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4章 卖狼牙的妇人

    遁术需要空间法器或灵石来启动,并不是遁术有多难练,而是这样的法器和灵石太少,林兮涵给吴非的子母绿玉就是空间灵石,所以他才能瞬间逃脱。

    骜登藩主道:“这小子一定大有来头!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还追不追?”

    “追,当然要追,我就不信他能逃天上去!”

    骜登藩主放开神识,片刻之后,他手指一个方向道:“他朝那边遁走了,我们快追!”

    两条人影迅疾飞去,在空中只留两道黄影。

    四十里之外,吴非落在一片石林中,这石林的石柱,粗如水缸,细如碗碟,高有两三人高,矮有一两尺,它们好像砍断的树根,一根根矗立着。

    这些石柱被严重风化,像要片片剥落下来,似乎每一根都带着无尽的沧桑。

    吴非被这样的石林包围,觉得无限震撼,暗道:“这是什么地方,好像陷入沙漠一样,该往哪里逃才好?”他猛然想起昨天阳家小屋的店主说,城北三百里的苍石林有黑市交易,难道自己绕了一个大圈,竟跑到苍石林来了?他心中一跳,若是找到苍石林的黑市,就会遇到其他修炼者,那样自己就有救了!

    想到这节,吴非抬头一望,果然现在不远处的空中,有两道人影划过,他心中大喜,这不正是黑市交易的地方?

    吴非三两下换了身衣服,又用易容膏将自己弄成一个脸色蜡黄的中年人样子,这才人影划过的方向奔去。

    跑出去几百步,眼前豁然开朗,只见前面石林有一块低洼地,里面没有石头,地面被人铲得十分平整,地上搭了些帐篷,不少人摆着地摊站在那里交谈,好不热闹的一个集市。

    吴非暗暗庆幸,自己福大命大,居然来到这里。

    黑市的东边,立着三根斑驳的黑柱,这是简易的传送阵,供那些专程赶来交易的修炼者使用,此时这个传送阵是单向传送,只进不出,吴非不知传送一次要多少银石,但估计不便宜,因为赶路飞来的,比传送来的要多。

    这片黑市如此繁华,教吴非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吴非留意了一下,现在这里出现的修炼者,年龄大多在三十以上,修为高的有三四层,偶有从天下落下的,则是结丹境的修炼者,他们一落地,其他人就纷纷退让开来,以示敬意。不过,修为低的跟吴非也差不多,恺笑笑说来这里有命没地方花,显然是带了夸张。

    这些交易者中不乏亡命之徒,吴非果然见到不少目光凶悍、神情阴冷之辈,他们对每个经过之人都怀着一种戒心,那种小心谨慎的模样,让吴非感觉到他们身上都是有命案的凶徒,拿涂家兄弟跟他们比,怕也就是小巫见大巫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只见骜登藩主和帖木藩主从空中落下,两人互望一眼,点点头,各自分开走入到人群中。

    吴非知道在这里,就算面对面,骜登藩主和帖木藩主也不见得能马上能认出他来,于是他索性大摇大摆逛起黑市。

    这黑市中的交易物品,大部分是妖晶和丹药,并不是很值钱,交易的金额一般是几十上百,但修为高的修炼者却能屏蔽交易过程,没人知道他们买到什么卖出什么,以及卖了多少。

    吴非身上的东西不少,其中有巴尔宏的两件法器和荆棘山得到的乌金大斧,其他还有一些丹药,但他可不敢拿出来摆摊,万一被骜登藩主和帖木藩主看上,那就暴露身份。

    一边逛,吴非一边了解那个简易传送阵的开启,果然那传送阵传送的价格十分昂贵,需要二十块银石才能使用一次,它传送的目的地是栄城附近,具体在哪个位置,并不清楚。

    吴非心里计算着逃脱的办法,他可以等传送阵逆向开启后,花钱传送走,但前提是不被骜登和帖木两个家伙看穿。

    好在黑市上人多,吴非混在人群中来回游走,骜登和帖木两人始终没有和他撞上。

    吴非在一个妇人的摊子上停留下来。

    这妇人长得十分端秀,五官精致,自有一股成熟的韵味,算得上是一个大美人,只是此刻她脸色有些苍白,眉宇间还有一股若有若无的煞气。妇人背上背了一个熟睡的娃娃,此时她的脚下,放了一颗巨大的牙齿,这巨牙虽然没有象牙大,也足有半尺长,通体光滑莹黄,好似一枚古旧之物。

    一些修炼者从边上走过,都要惊诧地望一下妇人,因为她的姿色确实算得上上乘。

    吴非观察了一会,觉得这应该是一枚狼牙,便开口问道:“大姐,这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那妇人眉毛一挑,没好气地道:“你又不买,问什么问!”

    吴非见她似乎看出自己的年龄,有些不好意思,道:“大姐,我问下不行么?”

    那妇人别过头去,道: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这时一个中年的壮汉走过来,他瞥了一眼吴非,将他挤在一边,问道:“你这是不是狼牙,有五十年以上么,什么价?”

    妇人道:“不错,这狼牙接近一百年,我卖一百银石,恕不还价!”

    中年壮汉拿起狼牙端详了一番,道:“一百年不到,最多到四品,你卖这么贵?”

    吴非和章少的冰甲狼交过手,他知道妖晶分九品,一二三为下品,四五六为中品,七为上品,眼前的狼牙,应该在一百年左右,至少是四品以上,甚至五品。

    妇人道:“你怎么知道一百年不到,它在我这里都保存了很久!”

    中年壮汉道:“多久,我看它应该在土里埋了很久吧?”

    妇人道:“别说多余的,你愿出多少?”

    中年壮汉道:“最多五十!”

    妇人冷冷道:“不卖!”

    壮汉将狼牙在手中抛了抛便放回去,也没什么废话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吴非正要起身离开,忽然看见帖木藩主从一边走过来,他心中一惊,急忙装作对狼牙感兴趣的样子,低头察看。

    帖木藩主走到吴非身边,一把将他推开,拿起那颗狼牙问道:“多少钱?”

    妇人淡淡道:“一百银石。”

    帖木藩主瞪着那妇人,道:“五十卖不卖?”

    妇人这次犹豫了一下,道:“最少八十。”

    吴非暗叹一声,这样有品阶的狼牙,居然只卖八十,要是进了阳家小屋那种地方,至少卖到两百。

    帖木藩主哼了一声,将狼牙放入怀中,道:“刚才我出高了,现在出四十!”那妇人脸上煞气一闪,随即忍了下来,道:“前辈,您最少也要给六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