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0章 冬薇哪去了?

    吴非回道:“我们三个修为低下,怕引人注意。”

    锦云子点点头,目光一转,恶狠狠地对涂家兄弟道:“跑呀,怎么不跑了?”

    涂家兄弟连连磕头,道:“我们两个有眼无珠,罪该万死,求长老饶命、长老饶命!”

    锦云子哼了一声,朝胡灵道:“他们两个昨夜乘火盗窃我们的新弟子营,你觉得该如何怎么处置?”

    胡灵抱拳道:“回禀师傅,按我们云崀派的门规,对这种敢冒犯我们云崀派的无耻之徒,应是杀无赦,死后尸体要挂在路口示众,直到被野兽吞食!”

    涂家兄弟吓得魂飞魄散,拼命磕头,磕得额头上满是鲜血。

    锦云子点点头,道:“你们两个,今天早上把冬薇抓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涂家兄弟连连磕头,道:“冬薇是谁,我们不知道!”

    木小熊悄悄对吴非道:“冬薇是云崀派掌门之女,你昨天买的画像中,就有冬薇姑娘!”

    吴非哦了一声,想不到那位冬薇也是个出名的美人。

    锦云子对胡灵道:“很好,这是门派的门规,那你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胡灵眼珠一转,道:“师傅,弟子觉得,杀了这两人过于简单,别人见了,会觉得我们云崀派只是残暴,不会产生敬畏之心!”

    涂家兄弟一听,似乎还有转机,于是拼命向胡灵磕头。

    锦云子一听,脸上浮出嘉许之色,道:“那你觉得,该怎么处置才能让别人产生敬畏之心?”

    胡灵道:“弟子以为,不如将他俩废去修为后,弄成又瘸又拐的聋哑人,这样才能让那些无耻之徒对我们云崀派产生畏惧!”

    涂家兄弟一听,身子筛糠似的抖,这还不如杀了他们。

    锦云子拍拍胡灵的肩膀,道:“不错,你的办法确实比原来的门规好。”他一转头,现吴非三人有些皱眉,便问道:“林非,按你们小竹林的规矩,会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吴非抱拳道:“按门规,小竹林和云崀派差别不大,对于这种盗窃之徒,必会严惩!”

    锦云子见吴非似有话没说完,道:“那你会如何处置呢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弟子会给他们一次改过的机会,然后放他们走,如果下次再犯同样的错,那才严惩不贷!”

    胡灵扑哧一笑,道:“我觉得这种事,必须要痛下辣手才行!”

    吴非见到涂家兄弟一把鼻涕、一把眼泪,心中还是有些不忍,便道:“在下以为,他们两个虽有过错,但罪不致死,况且修炼不易,还是得饶人处且饶人!”

    锦云子觉得吴非和胡灵的争论有趣,边站在一边听他们辩解。

    胡灵不屑地道:“事实却是,他们不偷你的,去偷别人,你这么说,只是嘴上轻巧。”

    吴非微微一笑,拱手道:“我不知道天行大陆上有没有法度,如果每个门派一个法度,那么天下修炼者、凡人怎可能一一都去了解?譬如我们昨日进城,街道上有许多人冒充贵派弟子,诈骗那些想要报名的孩子,他们就不是败坏云崀派的声誉?”

    胡灵一时有些气结,那些想要报名云崀派的人确实不少,一些人内外勾结弄点小钱更是常见,便道:“我们查到了自然是严惩,轻则没收所得,重则逐出山门!”

    吴非对涂家兄弟道:“你们两个老实交代,昨夜偷了多少财物?”

    涂家兄弟一边叫屈,一边将身上的宝囊倒了出来,除了吴非昨日所见,还多了些衣服和食物,涂思哭丧着脸道:“我们两个想要进山去修炼,身上钱不多,所以昨夜找个地方去拿了些,要早知道是云崀派弟子的营地,我们万不敢去!”

    吴非指着地下道:“这些东西就算全是云崀派的,也不过几十块银石罢了,可是那些帮别人通过考试,就能成为云崀派的正式弟子,行价是五百银石,胡师弟知道么?”

    饶是胡灵机智百出,在吴非面前也只有张口结舌,吴非又道:“而且,我确实还真放过这两个家伙一次。”

    胡灵有些不信,道:“你抓了他们,还放了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不错,上次这两人侵犯小竹林被抓,我曾经放过他们一马!”

    锦云子有些诧异,道:“他们两个被你抓过,你能一个人抓住他们两个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回锦云子长老的话,那次长老会的冰山长老路过小竹林,他老人家将这两人抓住,交给弟子处置,弟子觉得应该给他们一个改过的机会,故而放了他俩。”

    胡灵这时笑道:“这证明了你的处置不对,你放了他们,他们还是狗改不了吃屎,所以现在我们云崀派可不会这么做!”

    锦云子却露出震惊之色,道:“冰山长老到你们小竹林去拜访?”

    吴非不想透露冰山长老出自小竹林之事,便含糊地道:“冰山前辈正巧路过,见弟子和他们两个动手,便出手帮了个小忙。”

    锦云子心中忐忑,他并不关心涂家兄弟死活,再次问道:“那冰山长老去小竹林拜访了没有?”

    吴非被他追问,有些无奈,只得道:“是的,他随掌门和几位长老一起,上山走了一趟。”

    锦云子脸色数变,他们云崀派得到长老会的通知,本月十五去大围教参加西北精英弟子的修炼比试,但这冰山长老亲上小竹林,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锦云子见吴非回答微微有些犹豫,转头问木小熊和恺笑笑,道:“冰山长老到你们小竹林去了,你们知道么?”

    木小熊点头道:“是的,门内弟子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锦云子又问道:“冰山长老到小竹林做了什么,你们知道么?”

    恺笑笑道:“自然是通知我们,下月去参加在大围教举办的西北精英弟子比试。”她还想要说冰山长老送了吴非一件上品法器,被木小熊眼光一扫,顿时住口。

    锦云子瞥了一眼吴非和木小熊,拉住恺笑笑走到一边,道:“那你们三个弟子选出来了没?”

    恺笑笑撅着嘴道:“我们是订在这几天选啊,但等我们回去,可能已经选完了,所以门内才派我们三个外门弟子出来办事,要不然,这样的肥差哪轮到我们来。”

    胡灵扑哧一笑,这丫头真是大嘴巴,问什么答什么。

    锦云子拍拍恺笑笑的肩膀,笑道:“你们都是外门弟子呀,哈哈,好,很好,你猜得出是哪三人参加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