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7章 举手,四比三

    林之羽皱眉道:“这件事我知道,魔道的人胆子越来越大了,敢深入到栄城来,不过,你也太胡闹,竟敢让林笑笑和林小熊回来搬救兵!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奇道:“什么搬救兵,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?”

    林之羽道:“十余日前,林笑笑和林小熊回来,他们一回来就惊慌失措求见落花长老和我,说林非被魔道人追杀,要我们去救他!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道:“这么大事,你怎么不告诉我们一声?”

    林之羽瞥了她一眼,道:“他们没说地方,我怎么知道要去哪里救,况且,外门弟子也没有传讯符,就算去找,也找不到,难道要我们白跑一趟,万一魔道人调虎离山怎么办?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一时无言,好在见吴非无恙,便道:“林子泓胆子越来越大了,居然派三个外门弟子出去办事!”

    对于林子泓让吴非几人出去办事,林之羽觉得也没有什么过分,他对清笛长老道:“这事我已经严厉处罚了林子泓,所以这次来大围教,没让他来!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不悦地道:“这个处罚太轻了,至少要罚他去闭门思过一个月!”

    吴非向小竹林的弟子们望去,只见林向善牵着他那条独眼狼犬排在第一位,原先一头散乱的白此时扎成一个马尾,倒也没有那一晚吴非见他时的突兀。

    此时林向善头灵气内敛,居然已经筑基成功,看来短短半个多月的游历,他真的大有斩获。

    林向善身后的一人身高八尺,十分魁梧,吴非在小竹林没有见过此人,但听师兄弟们描述,这人应该就是林布风,他还是第二层巅峰的修为。

    林布风的身后,是林雨灵姐妹,林雨双还朝吴非吐了吐舌头,做个鬼脸。

    排在最后的一个弟子,戴着一顶大的竹叶帽,别说脸,连上半身都遮了一半,下身穿了条宽松的长裤,也不知是谁。

    吴非没有见到林兮涵,有些失望,他奇怪小竹林只来了这五个弟子,不是说小竹林来参加精英弟子比试的是三个人,难道林雨双姐妹最后胜出了?

    这时林雨双身后那名弟子取下草帽,她睁着一双大眼,狡黠地问道:“萧逸师叔来了没有?”

    那女子取下草帽,吴非立刻欣喜万分,这个乔装改扮的弟子,正是林兮涵。

    林之羽递过一块玉牌,对吴非冷冷道:“你的修为太低,带你进去,会被其他门派嘲笑我小竹林无人,这样吧,这附近有个刍庵镇,你去那里等我们,若是遇到危险,就把这块玉牌捏碎,五天后精英弟子的比试完毕,我再带你回去!”

    吴非还没说话,清笛长老脸色已经变了,道:“来都来了,还赶他走干吗?”

    林之羽正色道:“如果带他进去,也是对其他经过考核弟子的不公!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摇头道:“师弟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且不说冰山长老和林非有一面之缘,就算没有,我们也可以破例,其实你是怕人嘲笑,不要动不动就抬出什么公平来。”

    林之羽见大拓长老站在边上嘴角撇着,便对林向善等人一招手,道:“既然两位长老这么说,那我们按小竹林的规矩举手表决,不同意林非跟我们一起进去的举手。”他说完自己先举起了手。

    林向善和林布风毫不犹豫地举起了手,林雨灵把手举了一半,林雨双一把将她手拉下,道:“姐,你不帮我?”

    林之羽脸色有些难看,道:“同意林非跟我们进去的,举手。”蓝野、清笛、林雨双和林兮涵都举起了手,林雨双还恨恨地踩了她姐姐一脚。

    蓝野长老哈哈一笑,道:“四比三。”

    林之羽道:“既然大家表了态,那本掌门就破例带你进去,下午的抽签和交易会,你就不要去了,免得惹出是非来!”

    吴非行礼道:“是,多谢掌门大人!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又是一笑,道:“交易会有什么不能参加的,你是怕这小子身上没几个钱,丢我们小竹林的脸吧?”他掏出一袋银石摇晃了一下,递给吴非道:“这里有一百多颗银石,你拿去用,以后有钱再还我。”

    吴非急忙摆手道:“弟子怎敢要长老的钱。”

    林之羽哼了一声,也不再看吴非,对大拓长老抱拳道:“麻烦带我们进山门吧,小竹林是不是最后一个?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道:“最后一个到有什么关系,又不是比试的最后一名。”

    吴非走到队伍最后面,经过林向善的时候,林向善冷哼一声,那条独眼狼犬领会主人的心意,朝吴非出一声低吼。

    林兮涵见吴非排在自己身后,关切地道:“师弟,魔道人是哪个追杀你,怎么跑出来的?”

    吴非被她问得心中一暖,道:“我们在灵石镇遇到过,就是那个骜登和帖木藩主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两人的名字,林兮涵掩口啊了一声,道:“他们那么厉害,你怎么能逃脱?”

    吴非嘿嘿一笑,传音道:“我不但逃脱了,还替你报了仇,那个帖木藩主,我已经把他杀了!”

    林兮涵不可置信地道:“你吹牛吧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骗你是小狗,帖木藩主的尸体还在我宝囊里装着呢!”他这些日子跟着冬薇,一直呆在栄城,除了修炼,闲着也没事做,还把帖木藩主的身份牌粘了起来,以后若是去魔道,还可以拿出来骗人。

    一直到昨天,云崀派掌门冬岳波亲自来接他们,吴非才知道冬薇原来是堂堂云崀派掌门冬岳波的独生爱女。

    这时小竹林的队伍已进了大围教的山门。

    大拓长老见蓝野长老修为比掌门林之羽还高,倒是不敢怠慢,亲自在前面带路,引着小竹林一行向里走去。

    进山门不久,林之羽、蓝野和清笛被请到主峰,林向善、林布风和林雨双被带上了比试弟子的休息区,吴非、林兮涵和林雨灵则被安排在南边的山坳,那里有一排平房,三人安排的三间房连在一起,中间只隔了一道竹墙,吴非挑了间最边上的一间住下。

    进了屋子还没坐下,林兮涵就跟进来,吴非问道:“我们小竹林经过考核,三名弟子是林向善、林布风和林雨双么?”

    林兮涵先开启了一个隔音罩,然后板着脸道:“你是个笨蛋么,冰山长老深海吟那种上品法器还送人,而且要送,怎么不送给我,我要是有那件法器,一样可以杀出重围,成为正选的三人之一!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不好意思,道:“我不能跟你见面,想给你也没机会啊!”

    林兮涵哼道:“你若是有心给我,会留着的,我把音遁术都传给了你,你竟然这么没良心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