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0章 棺材里的绝色女子

    这个东西有些像妖晶,但又不像,吴非不认识这个东西,想了想,还是收进宝囊。他一边琢磨着以后想法去辨识一下这卵石,一边对帖木藩主的尸体道:“这是你教我的,躲避被锁定的办法,我现学现卖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,吴非挖了个好大的坑,足可以蹲下七八个人,他将帖木藩主的尸体搬到坑内,为了小心起见,又加持了一个隐匿罩,这才将帖木藩主的宝囊摘下来,贯注灵气往里探,现那宝囊依旧处于封闭状态,不由叹息了一声,道:“你这样的修为,人虽然死了,神识却还可以保留一段时间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帖木藩主怒睁双眼一动不动,脸上没任何表情,但是仇恨之色昭然可见。

    吴非拍拍帖木藩主的尸体,觉得他身子已经开始僵硬,于是摸出一个瓷瓶,悠悠道:“我听说,用这种玉瓶,可以保存结丹修炼者的神识,一旦遇到适合的身体,就可以想办法夺舍再生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帖木藩主的眼神中顿时露出乞求的神色,吴非笑了笑,道:“看来这是真的,不过我只是听说,并没有这样的玉瓶,况且我只是随口问问,有也不会给你用,你不要当真了!”他把瓷瓶中的一颗丹药拿出来服下,这只是一颗平常的气息恢复丹药。

    吴非也不管帖木藩主气得一佛升天,二佛出世,自顾自盘膝练功起来。

    过了一个多时辰,吴非觉得身上的伤势基本恢复,这才拍拍衣服伸个懒腰,他再次打开帖木藩主的宝囊,现自己还是打不开,对着帖木藩主的尸体,诧异地道:“你的神识还这么坚挺,这么久都没消,看来要我送你一程!”

    帖木藩主的眼神灰白,却依旧带着浓烈的怨毒。

    吴非却不管帖木藩主的怨毒,他歪着脑袋道:“你不要这种表情,好像死不瞑目一样,对了,我新近学了小竹林的冰冻术,不如将你冰封起来,以后见到猪啊狗啊,让你夺舍看看,是不是能成功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帖木藩主的瞳孔猛地放大,不知到底在想什么,吴非拍拍他身体,道:“你不用急着感谢我,我只是试试,不一定成功的!”说完便做,他口中念出咒语,一只手按在了帖木藩主的头上。

    又过了半个时辰,帖木藩主的头颅仿佛涂上一层青黑色,又仿似罩了一层白气,但身上却没什么改变,吴非叹了口气,道:“唉,我修为太低,实在无能为力!”他在宝囊中找到一个大的皮囊,将帖木藩主尸体收进去,这还是荆棘山修炼中,他从魔道人的宝囊中搜来的。

    最后,吴非把帖木藩主的尸体收进了宝囊,此前他曾在嵩江府把清帮的任蹇塞进过宝囊,差点将他弄死,现在这帖木藩主已经死了,就不存在再弄死一次。他倒是想着做个试验,看看冰冻术能不能将一个修炼者的神识保存下来,又能保存多久?

    做完一切,吴非又将帖木藩主的宝囊拿在手中把玩,这个宝囊十分粗犷,并不精致,但对于帖木藩主这种人倒也适合。

    吴非试着再一次将神识探入,蓦地吓了一大跳,这个宝囊此时已经失去主人般敞开,里面的空间极大,比吴非的宝囊起码大了五六倍,里面的东西也是五花八门,样样都有。

    吴非摇摇头,暗道:“这个宝囊既然变成无主之物,帖木藩主的神识应该也已消散,看样子,我的试验还不是太失败!”

    在帖木藩主的宝囊中浏览一遍,吴非现这家伙的储物空间里乱糟糟的,并不整齐,但基本的分类还是有,吴非打开中间一个小柜子,现里面不但有金石两三百颗,银石更是接近了三千,不由眼皮直跳,暗道:“我这下财了,先前还穷得只剩几十块银石,转眼又成了一个大富豪!”

    吴非转眼一瞧,帖木藩主宝囊的角落里竟叠放着两口黑漆棺材,棺材上面缠绕着两株奇怪的植物,十分惹眼。吴非仔细分辨,霍地然一惊,暗道:“这莫非是葵萼丝草?”

    吴非曾听林兮涵说过这种植物,在小竹林时,林子纯也曾拿出画本让他们观摩,据说活人放在宝囊中,有这种植物包裹,就不会死去。他不知道的是,其实帖木藩主一个月之前的钱财比现在几乎多一倍,这是他花了近一半的家当买的葵萼丝草。

    帖木藩主的宝囊中竟有这样的好东西,吴非也不知他哪里弄来的,好像上次他抓住林兮涵的时候还没有得到,不然就不会担心路远不能带她走了。吴非小心地拨开葵萼丝草,将第一口棺材轻轻打开。

    棺盖移开,里面躺的是一个女子,吴非看清她的面目,不由大吃一惊,这不是黑市上的那个卖狼牙的妇人么,她容颜十分清秀,此时面上的表情却带着惊惧,吴非暗道:“难怪出来的时候没看见她,竟然是被帖木藩主看上抓来了,只是她的孩子呢?”

    吴非没有细想,又打开了另一口棺材,棺盖刚移开,便透出一股奇异的幽香,只见棺材里面躺着一个少女,这少女十七八岁的模样,肤色白皙,身形曼妙,唯一缺点是脸型略圆,但她脸上两个酒窝十分好看,竟然是个大美女。

    吴非将两个女子搬出来放在地上,又把帖木藩主的尸体放进棺材,他暗夸自己有先见之明,这坑幸亏挖得大,要不然,三个人怎么呆在里面?

    看着两个如花般的女子,吴非想了想,先去拍那妇人,也不知道帖木藩主用的什么手法,吴非解封印解了半天,也没将她弄醒,他又去解少女,依然没能将她弄醒。

    吴非摸摸后脑,有些郁闷,看到那少女的衣衫有些不整,便伸手去帮她整理。

    也不知碰到少女身上的什么地方,她猛地睁开眼坐起来,伸手就是一巴掌打来,骂道:“淫贼,我杀了你!”

    吴非伸手挡住第一掌,没想到那少女又是一掌打来,吴非急忙抓住她手道:“姑娘,你看清楚,我不是淫贼,我是救你的人!”

    那少女看清眼前是一个年纪与她相仿的少年,有些迷糊,道:“你,你是谁,这是什么地方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