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9章 绝杀结丹修士

    吴非悠然地道:“是么,原来我的蓝月光放在魔神殿的密宗轮子中啊!”

    “不是轮子,是密宗大轮!”

    帖木藩主有些生气,随即意识到自己说漏嘴,不由怒道:“小子,你已经没有明天了,我不妨告诉你,即使有主人的神器,在我们魔神殿的密宗大轮中,只消三年,你就不能再和它心神相连,而且它对你的牵连也会转化成索命链,你若不死,它便不休!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不信,惊道:“这不可能,密宗大轮是什么东西,没有人指使它,我的蓝月光怎会和我为敌?”

    帖木藩主嘿嘿笑道:“这是我们魔神殿的秘密,反正你也活不过今晚,知道也是晚了!”

    帖木藩主看看天色,此时天空已经完全黑了下来,他觉得今晚自己的话有些多,于是操起狼牙棒对着吴非一棒砸下,一道大力的罡风狂暴扫过。

    “小子,快把灵石镇的秘密说出来,不然,老子先把你身子打成肉饼,却残留你一缕神念,让你体会人间最深的痛苦!”

    吴非出蓝月光,用刀上的迟滞放慢帖木藩主的进攻度,同时身子一闪,躲到一根石柱后面,咔嚓一声,石柱崩裂,他立刻又闪身换了一根石柱。

    帖木藩主暴喝连连,狼牙棒一通乱扫,这片石林被他几乎扫为平地。

    一道道罡风肆虐,吴非就像风雨中飘摇的树叶,数次堪堪被打中,却又侥幸地躲开。

    只是附近的石柱一根根被打平,吴非这时灵力被消耗殆尽,他无可闪挡,眼看狼牙棒再次向他砸来,他只能用蓝月光减缓对方攻,同时掏出盘龙盾挡在身前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声轰响,吴非的身子好似断线的风筝,连同盘龙盾一起被砸得飞出去数丈,他哇地一声喷出鲜血,身子软软躺倒在地,盘龙盾也不知飞到哪里去了,只有蓝月光依然回到他手上,只是那层幽幽的光芒已经弱不可见。

    帖木藩主嘿嘿笑道:“小子,你确实有些手段,不过,修为的差距,不是用阴谋诡计可以弥补的,想要与老子为敌,还早了几十年!”

    吴非也笑了,他嘴角淌着血,声音微弱地道:“你们魔道之人,杀人放火,强抢豪夺,却还说别人搞阴谋诡计,世上最无耻之事业不过如此吧!”

    帖木藩主哈哈笑道:“在这世上,弱小就该被强大欺凌吞食,你们修炼神道最大的错,就错在这个弱上,你弱,我不欺负你,别人也会欺负你!”他走到吴非身旁,赤金狼牙棒高高举起,道:“我再问你一次,灵石镇上的传送是把你们传送到哪里,为什么我们完全感应不到你们的气息?”

    吴非脸上居然还微笑着,淡淡道:“是,你完全感应不到,那刚才怎么追踪到我的?”到这个时候,吴非还不忘问这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帖木藩主狞笑道:“这并不是修为上的差距,先前在黑市上,我将你的气息锁定,你往人多处走,我没办法分辨,但你偏偏一个人往这渺无人烟的地方来,嘿嘿,要是换个方向,说不定就让你跑掉了!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吴非若有所悟,原来并不是自己的气息被锁定,而是只有他往这个方向走。

    帖木藩主点头道:“这还不是最绝望的,你真的很笨,既然逃到这里,只要在地上挖个跟你一样高的坑蹲在里面,除非我从你头上飞过,否则不可能现!”说到这里,他忽然醒悟过来,一脚踢掉吴非手里的飞蓝月光,又抓住吴非胸口的领子将他拎了起来,恶狠狠地道:“到底是我问你,还是你问我?”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当然是你问我,但骜登藩主呢,他不是跟你一起追的么我?”

    帖木藩主嘿嘿笑道:“他走错方向了,此时离我们有三四百里吧,我将你干掉后,就会去找他,你身上的宝贝好像不少,一个人得,比两个人分要强吧!”

    吴非脸上诡异之色一闪,道:“嗯,我好像没什么想问了!”

    帖木藩主听他这么说,气得笑了出来,这小子死到临头,还好像自己是他俘虏一样。正要用力将吴非的手臂捏断,猛然间听见砰地一声响,他身子一震,低头瞧见吴非正拿着一根铁管状的物事对着自己心口。

    帖木藩主的胸口喷出一道鲜血,他身子一颤,觉得浑身上下好像没了支撑,狼牙棒扑地掉在地上,吴非从容挣脱开来,帖木藩主用不敢置信的眼神望着吴非,口中艰难地憋出三个字,道:“不,可,能——”

    吴非淡淡一笑,吹去手铳上的硝烟,道:“没有什么不可能,你以为你的防护罩很厉害,就算我用神器都伤不到你,但世上没有绝对,我用的只是一件凡人的兵器,没任何灵气波动,你的防护罩,怎么可能感受到它的存在?”

    修炼者受到两种伤害必死,一是头部严重受伤,二是心脏被刺穿,此时,帖木藩主的胸口被轰出一个血洞,显然已经活不了,但他实在不甘心,自己居然会死在一个第一层修为的小子手上,而且这小子用的又是一件凡人器物,这让他如何咽得下这口气。

    帖木藩主喉咙里出咕的一声笑,比哭还难听,他双眼圆睁,又憋出几个字道:“你,等,着!”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等谁,骜登藩主么,他离这里三四百里,我挖个坑躲在里面,他根本没办法找到我们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帖木藩主双眼翻白,气得身子猛地一挺,就那么仰面倒下,再也不动。

    吴非不敢迟疑,帖木藩主一死,骜登藩主那些人一定会有感应,说不定马上就到,他挟起帖木藩主的尸体,立刻施展御风诀离开打斗的地方。

    跑出去十几里,他在石林中找了个隐秘之处,这里有两根巨大的石柱,挡风、躲避、遮挡视线倒是个好地方。

    吴非丢下尸体,从皮囊中取出一个铲子挖坑,令他没有想到的是,这两根石柱中的土质十分疏松,好像以前被人挖过一样,吴非挖了三四尺,忽然啪的一声,铲子碰到一个硬物,他低头一看,竟然是块黑色卵石,那卵石十分坚硬,并不像石林之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