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2章 交易千里眼

    听到林兮涵这么说,那中年人露出一丝焦虑的神色,道:“我,我还有一枚适意丹,加在这神根草一起和你交换,如何?”

    林兮涵掩口而笑,清笛长老炼的适意丹在小竹林那是独一份,这人真是好笑,居然要拿它来跟自己换,当下道:“适意丹我不要,你有没有别的好东西?”

    中年人有些沮丧,道:“我可以再给你一千银石,成不成?”林兮涵摇头道:“我不要,我们走!”说话间,她拉着吴非就要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吴非觉得林兮涵这样做未免有些过分,神根草未必比葵萼丝草贵,但也要看所需,对方只是因为急用,才加价交换。

    那中年人已咬牙道:“等等!”

    林兮涵转身道:“你还有什么?”

    中年人犹豫了半天,才掏出一个绿玉雕成的小瓷瓶,道:“这里有一枚千里眼,你不要神根草,我可以拿这个跟你交换!”

    吴非闻言大惊,这千里眼可是能修炼到身上的宝贝,比什么法镜之类好用数倍,而且千里眼还可以随着修为的提高而增长,当初他得到蓝斑荆棘蟒的妖晶,就是炼这千里眼的材料,蓝斑荆棘蟒妖晶都卖了一千二百银石,这千里眼的价值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不过,千里眼要修炼成功的概率却是不高,一百个修炼者中不到一个,与异型血差不太多,所以就算有千里眼出售,一般人也不敢买来做试验,除非三大家族或其他财大气粗的修炼世家才敢尝试,那中年人自己不用,想来也是这个缘故。

    林兮涵哈哈一笑,转身道:“好啊,你拿千里眼和神根草来换我的葵萼丝草种子,我换给你!”

    中年人坚决地摇头道:“这可不行,我只能拿一件跟你交换,剩下这件我还要去求丹药的,都给了你,贱内就没希望了!”

    林兮涵有些犹豫,她知道千里眼和神根草自己只能得其一,但她两样都想要,于是道:“尊夫人要求的是什么丹药?”

    中年人道:“说给你听也不妨,我要求的是海龙丹,但这东西我们大陆上似乎没有,要越过大海去寻找!”

    吴非吓了一跳,道:“尊夫人受的什么伤,难道是被阴灵游魂所伤,还是被咒怨附体?”

    阴灵和游魂是同一类,阴灵是修为高深的修炼者死后化成,游魂是修为低下的修炼者,这两种东西如果入侵身体,要么被夺舍,要么死去。

    中年人有些诧异,道:“你们是小竹林的弟子,学的是药修?”

    吴非点头道:“是的前辈,在下两人正是小竹林弟子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道:“这位姑娘就是小竹林的第一美女林兮涵么,难怪这么漂亮,我说怎么用适意丹交换,你们连眉毛都没动一下。”

    林兮涵眨着眼道:“如果我能帮你弄到海龙丹呢?”

    中年人坚决地道:“只要你能弄到海龙丹,尽我所有,你都可以拿去!”

    林兮涵伸出大拇指,赞道:“大叔,您用情至深!”

    吴非疑惑地看着林兮涵,道:“海龙丹并非我们这边所出,门派里也没听说过谁有,你到哪里去弄?”

    林兮涵骄傲地道:“这个你别管,反正我知道哪里有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脸上出现狂喜之色,身子一倾,就要跪下行礼,道:“林姑娘这么说,在下可就万分欣喜了,在下是北岭派掌门,郝吉才!”

    林兮涵急忙去扶他,道:“郝大叔,您千万别这样,我只是说说,海龙丹我听师傅说起过,可以帮你问问,她老人家如果有就最好,若没有,只怕也爱莫能助啦!”

    那郝吉才连连点头道:“是,是。”

    林兮涵道:“那这样,我先给你十颗葵萼丝草的种子,你给我神根草草根,这算做个约定,晚上我打听到消息,就来这里回复你,如何?”

    郝吉才道:“好,没问题,清笛长老的高足,我有什么信不过呢?”他本想要林兮涵替他引见清笛长老,转念一想,这事如果办不成,再去找清笛长老也不迟。

    两人约定了晚上见面的时间,吴非忽然问道:“郝掌门,我想问问贵派的奚彬蓉和苏云淼,他们这次来了没有?”

    郝吉才有些诧异地望着吴非,道:“咦,你认识他们,请教这位小友大名?”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上次荆棘山修炼,我跟他们两个一组,我叫吴非,现在也叫林非!”

    郝吉才一怕吴非肩膀,道:“我还打听过你的消息,云淼这小子,动不动就说,我非哥怎么怎么,好像你跟神一样,原来你修为这么低呀,这次我们北岭派来的是沐紫红、易夏、罗冰冰和奚彬蓉,苏云淼这小子还是停留在凝气境,我没带他来!”

    吴非觉得这位郝掌门不像一派之主,先前的冷漠,可能是夫人治不好而心中积郁,现在有了希望,就回复本来面目。他不好意思地笑笑,道:“大叔,您第四层修为都是掌门啦,我这修为,也不算太低吧?”

    郝吉才哈哈大笑,道:“说的是,秃子不要笑和尚,脱了帽子都一样!”

    三人聊了片刻,吴非想去见见奚彬蓉,毕竟他们也是生死之交,难得来这里。

    郝吉才看看天色,道:“反正我没有别的事,不如我带你去见她好了!”吴非笑道:“有长辈在一边,弟子可是会有些拘谨的。”

    郝吉才闻言,瞟了一眼林兮涵,见她看吴非的眼神,满是笑意,不由笑道:“你是不想鄙人碍事吧?”

    问明了奚彬蓉的住处,吴非拉着林兮涵离开,吴非道:“海龙丹在哪里,你师傅真的知道?”

    林兮涵贴着吴非耳朵道:“笨蛋,我当然知道,我师傅有两颗,是别人向她求丹药时跟她换的,不过她要我对任何人都不可以说,你以为药修,只有修,而没有药啊!”

    吴非觉得她吹气如兰,耳朵有些麻痒,十分舒服,禁不住心神一荡,道:“你师傅要你不要对任何人说,你干吗说给我听,你,你现在不生我气了?”

    林兮涵想起那个画本,狠狠掐了吴非一把,嗔道:“你个大坏蛋,我生气得很,不会原谅你的!”虽然她嘴上这么说,却把神根草草根塞给吴非,道:“这分量两个人用都可以,你想给谁先用呢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先给晏畅和思思吧。”他觉得昊子年纪还小,以后还可以再找机会,所以将他先排除了。

    林兮涵道:“思思那丫头,还不知会有多高兴,对了,你是不是很喜欢思思?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头疼,道:“恩,你也喜欢她吧?”

    林兮涵杏眼一瞪,问道:“我和思思,你更喜欢谁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