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7章 帮我鉴别一下

    守阵人一怔,拦在帖木藩主身前,道:“不管什么恩怨,不许在这里动手!”

    帖木藩主冷笑一声,举手就要一掌拍下,但他余光扫过,见不少人在看自己,想了想,终于缓缓放下手掌,气息却是将吴非死死锁定。

    吴非跟着卖假药的老者走到传送阵阵口,那老者看见帖木藩主正凶悍地盯着自己,双手一摊,道:“我可没答应带你回栄城,带你回栄城,我开始讲了要两百银石。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两百,使用传送阵连零头都不用啊!”

    那老者摇头道:“那你自己去传送好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点头道:“火莶、黄僵蚕、酸芎加少量败绛草,恩,这样的丹药不错。”那老者脸色微变,这正是他适意丹的配方,这小子居然一口叫破。

    “和藤子、紫鸢、高地茶——”吴非继续念,这是他刚才分辨出的假药老者朱颜丹的配方。

    周围几个人都注意过来,那老者先前卖出不少丹药,若是这些人知道他卖的是假药,非把他活剥了不可,于是急忙制止吴非,道:“好了好了,算我倒霉,我带你走!”

    边上一个中年人插进来,将一个丹药瓶子递到吴非面前,道:“这位小道友是药修吗,今天的黑市没一个药修,你帮我鉴别一下这是什么药,说准了,我给你三块银石!”

    吴非伸手接过丹药瓶,拔开瓶塞闻了一下,道:“你这是清心散。”

    那中年人伸出大拇指,将三块银石递过来,道:“那这枚清心散的功效如何?”

    这清心散不如适意丹贵,属于能花钱买到的丹药。

    接过银石在手里掂了一下,吴非笑道:“这枚清心散是用猪牙枣、钻山龙、高粱姜等七八种药材炼制,功用和味道都一样,但是其中最主要的一味成分乃是霁玉,这是湖边所种,不是高山上所长,所以只有化解作用,没有治疗作用!”

    中年人一怔,道:“别胡说,你凭什么知道这丹药里的霁玉是湖边所种,那霁玉在成药之前,根本无法区分啊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不错,成药之前确实很难区分,但是成药之后,应该是灰黑色,您这丹药表面灰黑,若是切开,里面应该是灰褐色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边上围观几人便出吆喝,道:“切开它,切开它,切开了若是不对,一样可以吃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点点头,一把锋利的小刀出现在手中,他手起刀落,药丸被整齐地一分为二,只见灰黑表层之下,果然呈现灰褐色。

    中年人立刻勃然大怒,回头朝卖药老者望去,只见那老者手中一道光芒闪过,顿时消失在原地,显然这家伙见势不妙,立刻溜之大吉。

    周围有人在他消失的同时,追出一记刀光,也不知劈中没有。

    一个穿麻衣的长须老者分开前面两人走到吴非身前,这老人左手中指戴着一枚红色的铁戒,有些扎眼。他掏出一个瓷瓶,对吴非道:“这位小友,你也帮我看看,这是什么药?”他声音十分嘶哑,蓝月光似乎有了感应,忽地微微一跳,吴非注意到这麻衣老者目光中有凶戾之色,暗道:“这老头只怕不是一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想归想,吴非还是接过了瓷瓶,他拔开瓶塞闻了一下,又把药丸倒出来,在掌中滚动察看了一番,道:“你这枚丹药是草乌丸,应该是真的,不会有假。”

    草乌丸比适意丹的清神功效略低,但第六层的修炼者都可以使用,只是炼制起来也十分困难,成品率不高。

    周围的围观之人,听到草乌丸三个字,大多露出羡慕和忌妒的神色,有人双拳紧握、目露凶光,但是看那麻衣老者的修为,至少在第四层以上,又都悻悻然放弃了抢夺的念头。

    麻衣老者赞许的点点头,掏出三块银石递给吴非,道:“不错,你的眼力很好,我那里还有几枚丹药想请人鉴定一下,小友若是愿意跟我走一趟,老朽可以给你一百银石鉴定费,如何?”

    吴非这才知道药修果然赚钱,小竹林虽然不是大门派,却依然在各大门派中拥有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帖木藩主两眼火光直冒,一时却又不敢拿吴非如何,暗道:“我看你还赖在这里不走么!”他有些私心,并没和骜登藩主联系,如果独自杀了这小子,有好东西自己可以偷偷先藏起来。

    对麻衣老者的邀请,吴非心中有些好笑,暗道:“我对你完全不知根底,凭什么跟你走?”想了一想,道:“可以,但您只能带我去栄城,在下可以在那里帮你鉴定。”

    麻衣老者有些为难的样子,道:“可是在下的住所,不在栄城,那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吴非带着歉意拱手道:“那就不好意思了,在下只去栄城。”

    周围有人道:“我去栄城,小友可否愿意跟在下走,在下报酬也是一百银石?”

    吴非见那人头上带着一顶宽大的竹檐帽,看不清面庞,他环顾四周,没看见那妇人的身影,有些奇怪,卖假药的逃走是正常,怎么她也走了?叹息一声,心中却道:“到了栄城,真要找几个药修还找不到么,干吗你们要花一百银石来骗我?”他忽然捂住肚子向前走了几步,叫道:“哎呀,我肚子疼,有人下毒!”

    围着的几人顿时一惊,同时有些纳闷,帖木藩主忽然叫道:“不好,那小子想溜!”他拨开围住吴非的几人向外冲去,却见绿光一闪,吴非已经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先前众人围住吴非的时候,他就已经思量好,简易传送阵肯定用不了,因为帖木藩主就堵在阵口。

    所以吴非只能使用其他方法,他趁帖木藩主被人隔开,立刻施展音遁术向北遁去,他可不敢向栄城逃,三百里的距离太长,说不定骜登藩主还在半路堵着。

    倏忽间已在三四十里之外,等吴非现出身形,四下一望,现这里还是无尽的苍石林。

    吴非打开一个隐匿罩,用蓝月光感受身上被人留下的记号,这一看不要紧,一看之下吓一跳,因为他的衣服、手上、头上,都被人留下印记。他不敢耽误,立刻把衣服脱下一把火烧掉,然后抓紧时间,使用一张定向传送符把自己向东边又传出三十里。

    刚才在黑市帮人辨别丹药,也不知多少人在吴非身上做了记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