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1章 让你处置!

    恺笑笑摇头道:“我怎么知道,不过,布风和向善师兄是肯定参加,其他人应该只能争剩下的那个名额吧。”

    锦云子貌似随意地问:“林向善、林布风筑基成功没有?”

    恺笑笑终于觉锦云子是在向她打探门派的消息,道:“我不清楚,但是向善和布风师兄都出去历练了,说是月底回,不知现在回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吴非和木小熊听了,差点晕过去,这丫头还不如说林向善两人没有筑基成功,你说他们出去历练,万一云崀派把消息传出去,他们两个可是有些危险。

    锦云子一阵怪笑,拉起胡灵的手,只见一道绿光闪过,他身子一纵,两人已经离开地面。

    “好,我们回去!”

    “师傅,那这两个偷东西的家伙怎么处置?”

    锦云子和胡灵的声音从半空传来,锦云子朝下面的吴非一挥手,道:“上次冰山长老让你处置他们,现在老夫也让你处置!”

    吴非急忙叫道:“锦云子长老,您等等,这是偷盗云崀派东西的盗贼,应该您来处置才是!”

    锦云子道:“不必了,本派的女弟子冬薇今早失踪,我们必须去找回来才行!”言毕,身形一动,空中留下一道绿色的光芒,两人已在百尺之外。

    飞出去一段,胡灵着实有些想不通,问道:“师傅,找师妹这一时也找不到,您为什么不处置那两个家伙?”

    锦云子冷笑一声,道:“此一时彼一时,刚才为什么要处置?”

    胡灵打了个冷战,道:“师傅,小竹林三个弟子修为太低,那两个毛贼却是第二层修为,现在不是林非处置他们,而是他们如何处置小竹林的三人?”

    锦云子微笑着点头道:“你说得不对,师傅只是仿效冰山长老。”

    胡灵道:“原来如此,弟子有些明白了,小竹林的蓝野长老已经修炼到第七层,隐隐与我派有抗衡之力,所以对小竹林派,我们要多压制了吧?”

    锦云子点点头。

    胡灵道:“那林非等于救了两个毛贼,他们对他一定感恩,应该不会下手才是。”

    锦云子悠悠道:“你没听见那丫头说,他们这趟出来是肥差,所谓狗改不了吃屎,两个毛贼若是不敢动手,那老朽还真看走眼了!”

    胡灵恍然大悟,道:“师傅高明,师傅高明,这招借刀杀人用得妙,回头我们再去杀了那对毛贼,小竹林派还欠我们一个人情。”

    锦云子笑道:“灵儿,你又错了,那林非不简单,不但口才好,上次的荆棘山修炼,连大围教的王良飞都替他说话,你师兄奉三思也提到过此人,以后要多留意,估计那对毛贼还杀不了他,为师只是借那对毛贼试探一下他的深浅,你不要因为他的修为比你低,就掉以轻心。”

    胡灵点点头,心中却有些不以为然,又问道:“对了,那林向善和林布风很厉害么,他们筑基了没有?”

    锦云子握了握拳头,冷冷笑道:“小竹林若是出了二十岁以下的第三层高手,林之羽还会在我们面前夹着尾巴做人吗?以你目前的修为,应该还不是他们对手,除非你这两天筑基成功,如果他们现在还没回小竹林,哼哼,不妨在外面多历练几天好了!”

    胡灵点点头,伸出一只手,一道灵气劈出,将前面的云雾劈开一道缝隙,道:“是,弟子这趟出来大有收获,好像突破在即,所以我想马上回门派去修炼!”

    锦云子见他随意一击就有这样的力道,不由喜道:“好,你要是能突破,正好赶上第四个去大围教的名额!”

    胡灵道:“是,师傅,弟子一定在十五之前突破!”

    锦云子自语似地道:“怪了,冬薇那丫头哪里去了,怎么完全没信息?”

    云崀派不同于小竹林,去大围教参加比试的名额要比小竹林多一个,但锦云子不知的是,他这次真的看走了眼,因为涂家兄弟压根没有想过要对吴非动手,在他们心底,对吴非已产生了几分敬意。

    涂思、涂其见到锦云子顷刻间离开,顿时悲喜交加,连忙又向吴非磕头,涂思道:“非爷,您真是我们的大救星呀!再放我们一次吧,我们下次可是再也不敢了!”

    吴非冷冷道:“我放了你们两次,在山门一次,昨夜又是一次,但事不过三,你们屡教不改,下次锦云子长老问我,我怎么说?”

    涂思道:“我们保证没有下次了,下次若是再犯这种偷盗之事,非爷,您直接把我们扔到油锅去。”

    涂其道:“是啊!我们真的很佩服非爷,昨夜若是听了您的话,也不至于今天这么惨,您说的那句碰到鬼,真的很有道理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是夜路走多了,总会碰到鬼!”

    涂家兄弟连连点头,涂思道:“非爷,您放过我们,我们以后跟您混,您要我们做什么,我们就做什么!”

    吴非急忙摆手,道:“你们两个有多远给我走多远,我是再也不想见到你们了!”

    涂其大喜,道:“这么说,非爷,您是放过我们了?”

    吴非望了一眼锦云子两人离去的方向,叹了一声,道:“以我们三人的修为,能留得住两位么?”

    木小熊和恺笑笑在边上一直没说话,此时听到吴非这么说,心头都是一怔,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对。

    涂思这时取出一枚蓝色的果子吞下,朝地四下一望,恍然道:“我明白了,我们被云崀派追踪是哪里做记号了!”

    涂其忙问道:“是哪里?”

    涂思指着那些昨夜偷来的衣服道:“是这些服装,上面做了记号!”

    涂其啊了一声,道:“非爷,我想起来了,那个锦云子好坏啊!他一开始就问你们为什么不穿门派的衣服!”他说着,挥手一道火光出,那些衣服烧了起来,片刻后化成灰烬。

    涂思道:“他还特地重复一遍,你们是外门弟子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奇怪,道:“这很重要么?”

    涂思道:“当然重要了,一般门派的内门弟子和嫡传弟子身上,都种了符,一旦被杀,门派的长老就可以感知到,外门弟子的服饰,像刚才那样,有可能被种了记号,不过可能性不是很大,当然,凶手杀完人以后能逃出去两三百里,长老就很难感知,过个三四天,气息消散掉,就没人知道谁是凶手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