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3章 反而是我孤陋寡闻

    骜登藩主哼了声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吴非只有苦笑,自己哪是狡诈和诡计,难道白白送死就不狡诈,这不是傻么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嘶哑声音郁闷地道:“这么说,我们要是面对这小子,还要多个心眼了,天知道他身上还有些什么古怪的法器。”

    骜登藩主道:“是啊,昨夜的拍卖会,这小子买的东西,就是别人不要的,楚大师炼制失败的蓝月光,就被他买了!”他忽然一拍大腿,道:“不对,那仿制的蓝月光被这小子重新激活收伏了!”

    嘶哑声音奇道:“不可能,这样的失败品,即使用幽冥石都不可能重新修复使用,难道这小子身上有什么神奇的法宝,能复活已死的神器?”

    幽冥石是修复受损法器的宝石,非常稀有。

    冬薇和妇人一起看向吴非,吴非苦笑着摇头,但两人都是一副不信的神情。

    骜登藩主坚决地道:“我白天追那小子时,他就是用一把飞刀骚扰我的追击,最可怕的是,它还能出瞬间的延迟术,而且老夫的几次出手,他都能预判,除了蓝月光,还有什么神器可以这样的预判和警示?”

    嘶哑声音道:“那这小子也太牛了,凝气境修为能抗衡我们五六层的高手!”骜登藩主点头道:“是啊,所以下次见到这小子,一定要先废了他再拷问,绝不能被他有机可乘!”

    吴非听着两人的推测,只有苦笑,忽然想到自己身上还有一柄落日弓没有激活,不知道能不能成为自己的下一件神器。

    上面两人说了一会,骜登藩主有些丧气地道:“不管那小子有什么神器,我们连个第一层修为的小子都干不掉,说出去还真是会丢人!”

    嘶哑声音道:“不过我们知道那小子在小竹林,总有办法,大不了来几个高手杀上山去,把小竹林派一锅端了!”

    骜登藩主哼了声,道:“我听说小竹林的蓝野长老已经修炼到元神境,你认为少殿下敢冒这个险?”

    嘶哑声音道:“是啊,不过我听说那件神器放在魔神殿的密宗大轮中,上面的神识三年之后便会被抹掉,与它心神相连的主人也会一起死亡,还用得着我们这么辛苦来寻找那小子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吴非大吃一惊,他先前听帖木藩主说,三年后自己在蓝月光上的神念会转化成仇念,与他不死不休,原来这竟然是真的。

    骜登藩主微微一笑,道:“这个不好说,我听说君上失踪了很久,光明殿表面平静,内里却乱成一团,各位祭司都在抢夺权力,所以,少殿下需要一件极致的神器来号令属下。”

    吴非知道两人说的君上就是魔君,他是魔道的统治者,光明殿就是魔神殿,只不过神道的修炼者称它为魔神殿,那里是魔君号施令的地方,也是魔道的最高权力机构。

    嘶哑声音忧虑地道:“现在君上不出面,我们一切都要归大祭司调度,少殿下的位置岌岌可危啊!”

    骜登藩主点点头,道:“这次的任务如果失败,我们也不用去向少殿下回复了,直接向大祭司报告吧?”

    嘶哑声音道:“不错,老夫也正是此意,对了,我听说蓝月光认主的概率是千分之一,少殿下真的那么有把握能收归己用?”

    骜登藩主道:“这个不用我们操心,少殿下有自己的密法,而且密宗大轮能改变一般法器的属性,蓝月光毕竟也是一件法器,未必就不能改变。”

    嘶哑声音点头道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骜登藩主哼了一声,道:“巴尔宏、帖木两个都死了,这次出来,我们真是得不偿失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了些乱七八糟的事情,吴非却是想着骜登藩主刚才的话,暗道:“如果他说的是真,那我岂不是只有三年时间好活,不知我躲回大明去,会不会被神念牵引而亡,如果不会,那我怕是再也不能来天行大陆了,因为一旦回来就会身死,除非三年内毁灭那个密宗大轮,找回我的蓝月光。”

    想到退路是跑回大明去做个缩头乌龟,吴非坚决地摇摇头,自己哪怕是死,也要堂堂正正、光明磊落,何况他对林兮涵还有承诺,君子一诺千金,自己怎么可以一走了之?

    骜登藩主叹了一声,道:“看来我们只能这样空手回去了,此地还是不可久留,一旦惊动了神道长老会那些家伙,我们可是插翅难逃!”

    嘶哑声音道:“不错,你看栄城这种破地方,也没多少东西可买,拍卖会都被各大门派控制,我们有钱也花不出去!”

    骜登藩主哈哈一笑,道:“这几天,帖木这家伙买了不少画像,你知道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画像?”

    “都是些女修,我知道是谁!”

    “嘿嘿,看来老哥你还是孤陋寡闻,那些画像,一定是乌杏儿、林兮涵、冬薇,帖木这家伙就好这口,我曾经跟他说过,再不收手,迟早死在这上面!”

    吴非听到他们居然说出冬薇的名字,暗道:“原来这丫头还有点名气,看来反而是我孤陋寡闻了。”

    冬薇听到自己名字排在最后,脸色气得红,她双拳紧握,一副要冲出去拼命的架势,吴非吓得够呛,抓住她的手轻轻一握,冬薇这才觉察到自己失态,忙收摄心神龟息入定。

    骜登藩主似乎有所感应,猛地大喝一声,道:“出来吧,我知道你们躲在那里!”

    三人闻声大惊,冬薇手中一张传送符陡地出现,她朝吴非递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,吴非摇摇头,示意她先不要动,如果传送走,最多也就逃出去三四十里,以上面两人的修为,追上他们并不难。

    “出来吧,再不出来,老朽可要亲自动手了,到时,你们会死得很惨!”骜登藩主的声音接着传来。

    隔了片刻,嘶哑声音奇道:“这附近躲了人?”

    骜登藩主道:“是啊,我刚刚觉得附近好像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,但随即又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这老家伙果然是使诈,吴非三人心跳加剧,刚才冬薇若贸然逃走,可就是送死。

    骜登藩主四下扫视,却没现异常,他低头念动咒语,忽然高喝一声道:“落雷!”

    吴非三人听到头顶一阵滚动的炸响,由远及近,不禁都面上变色,冬薇再次想要使用传送符,吴非依然朝她摇头。

    方圆一里之内,地面上的石柱纷纷崩裂坍塌,吴非感觉到大地都在颤抖,仿佛一场地震就要来临,冬薇的定力明显不如那妇人,满脸都是惊慌之色,吴非只好握住她的一只手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