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6章 小魔女童青

    萧长老哈哈一笑,居然不躲不闪,让那少女抓个正着,道:“薇儿,你也来了,我正要跟你打招呼呢!”

    这女孩正是冬薇,冬岳波在一边直皱眉,道:“薇儿,怎么可以对萧长老如此无礼,快松手!”

    冬薇并不松手,反而抓着他胡须摇了起来,道:“萧爷爷答应带我玩的,他,他还没兑现诺言!”

    萧长老苦笑道:“回头我带你玩,薇儿,你每次见我,都要拔我的胡子,萧萧爷爷的胡须都被你拔光了!”

    冬薇终于松开手,带着怨气道:“这次薇儿差点就死在苍石林,我想要拔光萧爷爷的胡须,都没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萧长老奇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冬薇将自己的经过简略一讲,指着队伍最后的那个翠绿衣衫的少年道:“我央求爹爹把林非师兄也带来了,那些魔道人要杀他,他一个人回小竹林,薇儿可是不放心,萧爷爷,小竹林的人来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小竹林,还没有来——”

    萧长老口中应着,一边沉吟起林非这个名字,忽然想到什么,朝吴非招招手,道:“你,过来!”

    吴非本来站在队伍最后,见萧长老召唤,只得走过来。

    萧逸看见吴非,恨得牙痒痒的,暗道:“林兮涵就是因你而拒绝我,这次你敢来大围教,我非要找个机会好好羞辱你一番,让你以后都不敢再和我争任何东西!”

    吴非上前行礼,萧长老对他道:“我听良飞提起过你,那次荆棘山修炼,你处变不惊,表现很好啊。”吴非低着头道:“弟子实在侥幸,若是再来一次,弟子怕早已死得僵了。”

    萧长老点点头,心中却道:“良飞这孩子一向骄傲得紧,眼里从来没有谁,这小子看上去资质平凡,想在二十岁前筑基成功,怕有些困难。”想到这里他叹了口气,道:“林非,你到这里来,并不是小竹林要你来参加精英弟子比试的吧?”

    吴非急忙摆手道:“弟子来这里只是想跟本门的长老会面,跟他们一起回去,可没资格能参加比试。”

    萧逸这时走上来,拉住吴非热情地道:“林非师弟,你就不要客气啦,你上次跟清笛长老都过招了,不如这几天我们找个机会切磋一下?”

    吴非手腕被他抓得生痛,却没办法抗拒,只得道:“清笛长老那是让着弟子,怎能跟师兄您比?”

    萧逸笑道:“怎么不能比,我也让你三招就是了!”

    萧长老咳嗽了一声,拉起冬薇的手,笑道:“走,我们进去吧!”

    冬薇回头看着吴非,道:“你是跟我们一起进去,还是在这里等小竹林的人?”萧逸笑道:“林师弟还是在这里等吧,他本来就不是参加比试的。”吴非知道他是在奚落自己,也不计较,只静静站在道边等待。

    萧逸对周围那些大围教的弟子道:“这位林师弟,可是了不得,他不但和魔道高人对战过,还能跟小竹林的清笛长老交手,你们可不要小看他的修为低哦!”他低字说得特别用力,周围弟子们都出一阵哄笑声,显然萧逸的话外音他们都听得出。

    接下来出现的是鼎山门和东岭派,吴非知道,除了北岭派,还有东岭和西岭派,这两个与北岭派一样,都是小门派,而南岭则多禁地,所以并没南岭派。

    鼎山门的掌门走在前面,这位山羊胡子的中年人名叫扈小安,绰号潇潇剑雨,南长老朝他一抱拳,道:“扈掌门,久违啦!”他瞥了一眼扈小安身后,笑道:“鼎山门这次不错啊,有第三层修为的弟子来参加比试了。”

    扈小安一招手,道:“刘鸿,来,见过南长老!”他身后闪出一个方脸青年,看上去十分孔武有力。

    南长老只是微微一点头,并不看向刘鸿,这让刘鸿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吴非见刘鸿下盘漂浮,暗道:“此人怕是靠丹药刚刚提升上来的修为,比起胡灵来都还差一截,鼎山门不被看好,也是正常。”他虽然这么想,但心里还是生出忧虑来,这次其他门派来的都有筑基弟子,小竹林若是没有,只怕很难得到好成绩。

    南长老敷衍了几句,派弟子带扈小安一行进山。

    东岭派队伍中的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经过吴非时,忽然停下来问道:“这位师兄,你是小竹林派的吧,干吗一个人站在这里?”

    吴非见她头上扎着一对小辫,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,十分可爱的样子,便行礼回道:“是,我在这里等人。”

    女孩笑道:“我叫童青,有个外号叫小魔女,如果你也参加比试,我希望第一支抽签抽到你。”

    周围的大围教弟子一阵哄笑,显然吴非只有第一层的修为,让他们觉得他来这里实在有些丢人。

    吴非不知道这位童青是什么人,她到底是奚落自己,还是无意之举,只道:“在下还没资格参加比试,希望姑娘能抽到一支好签。”

    童青见吴非对自己报出名号并没惊奇,点点头,朝他一吐舌头,跟着东岭派的弟子一起进了山门。

    吴非挠挠头,忽然想到刚才童青报了名,自己却没告诉她姓名,算不算有些失礼?

    南长老见剩下的门派,也就小竹林能看得上眼,哼了声,对令狐长老道:“该来的都来得七七八八了,我们也走吧,大拓长老,这里辛苦下你,等下之羽掌门来了,你带他们进来!”

    大拓长老在几位长老中修为最低,他刚到结丹境,对南长老的吩咐,只能应声道:“是!”

    南长老对萧逸道:“你也跟我走吧,我估计,林兮涵是不会来了!”

    萧逸嘀咕道:“谁说我等林兮涵了!”他瞪了一眼吴非,跟在南长老两人身后向山门走去。

    大围教的弟子们根本不理吴非,他站在一边,独自远眺太围山色,只见这里和小竹林的奇峰突兀比,要显得雄奇挺拔得多,许多山顶光秃秃的,没有草木,呈现出一种苍凉之感。

    大拓长老没听说过吴非,见他悄悄服下一枚治疗外伤的丹药,心中有些奇怪,这小子怎么了?

    吴非刚才和萧逸握手,他的修为太低,自然被捏伤,只是他强忍着一声不吭,暗道:“等我修为提高了,非要和你决一高下!”

    过了片刻,天空中一道锦篷落下,正是小竹林的林之羽一行,大拓长老迎上去道:“林掌门,你可终于来了,教我等得好苦!”

    林之羽身后是蓝野和清笛长老,他们两个忽然看见吴非在这里,十分的诧异。清笛长老向吴非招手道:“林非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吴非忙上前参拜,道:“子泓师兄上月吩咐弟子去栄城办事,结果弟子半路上碰到魔道的人,他们追杀弟子,恰巧遇到云崀派冬师妹,我们逃脱追杀后,她便带我来这里跟您会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