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4章 卖给我好了

    赤霞夫人笑道:“这位小友是我故交,名叫吴非,他是适逢其会,不算我请来的。”

    吴非忙行礼道:“在下小竹林的外门弟子吴非,参见樊长老!”

    樊长老哈哈一笑,道:“我不是什么长老,我只是云崀派的一个法师,第四层修为的老朽!”他边上的少年哼道:“樊爷,您到小竹林去,就是长老了,我们云崀派的法师,可不是小门派的长老可比!”

    吴非心里冷笑,清笛长老是第六层修为,蓝野长老是第七层,这小子居然说云崀派的法师都比小竹林的长老强,真是没见识。

    那少年打扮成一个孩童的模样,有几分天真可爱的样子,他头上扎了一个冲天辫,辫子上系了一块红宝石,闪闪亮。这少年听到吴非只是一个外门弟子,又道:“小竹林没人了么,连个外门弟子也出来闲逛,不怕被杀人越货么?”

    樊爷咳嗽一声,那少年这才住口。

    赤霞夫人朝那位假扮城主的中年人道:“这位是碧玉阁的老板,陈箫,陈老板,刚才难为你了!”

    吴非急忙再次行礼,这城主果然是假冒的,目的就是要吓跑魔道那几人。

    陈箫脸上忧色一闪,道:“城主他们什么时候回来,现在栄城之中,可是没人能对付那几个魔道之徒!”赤霞夫人皱眉道:“我也不知道,他们似乎追出去很远,我捏碎了玉牌,也没感应到他们回应!”

    那少年道:“其实,我觉得这里有你们三个修炼到第四层的高手,那几个魔道人一样可以对付!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摇头道:“不见得,一旦我们无法取胜,他们在这里制造大范围的劫杀,可是麻烦!”

    陈箫道:“确实如此,这四人,我看都相当于我们第五层的修为,还是夫人的计策好,我们亮出身份,教他们不敢轻举妄动,等宣城主他们回来就好了!”

    吴非点头道:“刚才这四人,有一人我认识,别人叫他骜登藩主,好像是第六层的修为!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几人脸色微变,道:“骜登藩主,就是将灵石镇杀戮殆尽的那个魔头?”

    吴非这才知道,他们走后,灵石镇居然被杀戮殆尽,不由牙关紧咬、拳头紧握,道:“杀戮灵石镇的,是四个人,还有乌良藩主、帖木藩主和豞行者彭亦坤!”

    陈箫几人大为诧异,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因为那晚,我也在灵石镇,差点被杀。”

    那少年一脸不信,道:“你能从假元境高手手下逃跑,骗谁呢?”

    吴非蓦地一惊,暗道:“我可不能把灵石传送的秘密说出去!”便道:“他们本来是抓住我和兮涵师姐的,但后来我们抽空逃了!”

    樊老点点头,道:“原来你跟林兮涵在一起呀,我不知道小竹林的嫡传弟子身上有没有种下生死符,魔道人投鼠忌器,不敢轻易杀害门派弟子也是正常。”

    那少年却是一怔,道:“林兮涵,是号称我们西北神道第一美女的小竹林林兮涵么?”

    吴非讨厌他一副目中无人的腔调,也不理会,朝陈箫道:“刚才陈老板莫非是隐藏了修为?”

    陈箫点头道:“不错,我若不隐藏,他看出我深浅,只怕马上就穿帮了,我隐藏了一层修为,他反而不知道我到底有多深!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脸有忧色,道:“这几个魔道人今晚在这里拍卖亏了钱,一定会从别的地方搞回来。”

    陈箫摇头道:“那也没办法,他们隐匿在暗处,我们能让他们不敢明目张胆,已属万幸,幸亏云崀派这次在栄城招弟子,不然光城主大人在这里,他们只怕也敢行凶,此事要城主向附近门派通告和给长老会禀报才是,最近魔道人的活动越来越猖獗,连我们这里都不能安宁!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点点头,道:“今晚只怕不会太平,我们几个还是聚在一起的好,那骜登藩主是第六层的高手,我们三个加在一起都未必是他对手!”

    陈箫点头道:“不错,樊老觉得呢?”

    樊老摆手道:“我得回去,我们云崀派这次来的人不少,我也要去镇着,锦云子长老刚好不在,那么多弟子出事可不是闹着玩的!”

    吴非记得锦云子,那次荆之修炼,锦云长老是第一个站出来替他说话,虽然后来被南长老压制没有作声,自己总算欠他半个人情,这次在栄城若是碰到,一定要打个招呼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陈箫见不能挽留樊老,便道:“那樊老您多加小心了,我们这里一旦出信号,还请樊老赶快过来帮忙!”

    樊老点头道:“这个自然,我那边若是出事,也要麻烦你们过来。”

    陈箫和赤霞夫人一头,樊老拱手道:“那我们告辞了!”

    陈箫一顿,道:“对了樊老,刚才那块蛟云石——”

    樊老奇道:“不是我拍下了么,难道你要反悔?”

    陈箫摆手道:“不是这个意思,我是觉得让樊老多出了这么多银石,过意不去,不如还是本阁原价收回罢?”

    樊老哈哈一笑,道:“陈老板,今天我帮你这的个忙,就算你欠我们云崀派一个人情好不好?”说完带着少年人向赤霞夫人一拱手,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等到两人消失不见,陈箫这才恨恨道:“云崀派上次欠我们的拍卖款都没付,这次的三千二银石又是挂空帐!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无奈道:“他总算是帮了忙,陈老板,你要想想,今晚若是他们在这里劫杀,你的损失会更重!”

    陈箫点头道:“好,夫人,不过一码归一码,那怒之弓,您就不用买了,还是退还给本阁吧?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点点头,掏出那木匣,道:“好,老娘真是够穷,连五百多银石都差点花不起!”

    吴非哈哈一笑,夺过匣子道:“夫人,你不要,不如转卖给我好了,谁叫我喜欢收来研究呢?”他说着将一个五百二银石的钱袋递给赤霞夫人,他刚收了一千多银石,此时拿出五百多,也不算有压力。

    这张落日弓,古朴凝重,如果能激活,吴非打算送给林兮涵,林兮涵这样的女子,一般犀利的法器并不适用。

    赤霞夫人一呆,又笑道:“那蓝月光都被你收了,你怎么跟章少一样,都喜欢败家呢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章少怎么跟我比,我就是喜欢这种需要研究东西,万一废物激活,可就赚了一倍不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