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8章 一千种手段对付你

    吴非用蓝月光仔细消除被人留在肌肤上的记号,等确定身上再无印记,又用了一张传送符,把自己传到更远的三十里外,他这个时候可不敢耍小聪明,又往黑市的位置传送,谁知道那些修炼者中有什么人,要知道,危险的地方还是危险,离得越远越好。

    御风诀的度虽然远远比不上蛟云石的飞行,但吴非这时可不敢到处乱飞,飞起来虽然快,但被人现的可能性也大,况且他这时只剩下了两片蛟云石,不到关键时刻,还不能用。

    不知跑了多久,眼前的苍石林渐渐稀疏起来,天色也变得暗红。吴非双脚有些酸麻,他停下来向前看去,只见自己终于跑到石林边缘,前面是一片戈壁,苍茫茫一片。

    吴非有些吃惊,这天行大陆的地域太过广阔,自己这一阵奔跑,将近百里,别说一个村落,就是一条野兽的影子也没看见。

    回头望去,只见背后的天空阴沉黑,他刚才情急之下,并不知道自己跑到什么地方,所幸他在栄城买了地图,一看之下,心中叫苦道:“我怎么跑到这里了?”

    前面就是西北部最大的戈壁,一旦跑进去,就算施展御风诀,三天三夜都跑出不去,如果从这里折返去栄城,又要穿越乱石林,至少有四百里。

    想到晚上要在这么荒凉的地方露宿,吴非有些沮丧,但同时又暗暗庆幸,这石林中都是枯石,没啥怪兽,也算比较安全的地方,自己熬过这一夜,明天再决定怎么走也无不可。想通这节,他便在宝囊中找起帐篷来。

    蓦地,吴非怀中的蓝月光剧烈地一跳,他大惊之下,霍地转身,只见天地苍茫间,一道黑影划空而来,同时一个声音冷冷道:“跑得挺快啊,害我好找!”

    这声音正是帖木藩主,吴非心头狂跳,自己明明将所有的记号都消除了,这家伙居然还能追踪到自己,他是用的什么方法?

    吴非没有再逃走,而是站在原地,手中握着蓝月光。

    帖木藩主缓缓落下,两人相距三十步的距离,帖木藩主一双牛眼直瞪吴非,阴狠地笑道:“小子,你想怎么死?”

    吴非摇头道:“没有人想死。”他看到只有帖木藩主一个人追来,而骜登藩主不在,显然这家伙想杀了自己,独占功劳。

    帖木藩主双手抱在胸前,道:“想拼命?你这修为还是算了!”

    吴非冷笑道:“不试怎么知道!”

    帖木藩主道:“很好,你的勇气可嘉,不过你得罪了少殿下,迟早是要死,你说说,上次那个灵石镇是怎么回事,说得清楚,老子就给你个痛快!”

    吴非淡淡一笑,道:“我用了个传送符而已,只能说明你们几个笨!”

    帖木藩主咧开大嘴,露出里面的森森白牙,道:“很好,看来你是煮熟的鸭子嘴巴硬,老子今日要教教你下辈子怎么做人!”他大手一伸,一根赤金色狼牙棒出现在手中,随手一挥,边上几根石柱咔嚓一下,顿时折断坍塌。

    以前吴非和牛三斤与韩七爷对战,牛三斤也是用的狼牙棒,不过他的狼牙棒跟帖木藩主没得比,眼前这数人粗的石柱,在帖木藩主的随意一扫之下,仿佛面粉搭建一般,霎时就分崩离析,化作一片灰雾。

    帖木藩主傲然道:“我倒要瞧瞧,你一个凝气境的修为,能接老子几招,还居然让少殿下吃了亏!”

    吴非握紧手里的蓝月光,暗道:“反正跑不掉,不如拼死一战。”口中道:“好啊,那阁下也吃点亏试试!”

    试字刚出口,一道白光直逼帖木藩主面门。

    吴非的蓝月光宜远不宜近,他可不敢让帖木藩主靠得太近,不然盘龙盾是否能挡得住赤金狼牙棒还难说。

    豞行者彭亦坤在吴非手下吃了大亏,帖木藩主是知道的,此时他并没敢太轻敌,但修炼者第三层的修为比第二层多一半,第四层又比第三层多一半,到了结丹境,则比前一级高出一倍,这么一算,帖木藩主比起吴非至少要高出数倍的修为,而且,每一倍的差距,都不是法器和技能可以弥补过来。

    眼看吴非出的白光射到,帖木藩主狼牙棒猛地一挥,朝蓝月光扫去,他觉得以自己的修为,可以轻易阻挡住这一击,但没想到这次吴非给蓝月光加持的是加,帖木藩主的狼牙棒眼看要打中蓝月光,忽然刀身化作虚影,直透而来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,帖木藩主头上紫气一闪,一个护罩出现在他头上,蓝月光犀利无比,嗤地刺破护罩,从帖木藩主的颊边划过。

    一道寸许长的伤口出现在帖木藩主脸上,鲜血顿时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帖木藩主诡异地一笑,口中舌头长长伸出,他在伤口处一舔,将血迹扫去,桀桀笑道:“我说怎么少殿下会吃亏,原来你小子有这样的本事呀!不过,我修炼的防护罩,对危险的法器会自动感应和防护,凭你的修为,怎么可能伤得了我?”

    吴非抓回蓝月光,心中起伏不定,刚才蓝月光划过紫色的光罩瞬间,他觉得自己差点无法控制住蓝月光,这魔人的防护罩看来十分的邪门。

    帖木藩主拎着狼牙棒缓缓朝吴非走来,口中恶狠狠地道:“继续啊,小子,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,不然等下就没机会了!”

    吴非一边向石林中后退,一边道:“好啊,我还有一千种手段对付你,你想变成漏斗还是筛子?”他想凭借这些石林,阻挡一下狼牙棒的威势,毕竟空旷的地方,自己无所阻挡。

    帖木藩主步步紧逼,问道:“漏斗和筛子是什么东西?”他忽然想到什么,神情一变,道:“不对,你的蓝月光不是已经被少殿下没收了么,你手里现在拿的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吴非冷笑道:“你真够笨啊,现在才看清我拿的是蓝月光么,告诉你,你那狗屁少殿下已经被我杀了,蓝月光也被我夺了回来!”

    帖木藩主想了想,摇头道:“不可能,像这种没有收服的神器,少殿下一定是放在魔神殿的密宗大轮中,绝不会带在身上,即使你杀了他,也拿不回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