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7章 这一击是胜负手

    原本实力悬殊的一场比试,此时居然变得扑朔迷离起来.

    吴非沉吟道:“莫珈康的隐匿很厉害,如果他还拥有偷袭技能的话,将是一个可怕的对手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白雾中火星一闪,出铛的一声响,王良飞和莫珈康似乎交了一次手,只见王良飞身子微弓倒退飞出,有些微微喘气,但他随即又飞身进了雾气中,当当数声,里面的交手仿佛十分激烈。

    片刻之间,王良飞数次进出雾气中心,白雾在逐渐消退,而王良飞身上也出现了数道血痕,四五次后,王良飞退了出来,他的背后被划开一道大口子,有鲜血渗出。

    只是进攻这么一缓,白雾又缓缓恢复了浓度,将中间笼罩得隐隐约约。

    丁玉佳疑问道:“这么打下去,真不知最后是谁赢了?”

    冬薇道:“赢必然是王良飞赢,这一场若是输了,大围教以后在西北神道的声誉会大损,只是他这一场会是苦胜。”

    吴非点头道:“是啊,但王良飞只用他的云母冰剑,这一场,未必能赢得了。”冬薇哼道:“你说得这么厉害,怎么不去参加比试?”

    林兮涵不屑地回道:“让非师弟去,别人干不掉,对付莫珈康却是板上钉钉。”丁玉佳撇撇嘴,他这时帮着冬薇道说话,道:“是啊,运气好的话,什么都挡不住!”

    吴非生怕冬薇把自己杀了帖木藩主的事说出来,笑道:“我这人就是走狗屎运!”

    冬薇指着丁玉佳鼻子道:“你是狗屎,他是运!”

    丁玉佳并不生气,道:“只要狗屎如果能插上鲜花,那我做狗屎也是开心。”

    王良飞喘息片刻,眼神变得冷漠无比,吴非道:“王良飞要施展杀招了,这一击就能定胜负!”

    冬薇怀疑道:“你这么肯定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不错,如果这一击王良飞不能得手,那他就输了!”

    冬薇摇头道:“我虽然觉得王良飞会赢,可是不信这一击就是胜负手!”

    吴非握着拳头道:“奋力一击,义无反顾,不是你死就是我亡,体会过那种生死之战,你就会明白!”

    冬薇掩嘴一笑,道:“你以为你是谁啊,好像身经百战一样。”

    丁玉佳也不信吴非所说,嘲讽地道:“看来这位师兄不但身经百战,而且还经常越级挑战,每战必胜!”

    场中的王良飞这时缓缓从腰下的宝囊中抽出一把长剑,这把长剑通体漆黑,它和云母冰剑完全不同,给人一种十分森冷的感觉,吴非不由暗惊道:“他这是什么法器,上次在荆之修炼中他都没有用过这把长剑,难道传说中栄达斋要拍卖的那件神器,被大围教买了,配在王良飞的身上?”

    这把长剑仿佛非常沉重,王良飞右手握着,不住抖。

    林兮涵道:“果然被你说中了,王良飞把云母冰剑换到左手了,看来他的全力一击会是这把黑剑!”

    冬薇有些皱眉,道:“这一击真的是胜负手?”

    吴非点头道:“必然是的。”

    冬薇忍不住住哼道:“你以为你是神仙么,这样的局面,我爹爹都不一定猜得出结果!”

    丁玉佳连连点头,道:“就是,就是!”

    这时四周响起了呐喊声,观战的弟子大部分来自大围教,眼见战斗到了白热化,纷纷出声助威。

    王良飞深吸一口气,猛然身形一闪冲入雾气中,只见他手中的黑剑高高举起,呼地一道黑影向地上拍去。

    众人迷迷糊糊看得有些奇怪,王良飞的身形他们虽然看不太清楚,但这一剑落下的方向,大家却都瞧见了。

    “嘭——”

    黑剑拍在地上出一声沉闷的响声,所有人都感觉地面微微震动了一下,似乎刚刚场内有一道巨大的闪电落雷。

    在黑剑落地的同时,中间的整团雾气像拍散了一般,瞬间清晰不少,众人看得分明,在雾气中心有一道灰影被震得弹了起来,他先前并不是站着,而是躺着!

    众人恍然大悟,难怪王良飞刚才出那么多点剑光都石沉大海,原来莫珈康这家伙一直躺着,王良飞不知道他的位置,他却能看清王良飞的所在,所以只要找到机会,就能偷袭得手。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王良飞右手的云母冰剑闪电般的朝那灰影刺出一剑,剑光犹如一道彩虹,耀眼而明亮!

    那灰影并没坐以待毙,他身子被震得在空中,依然瞬间出三道光环向王良飞的剑光拦截而去。

    王良飞左手云母冰剑出的剑光依旧犀利,前两道光环一触即灭,众人以为第三道光环也一样会被穿透,谁知第三道光环竟然诡异地跳动了一下,擦着王良飞的剑光掠过,直划他胸口。

    众人顿时惊呼出声,这莫珈康是两败俱伤的打法,不管自己伤不伤得了对方,哪怕自己败了,也要对方好看。

    电光火石的瞬间,一道人影拦在莫珈康身前,他挥手一道黄云挡住王良飞出的剑光!

    众人看不清那人相貌,但凭身形就知他是此场比试的裁判锦云子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王良飞出一记闷哼,莫珈康出的光环,嚓地一声从他右胸划到左肩,鲜血一下喷洒而出。

    虽然王良飞受伤不轻,但他脸上此时却带着微笑,他挥了一下拳头,掏出一颗回复丸服了下去。

    锦云子长老拉着虚弱的莫珈康走到场中,道:“第一场比试结束,大围教弟子王良飞胜!”

    莫珈康身子一震,叫道:“我也击中他了,凭什么判他胜!”

    锦云子长老冷冷道:“我如果不出手,你此刻已是一具尸体!”他手中握着一块黄色的云晶,手一动,那云晶一分为二从中断裂。

    冬薇动容道:“二品的黄云晶,可以抵御第三、四层的全力一击,竟,竟然被削断了!”

    莫珈康瞥了一眼锦云子长老手里的黄云晶,再不一言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林雨灵这时才叹息道:“能逼王良飞第一场就施展出家底,这位莫珈康真是虽败犹荣!”

    片刻后,看台上的人们才爆出一阵掌声。

    王良飞虽然带着伤,还是朝锦云子长老和四下行礼,然后才施施然离去,仿佛身上的伤并不严重。

    丁玉佳目瞪口呆,对吴非道:“你说得还真准啊,看来可以去赌钱了,请问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我叫林非,小竹林的外门弟子。”

    丁玉佳惊道:“小竹林真的不错,连外门弟子也带进来,你有钱!”

    吴非奇道:“有钱,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丁玉佳觉察到自己说漏嘴,忙闭口不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