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5章 玄女山有去无回

    陈箫笑道:“这位小友还真有趣,但陈某不明白的是,你一个小竹林的外门弟子,如何这么有钱”

    吴非见他眼神里有怀疑之色,想起刚才拍卖蛟云石,自己可是出价到两千银石,不由心中暗暗警惕,财不露白这条古训,自己以后可不能忘记,尤其在陌生人面前,要有所保留。于是笑道:“我这次是替门里的长老出来办事,长老吩咐了,看到好的东西,可以拍下来!”他说着掏出林子泓给他的那块玉牌,道:“长老吩咐我来取定制玉器,不知现在方便不?”

    陈箫接过玉牌,笑道:“原来如此,小竹林这次来了几人啊,怎么子泓没来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我们来了三人,子泓师兄月初要参加考核,或许有机会去大围教参加比试,所以就没有来,晚辈今晚是无意上门,本来我们是要明天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陈箫拍拍吴非的肩膀,将玉牌还给他,道:“这样吧,你们还是明天过来,阁内都安排好了,你们直接去取就是。”

    吴非接过玉牌谢了,对赤霞夫人问道:“先前,樊老边上那少年是谁?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撇撇嘴,道:“一个没大没小不懂礼貌的孩子,我知道他是谁!”

    陈箫道:“那孩子叫胡灵,是锦云长老半年前收的爱徒,到哪都带着,据说是个天才,半年时间就突破了第一层,现在正在突破第二层。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却拉着吴非道:“胡灵,我看是不灵!对了,这么久没见,怎么你个子没长高多少啊?”

    吴非苦笑,自己回去和在小竹林也就两个多月时间,虽然天行大陆上时间过了半年多,怎么就长个呢?正要回答,忽然间嘭地一声大响,拍卖会场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撞开。

    一条人影飞快地冲了进来,便跑边喊道:“阁主,不好了,阁上起火了!”

    陈箫面色一变,带头往外冲,赤霞夫人和吴非跟在后面,出了拍卖场,只见碧玉阁的第四层楼上燃起熊熊大火,不少人用水龙等法器,向楼顶浇水,可是楼层太高,火势一时无法控制。

    赤霞夫人和陈箫身子一动,一齐飞了上去。

    吴非看见他们手中都有一片黄色的蛟云石,暗自琢磨道:“难道第四层修为,还不能御空飞行,非要到第五层才可以?这样看来,我也要去买些蛟云石,可惜刚才那块红色的蛟云石被云崀派的樊老头弄去了。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两人飞到空中,将下面的水龙引到阁顶,片刻之后,火势便控制下来。等回到地上,又有人来报,栄城四处都有起火点。

    陈箫面色凝重,道:“魔道人还是动手了,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道:“城主大人还没回来,我们只能先救火。”她身形一展,就要起身,陈箫拦住她道:“我们还是守在这里为好,这么多火点,救也救不过来,谁知道魔道人到底要去哪里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叹了一声,她知道自己早已不是城主,这些事情,还轮不到她操心,刚才的拍卖会,她其实也可以不管。

    吴非想着木小熊和恺笑笑,便道:“魔道人的目的是趁火打劫,估计他们也不会久留,我先回去看看,师弟师妹他们不会到处乱跑吧!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拉着他道:“外面这么乱,你还乱跑,好好留在这里!”

    吴非摇头道:“不成,我不回去,他们一定会找我的!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想了想,递给他一块玉片,道:“那你小心,遇到危险立刻捏碎它!”

    吴非接过玉牌收好,行礼道:“多谢夫人!”又向陈箫行了一礼,这才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陈箫望着吴非的背影,道:“这小子为人不错啊,恭谦有礼,难得,可惜修为低了点。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摇头道:“也不是,我上次见他时,他还只刚刚修炼到凝气境初阶,这大半年不见,已经修炼到高阶了。”陈箫微微一笑,道:“是么,不知他是起步比较晚呢,还是刚刚开窍。”他们并不知道,吴非回了趟大明,再来到天行大陆,其实只过去两个多月,根本没有大半年的时间。

    陈箫望着夜空,道:“那个胡灵,你知道么,他跟了锦云子不过半年多,眼下即将突破,说起来,大围教的少年弟子中,都未必有比得上的。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摇头道:“我跟你的观点相反,我并不看好少年成名,少年成名大多自负,人生之路漫长,行来不易,倒是刚才那个吴非,我觉得有后来居上的潜质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着话,陈箫带着赤霞夫人进了碧玉阁后面的一栋小楼,这小楼也是碧玉阁的产业。

    小楼外十分普通,内部装饰却很典雅,和碧玉阁的风格相仿,陈箫开了一间房门,这是一间静室,里面只有两张椅子和一张茶桌。

    陈箫沏好茶水,哈哈一笑,接着刚才的话题道:“夫人,云崀派的条件比小竹林可是强多了,拿胡灵和吴非比,只怕以后展完全不同。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道:“师傅领进门,修行在个人,一个人太自负,是走不远的。”

    陈箫道:“这话有理,不如我们打个赌,我赌十年后,胡灵的成就远在吴非之上!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瞥了陈箫一眼,抿了一口茶,猛地一放杯子,道:“何必十年,我赌三年,三年后吴非就能过胡灵!”

    陈箫点头道:“那吴非的孩子今年是十七么,三年确实可以了,三年内他不能筑基成功,基本也不用看以后了。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笑道:“是啊,不过,老娘可没你陈老板有本钱,我只能跟你赌一千银石。”

    陈箫把玩着杯子,道:“一千你也好意思跟我赌。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妩媚地一笑,声音突然温柔起来,道:“那你要赌什么?”

    陈箫急忙摆手,干笑道:“夫人别这样,我跟你开门见山好了!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并没收起媚态,笑道:“那妾身有什么可以让陈老板看重呢?”

    陈箫神色郑重地道:“夫人不要误会,说真话,我是想麻烦夫人替我走一趟玄女山。”

    听到玄女山三个字,赤霞夫人神态马上就变了,她瞪着眼睛道:“玄女山,你疯了么,那种地方有去无回,有天大的宝贝我都不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