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5章 来聚太围山

    清晨。

    天行大陆西北,太围山。

    太围山脉连绵数百里,地域广大,太围山中,有两个响当当的门派,一是大围教,二是太围门。

    大围教讲求攻守一体,门下弟子上千,堪称天行大陆西北第一门,掌门人易自伶,外号一指穿山,修为达到第八层合体境的高阶。

    太围门,主要是修炼功法,讲求的是修为境界,门下弟子虽然不多,但个个精英,每年都有人能在二十岁前筑基成功,成为同龄中的拔尖高手,所以他们依然能在太围山偏居一隅,隐隐然与大围教分庭抗礼,难得的是,掌门人何亦飞是一位女修,修为达到了合体境中阶。

    此刻,在大围教进山的山门处,有四位老者带着三十名弟子恭迎在门口,今天是西北门派精英弟子比试聚会的日子,所以大围教在这里列队迎接各派参加比试的人员到来。

    那四位老者是大围教的长老,站在最前的一位满头青丝,他的身材硬朗、神情矍铄,若不是额头生了不少皱纹,看上去也不过四十开外,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大围教第二长老萧蓉和,他今天穿了一身玄黑色的道装,脸上带着微笑,看上去倒也慈祥。

    萧长老身后是南长老、令狐长老和大拓长老,南长老在荆棘山出现过,那令狐长老是个身材矮小的老头,修为是第六层假元境中阶,大拓长老身材高大,他在四位长老中修为最低,但也是第五层结丹境的修炼者。

    站在四位长老身后的是萧逸,他是一副不情愿的样子。

    来的最早的,是路途最远的北岭派。

    北岭派带队的是掌门郝吉才,他身后跟着一位长老和四名弟子,老远就行礼道:“萧长老亲自迎接,郝某愧不敢当呀!”

    萧长老抱抱拳,揶揄地笑道:“郝掌门不辞千里第一个到,莫不是昨天晚上就到了刍庵?”

    刍庵是离大围教山门最近的一个小镇。

    郝吉才急忙行礼,这位萧长老可是位元神境高手,大围教三号人物,比他修为足足高了三层,哪敢不尊敬,当下竖起大拇指,笑道:“萧长老一猜就中,真是厉害,厉害!”随即又问道:“慕容长老可好,他老人家是不是闭关了?”

    慕容长老名叫慕容延,是大围教的第二号人物,慕容家族有些神秘,他们的人在各门派都有。

    萧长老哈哈一笑,道:“慕容长老近半年都不在大围教,这次精英弟子比试,他可能来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郝吉才暗道:“上次荆棘山修炼,慕容明月死于魔道贼人之手,令慕容家族颜面大失,慕容延不肯出来见人,也是正常。”

    萧长老见北岭派的这四名弟子,正好是两男两女,前三人修为都是淬体境,离筑基还差了两阶,不由心中有些轻蔑,忽然看到队伍后有个紫衣少女,这少女气韵内敛,居然是筑基境中阶的修为,萧长老不由暗暗称奇,以北岭派的实力,居然能培养出这样的弟子,着实不简单。

    这少女长相素美,标准的瓜子脸,五官清秀,但身材比一般女子要高大,不是那种小巧玲珑、惹人怜爱的类型。

    萧长老眼皮跳了跳,和郝掌门敷衍了几句,随即有大围教的弟子走上来,带看郝吉才一行进了山门。

    等到北岭派一行上了山,萧逸不屑地道:“除了那个紫衣少女,别的都不足为惧!”

    边上一个弟子道:“师兄,那个丫头来头不小呢,她叫沐紫红,听说这次北岭派将希望全放在她身上,誓要夺得前三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萧逸撇撇嘴,道:“筑基成功,就能拿到前三,真是笑话!”

    南长老忽然眉头一皱,朝几位长老道:“你们说,第二个来的会是谁?”

    萧长老哼一声,道:“智兽派的章老头也来凑热闹,我记得这次没有邀请他们!”

    令狐长老也露出憎恨和厌恶之色,道:“智兽派的弟子,修为且不说了,个个出手凶残,前次的比试中,他们明明败了,还垂死反咬,结果出了死伤,所以这次各大门派精英弟子的比试,没有给他们名额!”

    大拓长老对智兽派也是深恶痛绝,道:“没有给名额算是客气了,对于比试中下杀手的,应该严惩才是!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一支奇装异服的队伍从山道上出现,他们一共只有四个人,居然都骑着一头白色老虎。

    领头之人戴一顶虎皮帽,长着一对三角眼,鹰钩鼻,胡子有些花白,他远远地就朝萧长老等人抱拳,道:“老朽章石头,这次不请自来,想观摩下各大门派精英弟子的比试,不会赶我们走吧?”

    萧长老心想:“你都这么说了,我还能真赶你走不成?”于是开口道:“章老头,你来观摩我们当然欢迎,就是你们的坐骑要看好,别放出来到处乱跑,出了事,你可要负责!”

    章石头一迭声地道:“不会出事,不会出事!”

    这章石头虽然修为只有第四层,但经过令狐长老几人身边时,态度并不谦逊,等到他们一行人进了山门,大拓长老骂一声,道:“老杂毛,仗着那些畜生耀武扬威,小心哪天废了他!”

    令狐长老哼了声,暗道:“虽然我修为高他一层,也未必能占多少便宜,还是敬而远之为好!”

    接下来,中岭派等大小门派纷纷赶来,萧长老抬头望着天上,忽然咦了一声,道:“云崀派来了,怎么他们这次还带了个凝气境修为的弟子来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一片彩云从天上飘落,只见云崀派的弟子都穿着整齐的橙色服饰,带队的是掌门冬岳波,他身后跟着锦云子和七弦长老,三人穿着玄色的长衫,但队伍最后有个翠绿衣衫的少年,特别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萧长老笑着迎上去,道:“冬掌门,你可终于来了,老朽还以为你又是最后一个!”

    冬岳波拱手道:“哪里,这样的重大比试,云崀派怎敢每次落在最后!”

    萧长老瞥了一眼冬岳波身后那些弟子,前四人都是清一色的第三层修为,有个少年最多十六岁,居然也筑基成功,不禁指着他问道:“这孩子好面生,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冬岳波笑道:“这是鄙派锦云子长老的关门弟子的胡灵,胡灵,来,见过萧长老!”

    胡灵蹦跳着走到萧长老面前,鞠了一个躬,道:“弟子胡灵,参见萧长老!”萧长老摸着他的头道:“你叫胡灵啊,什么时候筑基的呀?”胡灵嘻嘻一笑,道:“回禀萧长老,弟子前天才刚刚突破,差点就来不了大围教了。”

    萧长老笑道:“什么来不了,你师傅是故意吓唬你的吧!”

    忽然云崀派里一个少女跳出来,她伸手就去抓萧长老的胡子,口中嚷道:“萧爷爷,不公平,你不公平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