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1章 撞到铁板

    林兮涵哼道:“什么神器,值得我来骗?”

    章少激动起来,点指道:“还说没有,我那件神器,值几千银石呢,就那样就被你们这些人骗了!”

    冬薇站在那里,她心情本就不好,见章少手指乱点,怒道:“我们这些人,你知道我们这些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章少怒极反笑,道:“贱男浪女,我管你们是谁,怎样,今晚来找我,这小子出什么价,章少我翻倍如何?”

    冬薇站前一步,怒道:“好啊,你住在哪里,我晚上就来教训你这个无耻的大淫贼!”

    章少哈哈大笑,道:“丫头,你哪个门派的,什么身份,是不是哪个长老的私生女?”

    冬薇被他气笑,道:“你听好了,我是云崀派的,我爹爹叫冬岳波,我叫冬薇。  ”

    章少一怔,道:“你,你也叫冬薇,你爹爹是哪个冬岳波?”他伸手掏出一张画像,仔细对照眼前的少女,等确定眼前少女就是画像上人,忽然一转身钻入人群,三下两下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冬薇哪里肯放他走,立刻钻进人群去追,口中道:“别走,姓章的,你告诉我住哪里!”

    吴非摇摇头,道:“这丫头,怕是又闯祸去了!”心里却暗暗好笑,章少得罪了云崀派,那是撞到铁板上,自己还没唆使冬薇去找章少麻烦,他倒自己找上门来,以后智兽派必然要倒霉。

    林雨灵皱眉问道:“非师弟,你,你有一个女神奴,她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吴非想起清笛长老的关照,便含糊地道:“我,我在小竹林修炼,安排她去别的地方生活了。”

    林雨灵瞪着眼睛道:“你为什么要买一个女神奴呢?”

    吴非被她问得头疼,道:“我,我是被逼无奈,我不买她,她就要死。”

    林兮涵解围道:“雨灵师姐,非师弟的神奴是个很可怜的女子,哪天有机会见了,你会喜欢她的!”

    林雨灵眼睛睁得更大,道:“涵儿师妹,你,你早就知道他有女神奴了?”

    林兮涵道: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林雨灵看着他俩,惊诧地道:“那你,还和他好?”

    林兮涵笑道:“什么好不好的,师姐,你可不要乱说,我和非师弟只是师姐师弟,没有别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林雨灵指着两人勾在一起的手指,道:“师姐、师弟要这样么?”

    林兮涵这才注意到两人的手还牵在一起,不由脸上一红,急忙松开吴非道:“没,没啥啦。”又牵起林雨灵的手,道:“涵儿就喜欢这样,对了师姐,你可千万千万不要告诉我师傅,她老人家知道就不好了!”

    看到林兮涵脸上荡漾的红晕,林雨灵并不相信,她望着吴非,道:“师弟,我们小竹林的女孩都单纯可爱,没有心机,你可不要见一个,骗一个!”

    吴非额头流下冷汗,道:“师姐,您这是什么话。”

    交易会上的宝贝虽然不少,吴非看的上的却是少之又少,他心中有两样东西急着要买,第一是神根草,第二是龙之血,神根草是给思思和晏畅他们用,龙之血是激活落日弓,至于龙晶,他现在还没奢望,只希望能买到霸王犀的妖晶。

    林雨灵看上一面法镜,这法镜品质极其一般,仅仅能看穿第三层修为以下的隐匿,不过,对她这样守弱攻也弱的女修,还是十分有用。

    林雨灵很喜欢这法镜,拿在手里左试右试,法镜的主人是一位二十左右的青年,他要价二百银石,分文不少,林雨灵便和他还价起来。

    林兮涵打了个招呼,便拉着吴非朝别的地方逛去,两人转到一个摊前,摊主是一位长相四十左右的中年人,这人修为已经达到了第四层巅峰,但面色有些黄,吴非估计这人易了容,身份或许是哪个门派的长老。

    这中年人的摊子上只有一块牌子,没有任何东西出售,牌上只有五个大字:“求葵萼丝草!”吴非和林兮涵互望一眼,吴非问道:“前辈,您求葵萼丝草,用什么来交换?”

    中年人瞟了两人一眼,他目光闪动,或许是被林兮涵的容貌惊诧了一下,随即又指指牌子,吴非这才看见下面还有一排小字:“没有葵萼丝草者勿扰!”

    林兮涵不悦地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们没有!”

    那中年人将眼一闭,连搭理都懒得搭理,分明是看不起两人,要知道,即使五层以上的高手,想要弄两株葵萼丝草都很难,林兮涵怒了,手中忽然多了几颗绿色的草珠,道:“你瞧瞧,这是什么!”这自然是她刚从吴非那里得来的葵萼丝草种子。

    那中年人眼角一扫,霍地一下站起来,劈手就夺过林兮涵手里的草珠,惊喜道:“葵萼丝草种子!”

    林兮涵被他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,她草珠被抢手腕生疼,道:“你干吗,这里又不是黑市,你还想抢不成?”

    觉察到自己的失态,那中年人不好意思地将草珠递还给林兮涵,他打开一个隔音罩,道:“是这样的,贱内受了重伤,可能活不过半年,现在老朽求不到医治的丹药,所以想将她身体施术封印起来,等以后买到丹药再救治,所以,这葵萼丝草必不可少!”

    吴非想不到葵萼丝草还有这样的功用,林兮涵却是揉着被抓疼的手腕,嗔道:“我又没问你作什么用,这东西还不一定卖给你,我就是问问你有什么可以交换的,银石、金石我可不要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道:“那当然,我是有宝贝可以跟你们交换,而且价值绝对过你的葵萼丝草!”他说着取出一个广口瓷瓶,拔开瓶塞,从里面取出一截乌黄的树草根状物体,自得的道:“这是神根草的草根,怎么样?”

    林兮涵还没觉得如何,吴非却是眼前一亮,神根草他可是久觅不到,想不到在这里出现,于是问道:“这个你要怎么换?”

    中年人警惕地收回瓷瓶,道:“你一颗种子可别想换我的神根草草根,至少要十颗,不,至少要二十颗,十颗还不一定能种活两株呢,你们有没有?”

    林兮涵瞪了一眼吴非,道:“你激动个啥,你又没有葵萼丝草!”

    吴非见她目光中带着狡黠,知她已经了解了自己心意,便站在边上不作声。林兮涵从怀里掏出吴非给她的葵萼丝草种子,道:“二十颗我是没有,这里有十八颗,种活两株应该问题不大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双眼大放光芒,正要说话,林兮涵却摇头道:“你这个东西固然很好,可是我还不想要,你有别的可以交换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