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7章 总要讨口饭吃

    赤霞夫人笑道:“陈老板,你还真的肯下血本,听说你家春梅是域外血统,平时宝贝得不得了,连给人见个面都舍不得,这次的冒险都肯让她去?”

    陈箫咬牙道:“是啊,本来我是舍不得,但春梅闹着要去历练,所以,这也是我找夫人的一个原因,跟别人进山,我还真不放心,对了,不知夫人会不会带人去,又会带谁去?”他说着将半张地图推过来。

    赤霞夫人摇摇头,道:“我们已经下了誓约,这地图你就让春梅姑娘带着吧,放在两个人身上,万一走散,谁都找不到迷仙葫怎么办?”

    陈箫点头,郑重收好地图。

    赤霞夫人站起起身来,笑道:“走,我们出去看看,要是玄女山三年之内开启,我就带那个吴非去,这小子不错,说不定你的宝贝女儿也会看上他,爱得欲死欲活!”

    陈箫哈哈大笑,道:“要不要再赌上一条,春梅那丫头要是爱上那小子,我这最后一份也给你?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走到门口,回身道:“这个我不跟你赌,但是你最好告诫一下令嫒,小心不要爱上吴非,因为喜欢他的姑娘太多了!”

    陈箫气得翻了个白眼,暗道:“那小子我怎么看不出有啥特别啊,别说跟胡灵比,就是白天在城外,考云崀派的那些孩子,至少有一半比他强吧?”

    此时夜深,但外面并不静。

    之前吴非回到旅店,现前面街上的一排铺面也被烧着了,不少人正在救火。他急匆匆地回到房间,现木小熊和恺笑笑果然都不在,不由有些着急,推开窗户四下寻望,就看到街上的人群中,有两条人影十分特别,别人都在救火,他们两个却是从一间店铺窜到另外一间店铺,显然干的是偷盗的勾当。

    在木小熊的房间,吴非现他留下的字条,原来两人担心吴非的安危,居然跑去城主府,他要是回来,就在房间等。

    吴非苦笑一声,又来到窗边,又现了刚才的两条黑影,他们竟然偷偷把一个火把丢到旅店边上的一间店铺里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众人现起火,又急匆匆过来救火,两人高叫着混在人群中,又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吴非暗骂一声无耻,这不是落井下石,趁火打劫么?他看见这两条黑影一胖一瘦,十分熟悉,忽然想起他们的是谁,忍不住趴在窗户上高叫一声,道:“涂家兄弟,你们给我上来!”

    那两人正是吴非守山门时遇到的涂家兄弟,听到吴非的叫声,抬头望去,不由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那胖子乃是哥哥,名叫涂思,瘦子是弟弟,名叫涂其,两人远远的看见吴非,涂其忙掏出一张传送符,道:“哥,咱又碰到灾星了,快逃。”

    涂思瞧见吴非一个人趴在窗台上,低声道:“逃个头啊,这小子对我们还不错,上去再说!”

    两人进了旅店来到楼上,吴非劈头就问:“你们那日誓,我都没让你们用咒玉,说好从此以后改邪归正,不再去做那伤天害理之事,可是刚才你们都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涂家兄弟进了房间,左右一看,没有现其他人,心中的忐忑放下一半,涂思行礼道:“非爷,我们两个也没什么本事,总要讨口饭吃吧?”

    吴非冷着脸道:“你们可不只是讨口饭吧,说说,刚才打劫了几家店铺?”

    涂其小声嘀咕道:“非爷,您又不是这栄城的城主,也不负责城里的保卫,他们都不管,您管这些干吗?”

    涂思一肘捅在涂其胸口,道:“怎么跟非爷说话呢,非爷问我们两个打劫了几家店铺,我们应该把东西拿一半出来孝敬非爷才是,这话你都听不懂,怎么混的!”

    吴非听他们一说,好像自己变成黑吃黑了,急忙摆手道:“我不要你们的赃物,只是觉得你们两个明明是第二层的修炼者,不好好练功,却到处干些偷鸡摸狗的事,那些铺面里,除了展示的物品外,值钱的都被收在老板的宝囊里,哪里轮到你们去偷了,作为一个修炼者,臊不臊?”

    涂思、涂其两人互望一眼,有些委屈,涂思道:“我们兄弟又不是门派中的弟子,可以整天吃穿不愁,专心修炼。我们是打算弄点银石,再去山里修炼,这不是又遇到非爷了么?”

    吴非哼了声,依旧问道:“那你们刚才弄了多少钱?”

    涂思拿出宝囊,晃了两下,掏出一把剑、一把斧头,这两柄法器颜色暗淡,锈迹斑斑,上面还沾了不少灰尘,估计就是放在店里作陈设所用,他说道:“我就弄了这两样,最多就值个十几块银石!”

    涂其从宝囊中取出一方石台,那石台上刻了不少花纹装饰,倒也显得精致,接着他又取出一些小物件,比如玉片、玉牌之类,道:“这些店铺穷得要死,我费了老大力气,才弄了这些!”

    吴非瞟了一眼,有些厌恶地道:“你们拿的这些东西,还不够店铺重修房子的,真是损人利己!”他掏出一个银石袋丢了过去,道:“这是上次你们给我的,还给你们,以后少做缺德事,我在这里奉劝一句,夜路走多了,总会碰到鬼的!”

    涂家兄弟面面相觑,他们不相信世上还有这样的人,到手的钱财还可以吐出来,虽然吴非的修为不高,但是给他们的感觉却仿佛遇到第三、四层的高手一样。

    迟疑了半天,涂其捡起银石袋,道:“非爷,您的大恩大德——”

    吴非叹了口气,摆手道:“你们走吧,我没有什么大恩大德,你们说得对,我既不是城主,又不是栄城的护卫,就算能约束你们不做坏事,也不能约束其他人,那又有什么意义呢?”

    涂家兄弟见吴非这么说,知他心里有矛盾,忙收拾好东西,捡起银石袋便打算溜出去,吴非忽然想到一事,叫道:“等一等!”

    涂家兄弟有些奇怪,道:“非爷,您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你们两个如果还要去干那种勾当,离这里不远,有个店铺叫做阳家小屋,去把它烧了!”

    涂家兄弟面面相觑,不知道吴非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见他不似开玩笑,道:“好,非爷,我们一准将那家店子烧了!”

    吴非挥挥手,道:“去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