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0章 故人章少

    冬薇靠近吴非,仿佛他已经变成待宰的羔羊,吴非见她不怀好意,急忙退后几步,摇头道:“你千万别来找我了,我对你可没意思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冬薇怒哼道:“你说什么,我对你有意思么?没见过你这样小气的人,我还不是看在你救过我的份上,跟你走得近些罢了,算了,你给我的东西我不要!”她说着把一个药瓶塞到吴非手里,又把赤金狼牙棒也丢还给他。

    吴非只好讨饶道:“大小姐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冬薇板着脸道:“那你收回刚才你说的话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什么话?”

    冬薇道:“你说你对我没意思!”

    吴非顿时一个脑袋两个大,只得道:“哎呀,什么没意思有意思,我说的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冬薇脸色阴转晴,笑道:“既然你收回了,那我就原谅你一次!”她右手一扫,药瓶和狼牙棒一下又收了回去,其实她根本就没有归还的意思。

    林雨灵暗道:“这丫头莫不是看上非师弟了吧?”她来找吴非,是因为妹妹最近张口闭口就是林非,她想给吴非提个醒,不要送了柄上品法器,就来打妹妹的主意,现在看来,自己还真不用操心,林非师弟人缘太好,不但兮涵师妹喜欢他,连云崀派的掌门千金都对他青眼有加。

    忽听背后有人哎了声,三人回头,只见林兮涵正在不远处,好像扭了脚,她此时换了一身淡绿的衣衫,轻盈如荷,秀丽无双,但她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红晕。

    冬薇这才看见林兮涵,只觉她五官精致,肌肤胜雪,整个人一时呆了,喃喃道:“那就是兮涵师姐么,我,我还想跟她比比谁漂亮呢。”

    林兮涵站直了身子,踢飞地上的一块小石子,笑着走过来拉住冬薇的手,两人身高相差半头,林兮涵略高,她笑道:“都说冬薇师妹嘴巴甜,我们有什么好比,妹妹也是神仙般的漂亮呢!”

    这是先前冬薇夸林雨灵的话,林兮涵这么说,显然早就跟在三人身后。

    冬薇以往自负美貌,真的站在林兮涵身边,才知道什么是相形见绌,难怪林雨灵这么漂亮的人,自己都没听说过,原来跟林兮涵相比,她们真的要相差不少。

    林兮涵转头道:“非师弟,你说了带我去看交易会,怎么先走了?”她说着话,一只小手就和吴非牵在一起,仿佛两人关系早就十分亲昵。

    冬薇咬了咬嘴唇,终于还是让到边上。

    吴非正奇怪刚才林兮涵还说不理自己,怎么转眼就变了?见林兮涵牵自己的手,顿时脸一红,道:“我,我没先走。”

    林兮涵笑道:“那好,我们走吧。”她拉着吴非,向前走去,冬薇脸上一笑,好像没事一样,与林雨灵一起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大围教那些弟子,看见吴非带着三个如花似玉般的少女向前走,一个个恨得牙根直痒,有人惊叹道:“老天,我没看错吧,一个凝气境第一层修为的家伙,骗了三个第二层巅峰的女子!”

    另有人道:“这小子是谁,艳福真他妈不浅!”

    一个有点见识的弟子道:“这三个女孩,我认识两个,一个叫林兮涵,是小竹林第一美女,也是我们西北神道的第一美女,还有一个是云崀派的大美女,叫冬薇,她爹爹就是云崀派的掌门冬岳波,听说萧长老都想让她嫁给自己儿子,但是萧逸师兄却喜欢那个林兮涵!”

    另一个弟子道:“那谁娶了冬薇,不是财了呀,以后修炼起来,想要什么就有什么?”

    先前那弟子摇头道:“你搞错了,云崀派的掌门可是抠门得紧,他有个外号,叫做冬鸡公,不过,我不是看上她的钱财,要是能得到这样的美女青睐,什么都满足了,哪怕一无所有!”

    有人叹道:“所以俗话说得好,鲜花是插在牛屎上的,越是鲜花,插的牛屎越臭!”

    众弟子说笑着,对吴非均是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但吴非没有看见,此刻阴影中还站着一个少女,这少女脸色有些苍白,神情十分抑郁,她看到吴非和林兮涵拉着手,自语似的道:“黎影,祺关城的比武招亲不过是一出戏,一切都是假的,该放下了!”

    太围山的修炼者交易会,就在山门内一块大的草坪上,此时,草坪里聚集了两三百人,吴非逛了一会,觉得这里论规模,这里比苍石林的黑市还要逊色一些,但是论品质,却要高一筹,因为这里卖的丹药,大部分是真品,极少有鱼目混珠的,只是没有他看得上眼。

    四人正逛着,突然迎面走来两人,他们一老一少,穿着都有些特别,不但身上围着兽皮,头上也都戴着兽皮帽。

    吴非抬眼看见那青年,禁不住呆了一呆,因为那青年的装扮变了。

    那青年看见吴非,脸上肌肉抽搐了一下,随即露出仇恨之色,他停住脚步,一拉老者的袖子,道:“爹,这人就是吴非。”

    这青年不是别人,正是章少章易帆,那老者,自然是他的父亲,智兽派掌门章石头。

    章石头朝吴非看来,并没有什么特别之色,吴非朝两人拱拱手,章石头咧嘴对他一笑。

    吴非忽然觉得心底一寒,一种说不出的敌意令他心底毛,忍不住就悄悄掏出蓝月光握在手中。

    章少走到吴非面前时站住脚步,他瞥了一眼林兮涵三女,目中满是淫邪之色,玩味似的道:“又有新欢了呀,你的小神奴呢,玩腻了么,本少不嫌弃,卖给我如何?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暗怒,口中却道:“多谢章少惦记,思思她很好,除非我死了,否则不会卖给任何人”

    章少拍拍吴非的肩膀,道:“吴少,你要专心修炼呀,可别只记得采花,伤身子呢!”

    林兮涵忽然轻笑一声,掩口道:“章少,你这话是劝自己么?”

    章少一呆,这声音他听过,猛然想起道:“你,你就是那个青衣女子?”他和吴非在祺关城附近的一条大河边激战,正是出现了一个神秘的青衣女子,才让他功亏一篑,不过当时林兮涵是易了容,并非真面目示人。

    林兮涵戏谑地道:“怎么,章少想起来了?”

    章少望着两人,见他们还两根手指勾着,顿时醒悟过来,桀桀笑道:“难怪你比武招亲不要黎小姐,原来这样,好,很好,我知道了,当日你们就是故意设局来骗我的神器!”

    吴非忽然想到黎影黎小姐正是大围教的弟子,自己要是碰上了,那不知有多尴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