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3章 怎么可能会遁术?

    骜登藩主一掌拍开白光,却意外现吴非离自己多了十余丈的距离,不由骂道:“臭小子,你法器不错呀!”

    吴非嘿嘿一笑,回头道:“多谢夸奖,骜登藩主,您的眼光还真不错,不怕栽跟头的话,就一直追着我来好了!”

    骜登藩主大是惊奇,道:“小子,你认识我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阁下臭名远扬,我闻到味道就认识了。”

    骜登藩主气得哇呀乱叫,一时却拿吴非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吴非又信口开河道:“对了,有件事要恭喜阁下,长老会已经将你列入魔道十大凶人之一,不日即将来追杀你!”

    骜登藩主一边加快度,一边呸了一声,骂道:“凭你这种三脚猫的修为,也配跟长老会攀上交情!”

    见到骜登藩主追近,吴非故伎重演,蓝月光出,又是一道白光划过,将他推延出十余丈的距离。

    两人在空中追逐,骜登藩主十分狡猾,现吴非企图往栄城逃,便将他逃的方向封死,只让他朝偏远的地方飞。

    吴非知道自己早上买的五片蛟云石不可能飞到小竹林,而且手中这片即将失效,于是又取出一片握在手中,回头道:“谁说我这样的就跟长老会攀不上交情,冰山长老还送过我法器了!”

    骜登藩主闻言身子在空中微微一顿,接着道:“冰山长老算个球,想吓唬老子,没门!”

    吴非撇撇嘴道:“好,你背后说冰山长老坏话我记下了,等他抓住你,也不要点你天灯,就将你凌迟处死!”吴非所想像的最惨刑罚,就是凌迟。

    骜登藩主有些狐疑,他不知道什么是凌迟处死,问道:“凌迟是什么手段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是我们那里用来对付最坏的坏人,只有坏到头上长疮,脚底流脓的人才用!”

    骜登藩主气得嗷嗷直叫,道:“小子,我看你能跑多远,是你先死,还是谁先抓住我!”

    吴非乘着间歇,打开了第二片蛟云石,那渐渐消散的黄云之下,又涌起一片黄云载着他朝前飞去,口中道:“那可不一定,我手上多的是宝贝,你追不到我,就栽定了。”

    骜登藩主大怒,手一扬,一道匹练似的光芒射来。

    吴非不敢怠慢,他早有准备,盘龙盾横在身后,只听啪的一声,身子一震,盘龙盾上激起一团白雾,吴非不知是什么东西,有些奇怪,转过盘龙盾一看,只见上面粘了些玉片的碎屑,心里一惊,暗道:“这是玉牌,这老家伙打碎了这东西,难道又喊来帮手?”

    骜登藩主在后面不紧不慢追着,一副吃定吴非的样子。

    吴非眉头微皱,道:“骜登藩主,我倒要问一声,你为什么追着我这么一个修为低下的普通弟子不放?”

    骜登藩主哼了声,道:“你是小竹林派的是不是,我问你,你门里是不是有个叫吴非的弟子?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咯噔一下,暗道:“原来这家伙就是来找我,难道他受彭亦坤指使,又专门来杀我?”

    上次在灵石镇,彭亦坤就是带着几位藩主来杀吴非,想不到过了大半年,他们还不放手,吴非口中嘿嘿一笑,道:“我为什么要告诉你,告诉你了,你就会放过我?”

    骜登藩主冷哼道:“你现在不说,我教你等下后悔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后悔个啥,不过,我们门派里是有一个叫吴非的,不过他入门后就改名字了,现在叫林成飞。”

    骜登藩主不知吴非瞎编名字来骗自己,道:“林成飞,拜在哪个师傅门下?”吴非信口道:“林子纯门下,林子纯你知道么?”

    骜登藩主摇头道:“不知道,你以为老子什么人都认识!”

    越过丘陵,两人已经飞到一片石林之上,远远地传来一声啸声,骜登藩主回望一眼,嘿嘿笑道:“小子,你跑不掉了,趁现在还有时间,老子给你一个活下去的机会,你要不要?”

    吴非这时已经用上了第三块蛟云石,这蛟云石,他一天最多也只能使用五次,所以心中还是有些着急,不过吴非仍回头道:“什么机会,说来听听?”

    骜登藩主道:“你帮我回门派去,将那个林成飞骗出来,我就饶你一命!”

    吴非嘴角一歪,暗道:“你这是与虎谋皮,我有这么笨么,把自己骗出来让你杀?”口中却道:“我怎么知道你不会杀了林成飞后,又来杀我?”

    骜登藩主道:“大丈夫一言九鼎,你服下我的药丸,我保证你带出林成飞后给你解药!”

    吴非知道这更是无稽之谈,摇头道:“这个太难,我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骜登藩主冷笑道:“没有做过,你怎么知道做不到!”

    这时远远地从吴非右侧的天空又飞来一道黄光,人还没到,一个桀桀的怪笑声已经传来,吴非一惊,这不是那个帖木藩主么,上次就是他抓的林兮涵。

    只听帖木藩主的声音道:“老大,什么事情要唤我过来?”

    骜登藩主传声道:“我追踪到一个小竹林的弟子,这家伙太狡猾,老子居然抓不住他,你来帮忙,别教神道的修炼者觉察到了!”

    帖木藩主道:“怕个屁,我们都来几次了,神道那帮家伙真的很无能,我倒希望他们多来围剿几次,我们好多抢一些高级的修炼物品回去。”

    骜登藩主冷冷道:“你是没碰到高手,刚才小竹林的这小子说,冰老头来了西北,咱们要是碰上,哭都哭不出!”

    帖木藩主声音一变,道:“冰老头来西北了,确定么?”

    骜登藩主道:“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,少殿下的这件事情办完,我们还是早点回去为妙!”

    见到两人开始合围,吴非暗骂魔道之人无耻,同时他也知道彭亦坤一直在找自己,当下取出林兮涵给他的绿玉片,道:“两位藩主,在下不陪你们玩了,再见!”言毕,念动咒语,身子一晃,陡然从眼前消失而去。

    骜登藩主两人一时愕然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,小竹林的弟子真麻烦,这小子会遁术!”

    帖木藩主大声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骜登藩主奇道:“我在拍卖会上听到有人叫破他身份,此人应该是小竹林的一个低级弟子,难道小竹林是一流门派吗,人人都会遁术?”

    帖木藩主嘀咕道:“就算一流门派,也不可能人人会遁术吧,若真那样,也太可怕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