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6章 难缠的隐匿防御

    充任第一场比试的裁判,是云崀派的锦云子长老,他走入场中一招手,第一对比试的弟子进入场内。

    吴非看见冰剑王良飞先走入场中,奇道:“不是向善师兄抽了头签么,怎么最先上场的是大围教的王良飞?”

    后排的丁玉佳又凑上来道:“大围教主持这次比试,自然第一场要安排本门的弟子,如果让小竹林和太围门上,岂不是喧宾夺主?”

    王良飞是这次比试夺第一呼声最高的弟子,对手却是一个其貌不扬的矮个青年,他手中一面盾牌,足有一人高,还没比试,就已将这件法器挡在身前,似乎生怕对手偷袭。

    丁玉佳道:“王良飞的对手,你别看他不起眼,他可是中岭派的狠角之一,叫莫珈康,有个绰号叫石陀。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一动,问道:“他和冷面弥勒莫珈俊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冬薇道:“他是莫珈俊的亲弟弟,据说曾战胜过第三层筑基修为的弟子,在中岭派,以防御坚固著称,而且不光是防御,他的进攻非常神秘,比他哥哥莫珈俊还厉害!”随即她又白了丁玉佳一眼,道:“你不插嘴没人当你哑巴!”

    吴非觉得莫珈康长相与他哥哥并不相像,不但矮了半个头,还一脸的痘,很是丑陋,木小熊虽然也是主修防御,可比他要帅多了,但此人眼神坚定,应该是一个内心强大的对手。

    丁玉佳跟吴非搭讪,其实就是想跟林雨灵、冬薇套近乎,见冬薇开口,媚笑道:“是,姑娘教训得是,请问姑娘你是哪个门派的,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冬薇回头甜甜一笑,道:“我叫冬薇,云崀派的,别再多嘴了,这场比试一定很有看头!”

    丁玉佳默念了两声冬薇的名字,忽然脸上变色,道:“冬,冬薇!”

    场中的锦云子长老宣布了比试的规则,也就是两条,不许下致命杀手,对方认输后,必须马上停止进攻。

    王良飞和莫珈康点头,两人各自退后十步,王良飞取出他的云母冰剑,指着莫珈康,傲然道:“你修为比我低一层,我让你三招!”

    莫珈康冷冷道:“不必了,在下修炼主防御和隐匿,还是请王师兄赐招吧!”王良飞眼中寒芒一闪,道:“好,那在下就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吴非见林兮涵还皱着眉头,道:“师姐,你不用担心,如果萧逸要跟我决斗,我也不会怕他的!”

    林兮涵点点头,抓住吴非的手,担忧地道:“不是怕不怕的问题,你若输了还没什么,若是赢了,必然得罪了大围教,那可能比输了更可怕!”吴非点点头,心情也有些沉重,毕竟小竹林还无法和大围教抗衡,这不是他一个人输赢的问题。

    演武场中,王良飞的云母冰剑指着莫珈康,不住颤动,他并没急于进攻,要知道云母冰剑虽然十分犀利,在度和攻击上占了很大优势,但对于莫珈康的这面大盾牌,他还是有些迟疑,因为莫珈康除了这面盾牌,一定还有其他的攻击办法。

    莫珈康的行为有些诡异,他一只手举着盾牌,一只手点在身周四个方位,口中不住念着咒语,只见四下渐渐升起一片白雾,将他整个人慢慢罩入其中。

    王良飞眉头皱起,如果再相持片刻,这家伙整个人就躲在里面了,自己再要寻找机会进攻可是麻烦,以后说起来,他被一个第二层修为的家伙逼得没办法进攻,那可就丢人丢大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王良飞忽然身子一纵腾到半空,同时手中的云母冰剑出一道白芒,从上而下向莫珈康头上射去,莫珈康盾牌上扬,叮地一声,王良飞的攻击似乎被他轻易挡住。

    王良飞嘴角挂上一丝冷笑,一瞬间,他已试出了莫珈康盾牌的防御能力。

    只见王良飞身形落地并没回头,云母冰剑蓦地点在麻石晶地板上,刷地带着火光向身后划去,莫珈康面色凝重,一把将盾牌砸在地上,另一只手依然在施展法术产生白雾。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盾牌出一声爆响,下方竟被击破了一个口子,众人看得有些咋舌,王良飞的修为高出对方不止一筹,如果再这么攻击几下,莫珈康的防御法器只怕要报废。

    莫珈康并没因为防御盾牌破裂而动容,相反他更加冷静,那片片白雾慢慢扩大,身形显得更加缥缈朦胧。

    丁玉佳惊叹一声,道:“哇,这是最难缠的隐匿防御啊,莫珈康如果能事先布好阵,就算修为比他高,要胜他还要付出代价!”

    王良飞一连划出数道剑光,啪啪几声响,莫珈康的盾牌竟然破碎裂开,但莫珈康的隐匿阵法已经布置完毕,王良飞再想进攻,竟然找不到莫珈康身形的所在。

    林兮涵对吴非悄悄道:“你修炼到第二层以后,将千里眼融进功法中,不需要咒语,直接就可以看穿莫珈康的隐匿,而且千里眼有遥望、溯源、透视等多种功能。”

    吴非听到溯源和透视心中忽然一动,暗道:“溯源是什么,透视又是什么,能不能看透别人穿的衣服?”

    林兮涵见他痴呆的样子,揪住他耳朵道:“你是不是想做坏事,告诉你,透视只是一种感知,不能看到你不该看的!”

    吴非叫屈道:“我没有,我现在有蓝月光,不是也能感知到敌人的灵气波动么?”他心中想到,千里眼的成功率那么低,我可不一定能修炼成功。

    林兮涵哼了声,眼光又回到场上,道:“你要是有歪心思,我可不帮你!王良飞没蓝月光,他的云母冰剑应该是一件上品的法器,若是硬碰硬,莫珈康不是对手。”

    丁玉佳这时叹息一声,对冬薇道:“王良飞如果一开始就进攻,莫珈康来不及布阵,肯定三五招就败了,现在他要想赢,怕是要费一番手脚!”

    冬薇见吴非和林兮涵低头耳语,十分亲密,眼中妒色一闪,道:“你懂个屁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王良飞剑上寒芒连闪,数十道剑光一起飞入白雾中,众人都是一惊,就算莫珈康身形隐匿得再好,这么密集的剑光,总有一道能击中他,那他就算隐匿再厉害,只要接了攻击,就立刻暴露出位置,成为攻击的靶子。

    然而令人意外的是,王良飞十几道剑芒射入白雾中,犹如泥牛入海,悄无声息,王良飞的面色也开始变得凝重。

    白雾还在扩散,将王良飞也笼罩进去,但莫珈康的功力有限,只能扩展到二十步左右的范围,众人只能看见王良飞在那里不断出剑芒,而看不见莫珈康的反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