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4章 狼嚎中的夜色

    过了一刻,四周逐渐恢复了平静,骜登藩主再次扫视四周,哼了声道:“刚才难道是老夫的错觉么,好吧,我们走!”

    嘶哑声音道:“吴非那小子呢,还找不找?”

    骜登藩主道:“回去吧,都已经死了两个人!”

    吴非觉得他说话的语气有异,暗道:“这未必是真话,说不定他会到小竹林山门去堵我,因为从这里到小竹林,至少要有三天的路程,他们依然可以在半路上拦截我。”

    上面两人身形一动,瞬间消失在石柱上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四周渐渐平静下来,偶有稀疏的几声石柱坍塌声。

    远远的,从戈壁方向传来几声怪异的啸声,似是有妖兽在嚎叫。

    冬薇轻轻拍了拍胸口,正要长出一口气,却见吴非一根中指竖在唇边对着两人,不由一呆,正要开口询问,头顶上忽然传来一个声音道:“骜兄,你也忒多心了吧?”

    冬薇心头剧震,这两人根本没有走,而是一直隐匿在这里。

    骜登藩主的声音道:“看来,是那些石柱被风化了剥落下来,我实在是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的!”

    嘶哑声音道:“走吧,闹了这么大的落雷,必然惊动了大戈壁的妖兽,就算没有厉害的,也不一定好对付。”

    骜登藩主点点头,道:“好,我们走!”

    两人现出身形,飞了起来,到了半空,骜登藩主回一道光芒劈下,仅剩的两根石柱也被击得坍塌崩解。

    碎石落下石坑,幸亏有冬薇的雨偃伞顶着,三人使劲憋住气,都不敢作声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冬薇一声咳嗽,猛地将吴非和那妇人惊醒过来。三人开始都用力憋着,这时一呼吸,顿时被灰石所呛,

    三人狼狈地爬出石坑,只见周围一片狼藉,方圆一里之内,没有一根石柱是完整的。

    先前那两根高大的石柱,被骜登藩主最后那一击劈断成数截,令人庆幸的是,没有一截戳入到他们的石坑中,不然后果可是严重。

    冬薇拍着心口惊魂未定,道:“吓死我了,林非师兄,你也太厉害了,刚才我差点没熬得住!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道:“是啊,我也差一点点就上当,不过我看见大姐一直很沉着,所以才没有那么急着出来。”

    那妇人哀伤地道:“我哪有沉着,我只是心里想着如何杀掉这些坏人,为我的孩子报仇。”

    冬薇打量着吴非,道:“林师兄,你身上到底有什么宝贝,那个魔神殿的狗屁少殿下,一定要杀你?”

    吴非无奈地道:“我一个小竹林的外门弟子,能有什么宝贝。”冬薇撇撇嘴道:“你不说也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其实修炼者贸然询问对方身上的宝贝是很是很忌讳的,冬薇也就是随口问问,吴非双手一摊,道:“不是我不说,他们杀我,主要是为了蓝月光那件神器,而我自然要想尽办法逃生。”

    冬薇向远处戈壁方向遥望着,忽地皱眉道:“那我们现在怎么办,晚上赶路有危险,呆在这里也不妥。”

    吴非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妇人,道:“大姐,你的经验丰富一些,你说我们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那妇人道:“我现在心里很乱,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最好我们尽快找个地方藏匿起来,此地不可久留。”

    吴非从瓷瓶中取出两枚丹药递过去,道:“大姐,这是我存下的两枚清心散,虽然它的功用没有适意丹好,但也抵得上适意丹七八成的功效,你先拿去用吧。”

    那妇人露出感激之色,道:“你救了我,还给我药,这个我如何受得起?”

    吴非一笑,道:“刚才你不也出手了,我们三个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。”

    那妇人嗯了一声,接过丹药欠身谢道:“妾身姓董,吴兄弟你叫我董玉就是,妾身现在身上空空,无以为报,以后兄弟有什么召唤,妾身夫妇一定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。”

    吴非摆手道:“原来是董姐,我也没什么要求,只是我这几年会去一次玄女山,不知道董姐愿不愿跟我一起去冒险?”他觉得玄女山中一定有器冢,如果能再找到一件神器,对自己将有莫大的帮助。

    冬薇吓了一跳,道:“林非师弟,你是去找死吗,玄女山是一般修炼者去的地方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我也就是想一下,能不能成行还不好说。”

    那董玉递过来一块玉片,点头道:“如果吴兄弟去,董玉愿意前往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块显示字符的玉片,只要吴非出信息,董玉哪天到了和吴非距离三百里的位置,就可以收到。

    冬薇心中有些不以为然,只有修为低的散修才想去冒险,毕竟他们没有别的机会提升修为。

    吴非看见冬薇的目光,知道她心里想什么,暗道:“你是有身份的小姐,自然看不起活在生死边缘的散修,哪天云崀派没落了,就会知道这有多么无奈。”他感觉怀中的蓝月光有些颤动,似乎周围并不安全,便问道:“这里的大戈壁,是有什么可怕的妖兽吗?”

    冬薇点点头,道:“我听长老们说起,这苍石林后面的大戈壁十分凶险,是一块臭名昭著的险地,有着死亡戈壁之称,一般修为低的修炼者,千万不要独自靠近,有经验的猎兽队和修为高深的修炼者也会小心,听说元神境的高手也不敢飞跃此地上空。”

    天行大陆上,有禁地,也有险地,险地只是没有禁制,其凶险度未必就比禁地差。

    吴非吐吐舌头,道:“这么厉害呀,那好,我们赶快走!”冬薇手里本来就拿着一张传送符,这时她念动咒语,三人把手握在一起,瞬息间传送出去。

    就在三人离开不久,一群白毛狼走入到这片石林中,这些白毛狼体型巨大,比林向善豢养的独眼狼犬,还要大上一倍,它们嗅着吴非几人离开的气息,出一阵阵凄厉的狼嚎。

    吴非并不知道,这些白毛狼来到这里,跟他先前挖出来的那块黑色卵石有关,这块卵石不是一般的妖晶,而是一枚魔晶。

    魔晶是魔物身上的妖晶,但它们一般比九品的妖晶还要珍稀。

    狼嚎中夜色冷去。

    戈壁的风刮来,苍石林像一个幽怨的妇人,出几声细碎的呜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