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3章 杀机,灰尘和虫子

    吴非忙道:“当然是师姐啊!”两人眼神相对,吴非有一种奇异的感觉,他觉得林兮涵看自己的眼神中,仿佛带了一丝歉疚,却说不清是什么,又想到思思,禁不住问:“我都喜欢怎么办?”

    忽然间,冬薇、林雨灵出现在两人面前,冬薇大声道:“你们两个偷偷摸摸,在干吗呢?”

    吴非脸一红,道:“我们随便逛逛。”

    林兮涵一脸通红低下头去,她也不知道刚才为什么会那样问吴非,暗道:“难道我是真的喜欢上非师弟了,可是我还没有忘记子焕,怎办?”

    吴非带了三女去找奚彬蓉,不过他们扑了个空,因为奚彬蓉陪着师姐、师兄去抽签,并不在宿地。

    随即,林兮涵去找师傅问海龙丹之事,吴非与二女分开,回到房内修炼。不知为何,他总有些心绪不宁。明明马上就可以突破到第二层,他却迟迟不敢去突破。

    吴非的蓝月光放在怀里并没收进宝囊,因为收进宝囊的话就不能预警。

    天色逐渐黑了下来,不知过了多久,外面变得十分安静,吴非听见林兮涵很晚才回来,她撩开帘子见吴非开启了防护罩在修炼,便轻轻退了回去,也不知道她将海龙丹之事办得如何。

    吴非并不想让林兮涵进来,因为林雨灵就在他们隔壁,三人本就同处一室,还凑在一起,传出去可不好。

    “嚓,嚓!”

    外面传来大围教守夜弟子来回走动的脚步声,仿佛所有人都已进入了修炼状态。

    此时四周漆黑一片,房内无灯,伸手不见五指,好在修炼者都修炼了眼神,吴非对周围的一些景物,还是基本能看个清楚,他觉得自己的房内仿佛有些诡异的东西存在,让他始终静不下心神,于是掏出一块星芒石挂在胸口,注入灵气。

    星芒石是苏云淼教吴非使用,上次在荆棘山,他曾借了苏云淼的派过用场,不过后来又被要了回去,因为那是苏云淼花了大半年积蓄才买的几块。吴非逛店铺时现它并不是太贵,所以买了几块备在身上,这时他再环顾四周,却觉得周身似有些雾蒙蒙的,与平时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吴非并没收起防护罩,他仔细观察四周,忽然叽的一声,不知从哪钻出一只小老鼠,它歪跑过来,一下撞在吴非的防护罩上,吴非心念一动,蓝月光化作一道光芒闪烁,便欲向那老鼠斩去。

    就在蓝月光即将击杀老鼠的同时,吴非猛地一个激灵,他手一点,蓝月光几乎贴着防护罩停下。

    这小老鼠的出现实在太过突兀,吴非觉得它分明就是在引诱自己杀它,一般修炼者肯定是一道灵气射过去将它烧成灰炭,但这么容易杀了它,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吴非猛地想起,下午在交易会上遇到章家父子,章父那诡异的笑容,他心中一寒,再次搜索四周,奇怪的是,周围并没有其他的异常,而蓝月光也平静的回到他手中,轻轻颤动。

    那只小老鼠撞了几下防护罩,见进不去,便钻入地板的缝隙,吴非心中疑惑,这只老鼠要干吗,难道想绕过防护罩,从地下钻进来送死?他无意中抬头一瞧,现自己的防护罩顶上好像蒙着一层纱雾,比起四周要明显一些,他暗暗吃惊,是这房间不干净,还是有人在屋顶撒了面粉或灰尘?

    贴近防护罩一看,吴非立即吓出一身冷汗,这哪是什么灰尘,分明是一群极细的飞虫贴在上面,这些飞虫比虱子还小,飞行移动缓慢,乍一眼看去,还会以为是空气中的细小飞尘。它们从屋顶落下,毫无声息,刚才如果吴非击杀小老鼠,防护罩只要瞬间打开,这些小飞虫就会落在身上,一旦沾身会有什么后果,吴非不敢想像。

    吴非冷哼一声,章家父子真是阴险毒辣,居然费尽心机来暗算自己,他心念一动,冰冻术施展出来,他现在修为比刚入小竹林时又有提高,片刻后,防护罩透出一层寒气,那些粘在上面的飞虫沾到防护罩就纷纷跌落冻死。吴非抬头仔细观察,确认防护罩上再无飞虫,这才收了防护罩,用一个瓷瓶小心地将地上的飞虫尸体收了一些进去。

    吴非走到门外,对靠在墙边守夜的两个大围教弟子招招手,道:“对不住,麻烦你们过来一下!”

    那两人正在瞌睡,被吴非喊醒,面上有些不悦,大半夜的,这家伙不修炼,也不休息,想要搞什么名堂?

    两人进了屋,吴非将刚才生的情况说了一遍,一个弟子瞥了一眼,道:“这明明是些灰尘嘛,难道还是虫子?”

    说着那弟子弯腰蹲下,伸出一根手指就要往地上擦,吴非急忙拦住他道:“且慢,这东西或许不能与肌肤相触!”

    那弟子低声骂道:“你神经吧!”仍然将手指在地上画了一个圈,随即道:“你瞧瞧,有啥?”

    “叽、叽叽——”

    先前那只小老鼠从地板下钻出,出怪异的叫声,它从那些虫子般的灰尘上爬过。

    “刷——”

    精光一闪,一个大围教弟子手中出现了一把长刀,他手起刀落,将那小鼠插在地板上,小鼠惨叫一声,身子一弓缩成一团。

    那小鼠惨叫两声,神态渐渐生变化,忽然张开嘴,往自己身上乱咬,只一刻,便将能咬到的地方咬得血肉模糊,最恐怖的是,它居然将自己生生从刀上移开,拖着分成两半的身体向外爬去,爬出去一截,又回身撕咬自己。

    两个大围教的弟子对视一眼,有些不寒而栗,两人蹲下来仔细察看,他们没有佩带星芒石,但这时距离近了,也终于看清这些灰尘是细小的虫子,他们越看越心惊,这些虫子一定是带了什么强力的毒素,虽然死了,只要粘上的那人身上出现血痕或伤口,就会中毒狂撕咬自己。

    先前用手指在地上划圈的弟子惨叫一声,急忙冲出去找水洗手。另一个弟子指着那只老鼠惊道:“它,它这样居然还不死?”

    这时林兮涵和林雨灵也都走了进来,林兮涵问道:“出什么事了?”两人看见地上的小鼠,都忍不住退后一步。

    出了这件诡异的事情,第二天,大围教的精英弟子比试还是正常进行,吴非心里有了阴影,他知道像这样的暗算,自己是防不胜防,因为那些小虫和老鼠,不会有灵气或灵气的波动,蓝月光根本无法预警。

    负责调查此事的是大拓长老,他到现场勘察后对吴非道:“是谁要杀你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