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5章 师叔不是我的菜

    这时大围教掌门易自伶带着太围门掌门何亦飞、云崀派掌门冬岳波,来到场内,这位易掌门今天穿了一身玄黑长袍,他身高八尺,相貌堂堂,生得浓眉红脸,五缕长须飘洒胸前,颇有关公之气,站在三位掌门人之间,渊停岳峙,一派宗师的气度,只是吴非注意到他长相虽然雄伟,眼神却有些阴暗。

    那位太围门的掌门何亦飞,穿着十分讲究,她上身穿了一件丝质青衣,青衣上用金银丝绣了花纹,下身是一条深蓝色绒质百褶裙,头在脑后盘成一个髻,一张鹅蛋脸,瑶鼻樱唇,眼神深邃,她的年纪看上去似乎在三十岁上下,吴非暗道:“何掌门修炼到第八层合体境,至少应该有六七十岁,想必是服过注颜的丹药,要不怎么可能如此年轻?”

    相比之下,冬岳波的穿着就要随意了许多,他穿了一身浅灰色的修炼道袍,腰间系了条紫色布带,脚下一双白底黑布鞋,乍一看,好像是给易自伶与何亦飞做陪衬,但他眼中精光含而不放,一看就是精明内敛,吴非是跟他一起来的大围教,自然了解这位冬大掌门是外柔内刚。

    吴非没有看见冰山长老,有些奇怪,问道:“怎么,长老会没有派人来吗?”话音刚落,一个甜美的女子声音道:“长老会当然来人了,这样重大的比试,怎么可以不来呢?”吴非回头一看,又是冬薇,不由心中暗暗叫苦,这丫头真是阴魂不散。

    坐在后排的丁玉佳看见又是一个美女,不由双眼直。

    冬薇向三人打了招呼,对林兮涵道:“兮涵师姐,萧逸师兄听说你来了,正到处找你。”

    林兮涵听到萧逸这名字,十分讨厌,道:“什么师兄,明明是师叔好吧!”林雨灵扑哧一笑,道:“萧师叔又怎样,他不是要跟你订亲吗?”

    林兮涵愤愤道:“我才不要跟他订亲,是他自己向我师傅提亲,我师傅只不过口头应了一声,还没谈妥,就四处去宣扬,好像我非他不能嫁了。”

    冬薇悄悄道:“我听说大围教的易掌门要亲自向你师傅提起这件事,说小竹林悔婚,令他大失面子。”

    林兮涵哼道:“反正我跟师傅说了,我不想嫁给他。”

    冬薇嘻嘻一笑,道:“我也不想跟他好,他真的是一个很师叔的师叔,看上去像一只老蛤蟆,但是做朋友还是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林兮涵吃了一惊,道:“什么,他还向你求亲了?”

    冬薇摇头道:“不是的,是萧长老跟我说,要我跟他儿子好,还说他儿子是个死脑筋,让我有机会多跟他亲近亲近。”

    吴非对冰山长老有过请求,请他推掉林兮涵的婚约,这事他还没跟林夕涵说,此时心里想道:“冰山长老会什么时候来,他还记不记得我的请求?”

    林雨灵恍然大悟,道:“我明白了,萧逸喜欢兮涵师妹,萧长老却喜欢冬师妹,呀,我们西北神道有多少少女都想嫁给萧师兄,你们竟然不喜欢!”

    林兮涵和冬薇对林雨灵异口同声道:“那你嫁给萧师叔好了。”

    林雨灵嘻嘻一笑,道:“可惜,师叔不是我的菜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师叔,需要这么讨厌么?”

    一个酸溜溜的声音从背后传来,四人回头一看,现萧逸就坐在他们后面,也不知什么时候来的。

    冬薇面上一红,再怎样背后说人坏话还是不妥,林兮涵却没有来由的生出一种厌恶,道:“萧师叔,我上次不是跟你已经讲清楚了吗,怎么还是纠缠不清?”

    萧逸正要说话,手上的一枚紫玉戒指忽然亮了一下,他眉头皱起,道:“这个时候,找我有什么事!”他伸手摘下戒指放入怀中,接着手一推,将吴非推到一边,自己则靠着林兮涵坐下,道:“兮涵,我跟你说好的是,再给你一年时间考虑,可没说取消婚约。”

    林兮涵正要怒,忽然周围出一阵热烈的掌声。

    原来吴非几人说着话,大围教的易自伶掌门已讲完了开场白,请长老会的长老入场。

    掌声之中白影一闪,一个白袍中年人出现在场上,他身材不高,一张脸干净整洁,看上去四十还不到,他站在易掌门身边,虽然个子要矮了几分,但气势和威严却将易自伶完全比了下去,吴非看得分明,此人正是冰山长老夕无言。

    冰山长老朝四下一摆手,众人停下掌声,他开口道:“本次西北的精英弟子比试,长老会十分重视,谁能得到第一,将会获得一件上品法器,前六名不但有长老会的奖励,还有资格去舒城参加我们神道大陆的精英弟子最终比试。”

    有人低声道:“六个名额啊,上次好像只有四个名额,看来长老会开始重视我们西北神道的比试了!”

    另一个声音道:“重视个屁,人家青潇派一家就有八个弟子参加,我们这边都是去垫底的。”

    夕无言说了几句客套话,随后便宣布比试开始。

    林兮涵不愿萧逸坐在身边,站起身想要走,萧逸尴尬地笑了一下,伸手阻拦道:“别走,我有话要对你说。”

    林兮涵道:“我没话要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吴非挡在林兮涵身前,道:“萧师兄,我觉得您还是先找长老说清楚为好。”

    萧逸脸色一变,道:“这里有你什么事!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一个大围教的弟子跑过来道:“萧师兄,萧长老到处找你,要你马上去。”

    萧逸极其不悦地道:“我爹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那弟子道:“萧长老没说,所以我不知道,他只说要你马上过去!”

    萧逸回头瞪了吴非一眼,对林兮涵道:“师妹,怎么说我们已经订了亲,天下人都知道,你若是另有心上人,我会按我们神道的规矩向他提出决斗!”

    林兮涵一怔,如果是决斗,在西北各门派中,极少有人能在三十岁左右修炼到第四层,如果吴非和他动手,肯定是找死,这可如何是好?

    萧逸丢下这话,跟着那名大围教的弟子匆匆走了,林兮涵气得脸色白,冬薇同情地望了她一眼,只见林兮涵默默地坐了下来,再也不看吴非。

    后排那太围门的丁玉佳凑到吴非身后,悄声道:“大围教萧师兄看中的人,千万别沾惹啊,不然可是有命受,没命花啊!”

    吴非白了他一眼,没好气地道:“去去去,你这么八卦,别坐在我后面!”

    丁玉佳哼了声,道:“好心没好报!”

    这时夕无言已经宣布比试开始,他和三位掌门人一起退出演武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