贸然撞上去,必会受伤,他一咬牙,手中钢叉上的暗影如恶狼般咆哮着撞向上官卿。

    上官卿的应对十分简单,手一举,白絮挡住暗影的冲击,同时他周身也好像飞鸟一样,迅生长出一层又一层的羽毛,将自己裹得像一只大鸟。

    林向善眉头紧皱,上官卿比起先前对战王良飞的莫珈康,又有不同,莫珈康的防御是隐匿,上官卿就是防御,你根本拿他没办法,他这种防御其实也是防护罩的一种,防护罩是灵气防护,而上官卿是用的特别之道。

    丁玉佳惊叹道:“上官师兄真是厉害啊,能施展这样的防御,你们的向善师兄如果没有破解办法,怕是很难取胜了!”

    林雨灵哼道:“这家伙不公平,他不准别人使用妖兽,自己却拿羽毛来防御!”丁玉佳道:“羽毛又不是妖兽,你也可以用狗骨头啊!”

    吴非倒是觉得上官卿有些谋定而动的意味,林向善虽然心机深沉,那要看遇到的对手是谁。

    林向善围着上官卿绕了一圈攻击,上官卿的周身不时有铁杆激射出来射向林向善,像这么打下去,谁都看得出,林向善体力耗尽时,就是上官卿获胜那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