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6章 在黑市脱身

    吴非大叫:“魔道恶贼,大家不要放过他!”在他喊叫的同时,蓝月光已经出手,骜登藩主一掌拍开射来的白光,一掌仍向吴非抓去,但他身形微微一阻,已被延迟了动作。吴非正要钻进人群,忽然眼前一花,骜登藩主突然出现在眼前,他大吃一惊,随手便出云石。

    骜登藩主先前追击吴非的时候,在蓝月光的迟滞器灵上吃了不少亏,这时自然想到对策,他在背后一掌一抓,其实乃是虚招,真正的招术就是用移形换位拦截到吴非面前。

    只是骜登藩主依然被延迟了一个瞬间,他眼看吴非就要撞到自己身上,却伸不出手去,等到手能伸出去,忽然啪的一声,一片白帆出现在身前,骜登藩主视线顿时受阻,他一把拉开云帆,再看时,现吴非不知又钻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想到那晚灵石镇上的情形,骜登藩主猛然笑道:“哈哈,踏破铁鞋无觅处,原来你小子就是吴非,什么林成飞,都是骗老子的!”他之前就奇怪吴非怎么认识自己,原来就是自己千辛万苦要找的人。

    周围一顿骚动,不少人向这边看来,但吴非只叫了一声,大家刚刚惊觉,还不敢确定是否真有魔道之人。

    在神道和魔道的各自集市上,都或多或少有对方的人,只要是做正经交易,一般不会叫破。

    骜登藩主知道这里不乏高手,若是群起而攻之,自己只有逃跑的份。他不敢造次,匆匆几步混入人群,忽然看见传送阵方向一道光亮闪过,显然是有人向栄城方向传送。

    骜登藩主急忙向帖木藩主传音道:“那小子就是吴非,这次千万别让他跑了,无论如何要干掉他,我去查证一下刚刚离开的那些人,你守在这里,千万别给那小子钻空子逃了!”

    帖木藩主神情一振,道:“什么,那臭小子就是吴非,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刚刚离开此地的修炼者,大多修为不高,他们不想花费昂贵的传送费,所以结伴先走,所害怕的就是万一落单,被人暗中算计,吴非本想跟他们一起离开,想到魔道的两个藩主虎视在侧,所以还没离开,这时他躲在一个摊子后面,看到骜登藩主离开,正心中暗喜,忽听边上一人道:“小哥,遇到仇家了么?”

    吴非扭头一看,正是卖假药的老者,他正皮笑肉不笑地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天空出现了一抹晚霞,吴非远远望去,只见帖木藩主正站在传送阵那里逐人察看,他咳嗽了一声,对老者道:“不错,是个仇家。”

    老者道:“那我把你安全带回栄城,如何?”

    吴非一怔,问道:“怎么带?”

    那老者道:“你给我两百银石,我保证把你安全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吴非对那老者的奸商行径深恶痛绝,摆手道:“我没那么多钱,十块银石还可以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那老者一边收拾东西,一边说道:“你的命,难道只值十块银石,你先前给我看的钱袋子,可是有不少钱啊。”

    吴非嘿嘿一笑,晃了晃钱袋,取出几块记事的玉符,道:“前辈,我还真没有两百银石,这里面是其他东西。”

    那老者露出恼怒的神情,哼了一声,起身要走。

    卖狼牙的妇人急忙跑了过来,她拉住老者的手,哀求道:“前辈,您能不能行行好,将适意丹卖给我?”

    那老者摇头道:“你没有钱,我怎么卖给你?”

    那妇人将狼牙塞给老者,道:“这是颗王族的狼牙,应该值一百银石的,我身上还有五十多颗银石,全部给您怎么样?”

    那老者上作出惋惜的神情,摇头道:“你都卖了一下午,连问价的都没几个,怎么就值一百了呢?”

    那妇人姐几乎要哭了,道:“可是我只有这么多钱,怎么办?”那老者双手一摊,道:“那我爱莫能助。”

    妇人一咬牙,从怀中取出一串念珠,道:“这是一件下品的法器,好歹也有品阶,我现在割断与它的心神连接,应该值个百把银石吧?”那老者伸手接过,皱眉道:“夺命追魂珠,名字好听,用处不大,下品的法器,勉强都不值一百吧?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看不下去,道:“就算不值,换你的适意丹,还是亏大了。”

    老者瞪了吴非一眼,对妇人道:“算了,你还是去找别人换吧,免得有人说我骗你。”

    那妇人对吴非怒道:“你能不能走远点,不要阴魂不散似的跟着我,我实在没东西可以被你骗。”

    吴非简直无语,他想了想,终于掏出自己的药修牌来,道:“在下是小竹林的弟子,真的是药修,没骗你!”

    妇人瞥了一眼那块玉牌,不屑地道:“你就是学过而已,一块空白的身份牌,也敢称自己是药修,去,走远点!”

    吴非摇头,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人越走越少,黑市里剩下的也纷纷开始收拾东西打算离开,虽然传送的价格昂贵,但一来时间已晚,二来此时离开的,大多不在乎二十块银石,所以单独飞走的并不多。

    吴非远远瞧见帖木藩主守在三根黑石柱边上,知道自己是没办法使用传送阵逃走了。他憋了一肚子气,看见那老者和妇人在那里比划,忽然脑筋一转,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吴非伸手一抹,抹去伪装,恢复了自己本来的面目,大摇大摆向入口走去。

    走到近前,那老者和妇人已经交易完毕,妇人嘴角挂着一丝血迹,应该是割断了和夺命追魂珠的心神联系,受了内伤,而那老者则还带着一副吃亏做好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见到吴非过来,那老者眼皮跳了跳,笑道:“小友还是恢复本来面目的好。”

    吴非伸手过去,道:“是啊,我没两百银石,给你一块银石要不要?”

    老者嘿嘿笑道:“蚊子也是肉,一块也是钱,你给我当然要了。”他居然毫不客气将吴非的银石接了过去。

    吴非顿时气结,他没见过这么要钱不要脸的人。

    那妇人从他身边走过,道:“想不到你年纪不大,就学这么坏,真不知跟谁学的。”

    吴非再次无语,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自己做好人,反而被人当作骗子。

    到了入口处,帖木藩主一双眼顿时亮了起来,他狞笑着走过来,吴非对守传送阵的人道:“那人要杀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