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9章 神仙般的漂亮

    说话间,林兮涵从葵萼丝草上摘下十七八颗草珠,道:“看来我不用拔你的葵萼丝草了,我拿这个就可以,这是葵萼丝草的种子,回头在我的宝囊里找个地方种下,我拿这么多,也不知道能成活多少,不过,只要两株一雄一雌的成活就可以啦。”

    “葵萼丝草这么难种活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拿这么多还不一定能种活,要不外面不会有钱也买不到,反正你这里种着两株成品,我种不活再找你要种子。”

    林兮涵她说着又伸手到吴非的宝囊中浏览了一道,忽然眉头一皱,掏出一个布包来,道:“你这是什么东西,放在隐秘的角落?”

    吴非一看,不由大窘,急忙阻止道:“这个不是你要打开的!”可惜他动作慢了半拍,林兮涵随手打开那布包,这布包,正是吴非在阳家小店买的画本和画像,他刚才打开宝囊的时候,完全没想到自己还买了这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林兮涵先看见自己的画像,嘻嘻一笑,道:“切,你买我的画像干吗!”接着又看见乌杏儿的画像,眉头微皱道:“青潇派的神女么,也就是修为高点,长得一般般。”看见冬薇的画像,不屑地道:“这是老板送你的添头吧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是啊,乌杏儿也是老板送的。”他想把那画本抢过来,却被林兮涵机警地一闪,道:“你干吗?”她随手翻开那小画本,看了两页,只见里面都是自己的各种裸姿,每一个都是放荡诱惑。

    林兮涵顿时脸红到脖子根,她随手把画本丢在地上,啐了一口,瞪着吴非道:“你,你怎么可以买这种东西?”

    吴非双颊绯红,不知该怎么解释,讷讷道:“师姐,我,我——”他我了半天,不知要如何解释。

    林兮涵猛地一跺脚道:“你,你居然看这种东西,你比帖木藩主还坏,我再也不想理你了!”说完一甩袖子,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吴非呆愣着站在原地,暗道:“我买这个东西怎么了,我还让涂家兄弟把阳家小店给烧了!”他一边想着,一边把装帖木藩主的棺材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拿着那本画本,吴非不知该烧了它还是继续保存,正犹豫间,有人敲门,刚才林兮涵走的时候没有关门,外面那人敲了一下就推门而进。

    进来的是林雨灵,她此时换了一身花衣,比穿门派的服饰显得要活泼了些,吴非慌忙收起画本。

    林雨灵看见吴非一副慌乱的样子,扑哧一笑,道:“怎么回事,兮涵师妹好像很生气的样子,还说要找师傅将你赶出小竹林,你是不是惹她了?”

    吴非苦笑道:“没有啊,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林雨灵笑道:“虽然你叫她师姐,其实她比你还小吧,有什么事让着她一点,多哄哄。”

    吴非点头道:“是,是,多谢雨灵师姐,兮涵生气是我的不是。”

    林雨灵道:“山下现在有交易会,我们一起去瞧瞧好么?”

    吴非自从和帖木藩主一战之后,隐隐窥到淬体境的门径,他觉得自己随时有可能突破,便道:“师姐您去吧,我想修炼一会。”

    林雨灵微笑道:“如果是兮涵师妹喊你,你还会推托么?”

    吴非急忙摇头,道:“不是,不是的。”

    林雨灵作了个请的手势,道:“好,那就陪陪师姐吧。”

    吴非只得点头,两人出了房门,却现冬薇站在远处,几个大围教的男弟子正跟她说着话,看见吴非出来,冬薇叫了声:“非师兄!”立刻撇下那几人奔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住在哪里,他们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冬薇说话时,脸上的笑容十分灿烂。

    吴非奇道:“找我干吗?”

    冬薇眼珠一转,嘿嘿笑道:“你有钱嘛,我要吃大户!”

    林雨灵奇道:“这位漂亮的师妹是谁,非师弟,你很有钱?”

    冬薇穿的是一袭粉衣,她也没穿云崀派的服饰,这时伸出手来,大方地道:“我叫冬薇,云崀派的弟子,姐姐你这么漂亮,一定是我们西北神道第一美女林兮涵吧?”

    林雨灵伸手和她握住,笑道:“原来是云崀派大名鼎鼎的冬薇师妹呀,妹妹你嘴真甜,我叫林雨灵,可不是林兮涵。”

    冬薇笑道:“呀,雨灵姐姐也神仙般的漂亮啊!”

    林雨灵不好意思的道:“冬薇师妹你真会夸人!”

    吴非杀了帖木藩主,冬薇是知道的,她和林雨灵打完招呼,又来揪吴非的耳朵,道:“你不给我买几样好东西,我就把你了横财的事说出去。”

    吴非头疼道:“我哪里了横财,你这么大声,天下人都知道了,这些日子在栄城,也买了不少东西给你吧,还不放过我!”

    林雨灵皱了皱眉毛,道:“我们不要在这里说话,到边上去吧?”

    冬薇看看四周,见不少人望着他们,便狠狠瞪了一眼,拉着两人朝僻静处走,到了偏僻处,她又放开嗓门道:“我还不是替你出主意,不然你们掌门会带你到太围山来吗,来这里的可都是精英弟子,你买些小东西就算报答我了?”

    林雨灵扑哧一笑,原来吴非来这里是这丫头帮他动的歪脑筋,忍不住问道:“师妹,他买了什么给你?”

    冬薇撅着嘴道:“他也就买了些零食、丹药,还送了一件法器给我。”

    林雨灵知道丹药有便宜有贵,上次吴非送给妹妹一件深海吟,让她在弟子的考核中脱颖而出,那可是有钱都买不到,便问道:“他给你是什么法器呀?”

    吴非真是后悔,冬薇这丫头不但直性子,而且还是个大舌头,想要让她守住秘密,那比登天还难。

    冬薇掏出一根赤金狼牙棒道:“怎样,这个可以卖点钱吧?”

    林雨灵倒吸一口冷气,这件法器比起吴非送给林雨双那柄深海吟也毫不逊色,不由呆了,道:“这,这真是他送的?”

    这根赤金狼牙棒就是帖木藩主的法器,赤金是用乌金提炼再打造而成,材质非常贵,至少可以卖到一千银石以上,如果上拍卖会,说不定卖两千银石也有人要。

    吴非是被冬薇缠得没法,索性把最值钱的送给她,想要封她口,想不到这丫头没完没了,于是道:“你干脆把我杀了吧,我可再没值钱的东西了!”

    冬薇嘻嘻一笑,道:“那可不行,杀了你,本小姐以后哪里去找这样的冤大头?”

    林雨灵听得直咂舌,暗道:“林非师弟怎么弄来这么多宝贝,看来他送给妹妹深海吟,也不是一时冲动。”想起先前蓝野长老随手抛给吴非一百多银石的钱袋,又想道:“林非师弟修为虽然不高,但是却很有财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