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9章 器灵融合

    吴非心念一动,蓝月光从鞘中飞出,在空中一个急旋,留下一道白光,又飞回到了刀鞘中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吴非欢呼一声,这柄仿蓝月光在一顿乱搞和误打误撞之下,竟然融合成功!

    当初炼器的楚大师无论如何都无法给刀身融合进器灵,实在是不知道刀鞘上那块蓝宝石的重要。

    这柄仿蓝月光融合之后,竟然和吴非以前用的那原配又有不同,两只飞鸟的器灵不知是何方神圣,吴非试着用黑白棋子的操控方法来控制,这把蓝月光居然也能在一瞬间扭曲时间,比起黑白棋子来,它兼具了攻击性,甚至比他原始的蓝月光还要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吴非想到,如果自己两柄蓝月光同时使用,利用瞬间的快慢控制,威力何止要大一倍?想到这里,他的胸口突然一阵烦闷,那是原配的蓝月光和他的心神羁绊。

    等到心情平复下来,吴非见地上那二枚黑白棋子呈现死灰之色,不由叹息一声,拣起棋子道:“章少啊章少,如果我猜得没错,这棋子中的器灵,一定是你爹爹豢养的神物,他是委托栄达斋炼制成这黑白棋子的神器,你却不知价值,以为只有几百银石拿出来炫耀,结果输给我!”

    这时已经夜深,外面也安静下来,吴非进入修炼状态,渐渐沉睡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吴非三人到碧玉阁取了小竹林定制的玉器,他又买了五片一次性使用的黄色蛟云石。

    这蛟云石并不便宜,要三十银石一片,吴非若不是昨天夜里被那蓝月光折腾掉一大半金银石,这一百五十块银石,他还不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办完这些事,三人又到城主府向赤霞夫人告辞。

    赤霞妇人脸色有些憔悴,她拉着吴非走到一边,道:“幸亏昨天晚上城主他们赶回来了,不然魔道的人还不知会捅出什么乱子,对了,我有件事想要请你帮忙,不知你愿不愿意?”她把去玄女山的事情一说,还将自己和陈箫的赌约也说了,就是三年后吴非能过胡灵。

    吴非苦笑道:“夫人这是什么意思,难道你告诉我,我就能过胡灵了?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拍着吴非肩膀道:“我相信那个胡灵是比不过你的,所以赌约中多分的那四分之一,就是为你预留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夫人是高看在下,去玄女山我可不是为了那什么宝物,只是想去见识一番,不过,我现在是小竹林弟子,也不知门中的长老是否同意?”其实吴非听说过一种目鱼石,这是修炼空间法术的必备宝石,此物只有玄女山有。

    赤霞夫人道:“如果你不想说,就找个外出历练的借口,若是告诉长老,只怕不会被允许,因为这样的禁地风险还是很大。”

    吴非想到林向善外出未归,便道:“好,只要我能出得来,就随夫人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有些奇怪,道:“你干吗这么快就答应我,此行也许很冒险啊?”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夫人都不怕,我还怕啥?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笑道:“是啊。”她掏出一块玉片,道:“上次给你的那玉片,你将它废了罢,这一块可以显示符文,若是到了去玄女山的时机,我会联络你的!”

    吴非接过玉片收藏好,这才告辞了赤霞夫人,带着木小熊和恺笑笑匆匆往回赶,虽说门内的考核他们已经没份,但还是想看看是哪三个能最后入围。

    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,因为昨天夜里的破坏,今日栄城的传送阵出了问题,三人原先计划传送到梅城再回小竹林,结果只能靠步行。

    木小熊道:“这次亏大了,我们来的时候只想放个风,没有从梅城传送过来,现在好了,回去要多耽误两天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恺笑笑叹道:“唉,其实看不看比试结果都没意义,反正是轮不到我们!”

    三人出了城,念动御风诀踏上归程。

    中午时分,他们来到一处荒凉的丘陵,爬上一个土坡,恺笑笑见方圆数十里内渺无人烟,便提议休息一会,吴非想起要越过这片丘陵,还要花两三个时辰,于是点头同意。

    三人各自找个地方坐下,调养气息。

    静坐片刻,吴非觉得怀中的仿蓝月光微微一动,他心中一紧,暗道:“莫非要出事?”他停下调息站起来,低声道:“快起来,这里可能有状况!”

    木小熊和恺笑笑有些茫然,他们可是什么都没预感到。

    来到土坡上往下望,片刻之后,就见远处两个黑点正在朝这边快移动,吴非看了片刻,道:“有人在追那两人,他们是在仓皇奔逃。”

    木小熊有些佩服地道:“非师兄,你怎么能提前知道?”

    吴非晃了晃蓝月光,道:“这是我新得到的法器!”

    恺笑笑却皱着眉头道:“江湖上的是非多,我们还是避一避吧?”

    吴非四下一望,现周围全是丘陵土坡,偶有几株枯黄的杂树,也是了无生机,这要避开还确实不易。他犹豫了一会,道:“我们先看看再说。”

    那两人已经越跑越近,吴非看清两人的相貌,不由一怔,这两人居然是涂家兄弟,他们昨夜还在栄城干那龌龊的勾当,现在就被人追杀?

    涂家兄弟现吴非三人,便朝山坡上奔来,到了山上,喘气都喘不过来,模样是狼狈到极点,两人还没看清三人相貌就倒头下拜,涂其哀求道:“道、道友,给两张传送符吧,有人要追杀我们!”

    吴非哼了一声,道:“夜路走多了,现在碰到鬼了吧?”

    涂家兄弟闻言愕然抬头,见是吴非,急忙跪着连连磕头。

    天空中,一团红云追来,瞬息间,来到眼前。

    空中落下两道人影,这两人一老一少,穿的是云崀派的服饰,吴非抬头一看,现这两人他都认识,竟是锦云子和胡灵。

    胡灵落在地上,收起了掌中一片红色的灵石,这正是昨晚拍卖会上的那块蛟云石,他有些得意地道:“师傅,这个东西还不错呢,您看,他们跑得脱力了都没跑掉!”

    涂家兄弟一副绝望的表情,涂思朝吴非哭着拜道:“非爷救命,您是小竹林派的,我们两个狗眼无珠,动了云崀派的歪脑筋,你们都是门派中人,求您替我们说说情。”

    吴非懒得理会这俩人,上前朝锦云子长老深施一礼,道:“小竹林弟子林非、林小熊、林笑笑问候云崀派锦云子长老。”

    锦云子有些诧异,他依稀记得吴非,道:“是你,你怎么到了这里?”

    吴非恭敬地行礼道:“我们替门派出来办事,现在正在往回走。”

    胡灵在边上道:“师傅,这个林非,就是昨天晚上坐在我隔壁,跟我抢拍卖品的小竹林弟子。”

    锦云子听到胡灵这么说,眼中掠过一丝异样,道:“你们三个怎么不穿门派的服饰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