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1章 来的是谁

    吴非委屈地道:“我都不知道你是谁,干吗一见面就出手?”

    那少女看见自己和吴非坐在一个石坑中,边上还躺着一个女子,惊异地道:“这是什么地方,你想干吗!”她站起来想要离开,吴非忙道:“你被一个魔道的坏人抓了,他还有同伴,挖坑是躲避他们追踪。”

    那少女本想离开这个坑,忽然明白了一些,脸色阴沉地道:“抓我的那个大坏蛋呢?”

    吴非只好把帖木藩主的尸体又从宝囊中搬出来,问道:“是不是这个家伙?”

    那少女满脸怒色,道:“就是这个淫贼,你,你杀了他?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道: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师傅呢?”

    那少女问道,她自然不相信帖木藩主是吴非单独杀的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只有师门,没有师傅。”

    “哦,看来你捡到一个现成便宜,这淫贼落到你手里了!”

    那少女煞有介事,她觉得自己的判断不会有错。

    吴非懒得解释,只是上下打量那少女。

    那少女这才现到自己衣衫凌乱,不禁脸上一红,一边整理,一边道:“我,我是云崀派的弟子,今天早上在栄城遇到这家伙,他坏得要死,一路尾随,我刚刚惊觉,就被他封印抓住,连求救都没出。”她说着掏出一块玉牌,又道:“我要联系门派中的长老,让他们来救我!”

    吴非忙道:“等等,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,这里离栄城有三四百里,你捏碎了它,门中的长老未必能感应得到!”

    那少女犹豫了一下,迟疑地道:“好,好吧,那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吴非想起上午遇到锦云子和胡灵,便问道:“你是不是叫冬薇?”他觉得能让锦云子长老亲自寻找的弟子,身份应该不一般。

    那少女一愣,下意识地捂住半边脸,道:“你,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原来这少女就是锦云子要找的那个冬薇,冬薇以为吴非看到过自己的画像,此时认出她来。

    吴非微微一笑,道:“我是小竹林的外门弟子林非,早上碰到锦云子长老,他和胡灵正到处找你呢!”

    冬薇露出失望之色,道:“原来你是小竹林的外门弟子,这么低的修为也敢出来乱跑,小心被坏人盯上杀了!”

    吴非苦笑道:“就是有坏人看上了,所以我才在这里挖坑!”

    冬薇嘻嘻一笑,俏皮地道:“杀了还好,你长得虽然一般,不过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,说不定有哪个女魔修喜欢,给她做特殊的魔童。”

    所谓特殊魔童,并不是彭亦坤收的那种战斗的替身,他们不需要剥夺意志和思想,类似面、男宠之类。

    吴非来天行大陆虽然有段时间,但某些东西还不清楚,他一呆后问道:“什么特殊的魔童,修炼者也可以成为魔童吗?”

    冬薇脸上一红,想到自己一个女孩家,怎可以口没遮拦,于是岔开话题,指着地上的妇人道:“她是谁,也是被那淫贼抓住的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是啊,这魔人抓了你们两个,真是可恶之极!”

    冬薇撇撇嘴,有些不屑,道:“这淫贼真是饥不择食!”

    吴非看着那妇人,却见两行泪水正从她眼角淌下,原来妇人已经醒来,只是一直没作声,吴非忙道:“大姐,大姐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那妇人被吴非一叫,再也抑制不住,忽然坐起来扑入吴非怀中痛哭,她哭得撕心裂肺,无法自抑。

    冬薇奇怪地望着吴非,那眼神仿佛在问,你们认识?

    哭了良久,那妇人终于力竭,她咿呀了两声,却是喉咙嘶哑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吴非不知该如何安慰,只道:“大姐,不要伤心了,这恶贼已经被我杀了。”

    那妇人看见地上帖木藩主的尸体,身子一弹,手里忽然多了一把精光闪闪的匕,她对着帖木藩主的尸体一顿乱戳,状似疯癫,吴非猜到了什么,也不作声,坐在一边默默让她出气。

    冬薇看了片刻,耐不住地问道:“大姐,您怎么了?”

    那妇人除了头颅,已将帖木藩主戳成一个大筛子,先前吴非问帖木藩主,想变成漏斗还是筛子,现在已兑现成现实。那妇人没了力气,听到冬薇问她,这才丢掉匕,嘶哑地比划着道:“他,他杀了我的孩子!”

    经过一番说话,吴非才知道,原来这妇人卖了法器买适意丹,身上已没了银石,她不能用传送阵回栄城,所以只好施展遁术而行,她的遁术远不是吴非的音遁术,也就相当于御风诀这样的法术,结果没走多久,被帖木藩主追上,他先是调戏,后来动手动脚,那妇人的孩子被弄醒过来就哭,帖木藩主一时怒,竟将孩子抢过去撕成两半!

    好不容易述说完,那妇人又伤心地抽泣起来。

    吴非心里咯噔一下,他见过这妇人的娃,也猜想到他是遭了帖木藩主的毒手,却没想到那厮如此残忍。

    冬薇脸色泛白,扪着胸口惊道:“这淫贼如此暴虐,他抓了我们,最后一定弄死,幸亏林非哥哥你救了我!”

    吴非被她一声哥哥叫得心痒痒的,暗道:“这丫头虽然有点口没遮拦,但是个直性子,倒还蛮讨人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妇人慢慢平复了情绪,她梳理着乱,对着吴非泪眼蒙蒙地行了个礼,道:“我,我下午误会了你,还以为你是个坏人,请多多原谅。”

    吴非急忙摆手道:“不必,就是你买的那个适意丹,可能没什么用,你若信我,去弄些败绛草给你夫君泡澡和煎服,一定会治好的。”

    妇人哭道:“孩子没了,我活着还有啥意思,我,我不敢回去了!”

    吴非也不知该怎么劝,只道:“遇到魔道恶人,能活着回去,也算万幸。”

    冬薇有些不耐烦,在边上轻声嘀咕道:“孩子没了,再生一个便是,你这么年轻漂亮,还怕生不出?”

    吴非瞪了冬薇一眼,暗道:“哪有这样安慰人的,你这分明是在伤口上撒盐。”幸亏那妇人还在悲戚中,没注意去听冬薇的话语。

    陡然间蓝月光微微一跳,吴非惊道:“不好,那淫贼的同伴来了!”

    冬薇和那妇人有些奇怪,她们都是淬体境的修炼者,修为比吴非还高一层,居然没有任何感觉。

    片刻后,远远传来一声长啸,三人从坑中探出头来张望。

    月色下,天边一个黑点在朝他们刚才打斗的地方迅掠来,吴非嘘了一声,急忙矮下身子将帖木藩主的尸体收好,又在地上盖了一层厚厚的土,将血迹掩埋掉。

    冬薇贴近吴非悄声问道:“你知道来的是谁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