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5章 这老头卖假药

    帖木藩主哈哈一笑,伸手在妇人脸上摸了一把,道:“我逗你玩呢,你长这么好看,干吗一副哭丧脸,还你!”他把狼牙塞入那妇人怀中,乘机又在她身上摸了两把,其实他并不是看上这颗狼牙,只是见到有姿色的女人就忍不住要去调戏一番。

    想起帖木藩主上次抓了林兮涵,不知是否上下黑手,吴非恨得牙根直痒,他心中上火,低低骂道:“无耻。”

    帖木藩主扭头瞪着吴非,道:“小子,你骂谁呢!”

    吴非怒道:“谁手脚不干净,我就骂谁!”

    帖木藩主拳头一挥,怒道:“你找死啊!”

    吴非压抑住怒火,道:“你敢在这里动手?”

    帖木藩主见有人围上来,道:“小子,咱们走着瞧!”一甩手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待到帖木藩主消失在人群中,那妇人瞟了一眼吴非,自语似的道:“要是我就马上找几个伴一起溜走,留在这里不会有好果子吃的。”她拿出那根狼牙,有些爱怜地拿出一块毛巾,仔细擦拭了一遍,这才又放在地下。

    吴非反正也不敢乱转,对那妇人道:“大姐,可否让在下猜测一下,您为什么要卖这颗狼牙?”

    那妇人奇怪地看了眼吴非,身子一转,不愿搭理他。

    吴非却道:“大姐,在下猜测,你家中是有人生病,你想把这颗珍藏的狼牙卖了去买丹药,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那妇人身子一震,回身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吴非笑了笑,拱手道:“在下刚才看你脸色不好,一定是心中有事,而且来这里还带着孩子,若非家中有事,这种黑市谁会带孩子来呢,而且你对你的狼牙这么爱惜,定是不得已才出卖,所以就冒昧地这么一说。”

    那妇人哼了一声,道:“你猜中又怎样。”

    吴非见她脸色稍有缓和,便道:“大姐,在下学过一些药道,不知你要买什么药?”

    那妇人深深叹息一声,道:“我当家的在修炼的时候,乱服丹药,结果不但没有突破,还倒退一层,现在连基本的修炼都无法进行,所以我一定要买一枚适意丹回去。”

    吴非一呆,像这些散修的修炼没人看护和指点,走火入魔的几率要比门派弟子大许多,适意丹在小竹林只有清笛长老炼,一般人有钱也买不到,于是他问道:“他心神混乱有多久了,你卖掉狼牙,也不一定买得到适意丹啊?”

    妇人叹了声,道:“他这样已经一年多了。”又一指中间的摊位,道:“那里就有卖,只是我的钱不够。”

    吴非觉得很奇怪,怎么大的店铺都买不到,这黑市反而有了?他按那妇人指引,来到中间一个摊位,果然这里放了不少丹药瓶,摊主是一位第四层假丹境修为的老者,他身子微胖,满脸红光,显得很有气度。吴非问道:“请问,您这里有适意丹么?”

    那老者看了眼吴非,点头道:“有的,不过你身上钱够么?”

    吴非问道:“多少钱?”

    那老者伸出两根手指,道:“我卖得比行价贵一点,两百银石!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吃惊,想不到适意丹这么值钱,便问道:“我可以看一下么?”

    那老者挥手赶他,道:“看什么看,钱不够不能看!”

    吴非昨夜器灵融合,把身上的金银石几乎用掉五分之四,今天早上出来的时候,又买了五片蛟云石,这时剩下极少,但他还是掏出钱袋,抓出几颗金石在手里一晃,道:“我看一下总可以吧?”

    这钱袋中吴非还装了些玉片,看上去鼓鼓囊囊。

    那老者眼前一亮,道:“可以,可以!”他拿起一个瓷瓶递给吴非道:“小道友请看!”

    吴非接过瓷瓶,拨开瓶塞闻了一下,他在小竹林一直学习辨别药材,适意丹也曾服用过三枚,立刻感知到这枚适意丹并不纯正,它的外形和气味确实相同,但药效实在难说,就像山下和湖边的霁玉一样,不能拿来炼药,于是塞好瓶塞递回去,又拿起一瓶朱颜丹闻了一下,道:“请问,有没有败绛草?”

    那老者目光有些狐疑,道:“怎么,这适意丹有问题?”

    吴非不能确定这老者故意卖假药,便道:“我不知道,但是这也太贵了,行价是一百银石吧,所以想问问有没有败绛草?”

    那老者呵呵一笑,道:“你能出多少?”

    如此一问,吴非立刻就知道此人必是奸商,真的适意丹,怎么还能讲价,他微笑道:“我再看看。”

    那老者也是精明之人,见吴非只闻了一下,就好像心里有底一样,他既没说破,自己也不好再讨无趣,哈哈一笑道:“我这里都是丹药,败绛草那种便宜货,店铺里都有卖的,何必在我这里买?”

    吴非拱拱手离开,转身又回到妇人身边,道:“我看过了,你说的对面摊子上的适意丹,没有药效,你夫君服了也没用!”妇人一惊,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吴非淡淡道:“因为我是个药修。”

    妇人身子一震,随即怒道:“你是故意骗我吧,你这人神神秘秘,到这里来又不买东西又不走,一看就不是好人,说,你有什么目的?”

    吴非本来想拿出自己的药修牌给她看看,但他的药修牌是一片空白,拿出来也没用,于是双手一摊,道:“你不信算了,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一声,如果适意丹服下没有效果,那就去买些败绛草,给你夫君泡澡和煎服,最多一个月,就会好的。”

    妇人哼了一声,道:“败绛草那种便宜东西也能治病,你骗谁了!”

    吴非无语,挥挥手道:“信不信随你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一看就是骗子,跟刚才那个流氓是一伙的,当我不知!”

    吴非走出去数步,听到妇人的声音在身后传来,不由暗暗摇头,自己真是好心没好报。才走两步,迎面就见骜登藩主朝他走来,吴非定住心神继续前行,两人擦肩而过,骜登藩主忽然停下脚步道:“站住!”

    吴非心跳加,但仍冷静地回身问道:“前辈是叫我?”

    骜登藩主瞪了他一眼,道:“不是你,滚!”

    吴非如释重负,转身继续装着逛黑市。

    走出去十几步,骜登藩主回身望了一眼吴非背影,猛地醒悟过来,他刚才一直在背后追吴非,对他的背影十分熟悉,不由叫道:“就是你小子!”一伸手就朝吴非后背抓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