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2章 乖乖求饶吧

    吴非三人都是禁不住心中一寒,难道跟小竹林历来友好的云崀派,有借刀杀人的想法?吴非对涂思那个蓝色的小果子十分感兴趣,道:“你吃的是什么果,瞧瞧我身上有没有被人做了记号?”

    涂思向他望去,有些迷糊地道:“这种果子叫辟影果,是提升目力的,但只能看看第五层以下修炼者做的标记,非爷,您身上我看不出来,但是总觉得有些古怪。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好,辟影果这东西有点意思。”他想起在小竹林中学过,有中品以上法器,根本不用辟影果,只要将法器拿在手里,开启隐匿罩,就能知道身上有没有被人做记号。他将昨夜融合好的蓝月光从宝囊中取出,开启了一个隐匿罩。

    涂家兄弟见吴非突然身形一暗,仿佛对面站的只是一个影子,不由暗暗吃惊,涂其暗道:“非爷看似修为不高,施展出来的功法却这么厉害,换作我,这么近的距离,最多只能隐去二三成,绝不会这么厉害。”

    突然,一个不太亮的亮点在吴非额头亮起,涂家兄弟惊道:“非爷,您被人做了标记了,那人修为绝对在第五层之上!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愕然,猛地想起祺关城主黎俊伯,问道:“这是不是邪术修炼者做的记号?”

    涂思摇头道:“肯定不是,邪术不是做记号,而是有东西寄生在你身上,那种东西可能是味道、可能是符号、也可能是虫子,你不能现具体的位置去清除,它可以潜伏数年。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吃惊,道:“邪术这么厉害呀,万一中了,岂不是要防不胜防?”

    涂思道:“是啊,但我听说,邪术的记号,要在施术人身周五十里的范围内,他才能感知到,过这个范围,他是不知你在哪里的!”

    吴非一边想着是谁在他额头做的记号,一边将蓝月光靠近额头,那点亮光在蓝月光出的波纹中,渐渐变淡。

    涂家兄弟和木小熊、恺笑笑第一次见到吴非拿出这把蓝月光,觉得它气息森森,自己竟有一种无可抗拒之力,就算遇到第三层的高手,这样的压力也不多见,它绝对是一件上品以上的法器。

    木小熊不由倒吸口冷气,暗道:“原来非师兄还有一样的好东西在身,难怪他肯把冰山长老的上品法器送给林雨双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你们现在全部离开此地,如果我猜得不错,应该是昨夜碧玉阁的拍卖会上,魔道之人对我做的记号,他们随时可能出现!”

    木小熊急了,道:“我们走了,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我留在这里,自有脱身之计,你们快走!”

    木小熊惊道:“不行,我们一起来的,说什么也要一起走!”

    吴非走过去拍拍他肩膀,忽然一掌劈在他后颈上,木小熊身子一歪,顿时晕倒,吴非掏出五张传送符,递给恺笑笑,道:“不要吝啬,五张全部用光,带他走,越远越好!”

    恺笑笑点点头,接过传送符,一手扶住木小熊念出咒语,两人身影微闪,片刻后消失。

    此时吴非额头的亮点在蓝月光的波纹中已消退掉一半,他又掏出五张传送符丢给涂家兄弟,道:“你们也快走,最好以后不要再见到我!”

    涂思接过传送符,朝吴非拜了一拜,道:“非爷,我们两个从来没佩服过谁,但是从今而后,只要非爷您有什么吩咐,我们两个水里来火里去,只要您吩咐一声!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道:“我没什么吩咐,你们两个以后好好做人就行,快点走吧,留在我身边十分危险!”

    涂家兄弟再次拜谢,这才念出咒语,将自己传送走。

    两人身影消失不久,吴非额头上的亮点终于全部消除,他站在山坡上,掏出早上买的蛟云石,又摸出林兮涵给他的绿玉片握在手中,暗道:“我该往哪里逃,可不能跟木小熊他们跑一个方向。”

    吴非极目远望,只见一团黄云从天边快向这里飞来,他想起拍卖会的情形,又捏出两团易容膏,将自己变成昨天晚上拍卖会场的样子。

    那黄云来得飞快,片刻间就只距离百余丈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很乖啊,知道一个人在这里等死。”

    一个铿锵的声音传入吴非耳中,这正是骜登藩主的声音,那日他在灵石镇上印象非常深刻。

    吴非冷冷一笑,摸出赤霞夫人给他的玉片,道:“魔道之人胆敢擅闯到这里,你就不怕有来无回么!”

    骜登藩主哈哈大笑,道:“这里离栄城三百里,你捏碎那东西根本没用,还是乖乖跪下求饶,回答老子的问题,不然只有死路一条!”

    吴非一呆,他忘了这玉片也有感应距离,于是取出蛟云石念起咒语,须臾间,一团黄云升起,将他身子托到半空,朝黄云相反的方向飞去,他想绕个圈,飞回栄城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来追我?”

    “嘿嘿,谁叫你是小竹林的弟子?”

    “小竹林怎么了,难道我们得罪阁下了?”

    “你停下来就知道了,小子!”

    吴非心里暗骂胡灵,若不是他昨晚叫破自己的身份,魔道人怎么会对他起意,但骜登藩主为何要对小竹林的弟子下手,难道还有其他目的?想到之前他让木小熊和恺笑笑先走,实在是英明,不然大家只有一起死。

    骜登藩主的声音从后方又传过来:“喂,你跑,能跑多远?你若乖乖停下来,老子说不定还饶你一命,不然抓住你剥皮、抽筋、点天灯!”

    吴非冷笑道:“你做梦,我就算自尽,也不会被你抓到!”

    身后的黄云越来越近,蓦地,吴非听见骜登藩主的声音在耳边阴阴笑道:“只怕你没有这样的机会了!”

    吴非觉得有一股无形的大力在拖住他,让蛟云石承载的黄云缓慢停滞,他惊骇之下心念一动,手中的蓝月光猛地一跳,一道白光划过身后,这才觉得身子一轻,又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骜登藩主咦了一声,惊疑地道:“咦,你用的什么法器,居然能破开我的灵力牵引?”

    吴非回头一望,就见骜登藩主离他仅有十几步之遥,一只手正停在空中,好像有些意外的样子,吴非哼了一声,又是一道白光划去,这一次他在蓝月光上加持了迟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