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3章 调虎离山

    骜登藩主几人正要离去,他们走到门边,听到这件拍品,又退了回来。

    拍卖师这时大声道:“这件拍品的起拍价是,一千二百银石!”

    吴非微微一惊,他听到这片蛟云石的功用也是十分心动,自己学了音遁术,如果再加上蛟云石,那几乎百分百地可以从五层高手眼皮下逃生,甚至第六层也不一定能抓到自己。

    其实除了蛟云石,还有一种跳跃的纵云石,但纵云石太少,功用也没有蛟云石大,所以很少出现。

    这片蛟云石对第三层以下,不能飞行的修炼者十分有吸引力,但第三层修为以下,一般人又出不起这么高的价格。拍卖师喊了两声,一时没人出价。

    骜登藩主回到原来的位置,淡淡道:“一千二百银石,我要了!”

    吴非记得,当初在荆棘山,苏云淼用的蛟云石就是从魔道人身上搜来的,魔道修炼者虽然能越神道修炼者,但第三层高手一样不能飞,所以更看重蛟云石的功用。

    赤霞夫人这次并没作声,吴非想了想,自己刚才卖掉了蓝斑荆棘蟒的妖晶,扣除百分之五的拍卖费用,还有一千多,加上身上的银石,共有两千多,于是举牌道:“一千二百二!”他这出价,完全模仿了赤霞夫人的出价。

    骜登藩主回头,眼中射出一道凶光,道:“一千三!”

    拍卖师大喜,道:“一千三百二,这是今日的最高价,还有没有出价!”

    吴非淡淡道:“一千三百二!”骜登藩主身边那三人霍地站了起来,似要作,骜登藩主手一摆,将三人压下,道:“一千四!”

    拍卖师喜道:“一千四,还有人出价比一千四更高的没?”

    吴非笑了笑,道:“一千四百二!”

    骜登藩主四人点头合计了一下,举牌道:“一千八!”

    场中人听到他们喊出一千八的高价,都是倒抽一口冷气,能出得起这个价的,绝不是一般人,不是大门派的长老,就是高层的修炼者。

    拍卖师大声道:“一千八,有没有比一千八更高的?”

    等众人议论过去,吴非不急不慢地举牌,道:“一千八百二!”

    这价一出,骜登藩主几人气得眼珠翻白,顿时坐了下来,终于不再吭声。吴非暗喜,道:“我终于又拍了一件宝贝。”

    拍卖师喊了三声,锤子高高举起正要用了砸下,一个略带苍老的声音从吴非隔壁响起,道:“我出两千!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傻了,他隔壁隔段坐了两个人,但他们一直没有出价,直到这时才一语惊人。

    一个少年的声音慵懒地道:“樊长老,看了一个晚上,只有这件东西才勉强能入我们云崀派的法眼,我看碧玉阁还是比不上栄达斋,难怪只有三流门派才来这里!”他声音虽然不高,但是周围的一些人还是能听个分明。

    骜登藩主几人终于坐不住,今天这是撞鬼了,不但城主来光临这样的拍卖会,连云崀派的长老都在这里出现,看来他们是占不到什么便宜。

    吴非想了想,依然声音平静地道:“二千零二十!”

    隔壁的老者哼了声,道:“二千一。”

    少年的声音提起了几分精神,他直接对吴非传音道:“隔壁是小竹林的么,我们云崀派看上的,还敢跟我们抢?”

    吴非算了下自己身上的银石,想起先前那侍女对自己说过,小竹林是这里的贵宾,一千银石之内可以不必抵押,自己和云崀派死磕下去,不知会有什么结果,当下不紧不慢道:“二千一百二。”

    那老者嘿嘿一笑,道:“有点意思,两千二!”拍卖师也不喊了,直接望着吴非这里呆,吴非道:“两千二百二!”那老者有些愠怒,不管自己加多少,这小子总是加二十,当下冷冷一笑,道:“好,我不跟你这么慢慢玩,这件宝贝我最高出到三千二,三千二以上你就拿去!”

    吴非摇摇头,他就算将小竹林贵宾的一千压进去,还是买不下这件法器,当下朝隔壁拱手笑道:“在下认输,这块蛟云石归您所有了!”

    拍卖师醒悟过来,一锤子落下,高声道:“三千二,这位贵宾以三千二拍下了这块极品蛟云石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长出一口气,三千二这个价格可是极其罕见,对于低级修炼者,这样的价格已经可以买到一件接近半神器的法器,但是云崀派居然肯以这样的价格买一块飞行用的灵石,真是大手笔,普通的散修和小门派,根本无法相比。

    隔壁少年的声音又传了过来,他有些得意,戏谑地道:“隔壁是小竹林的哪位师兄,这次捞了把废品的蓝月光回去,小心挨骂。”

    听到小竹林三字,骜登藩主几人顿时一怔,吴非觉得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紧紧盯住,然后上下扫了一遍。他暗暗责怪隔壁那少年多嘴,不但自己显露出他是云崀派,还叫破了吴非的身份,不过骜登藩主等人也没停留,只是神识一扫,即刻离开。

    等到骜登藩主几人消失,吴非急忙向赤霞夫人走去,他觉得赤霞夫人已经看出了魔道人的来历,为什么要放过他们。

    到了近前,赤霞夫人正要离开,吴非忙叫道:“夫人,可否借一步说话?”他此时易了容,赤霞夫人一时没认出他来,有些疑惑地道:“请问阁下什么事?”

    吴非忙传音道:“夫人,我是吴非!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啊了一声,拉住吴非走到一旁,开启了一个隔音罩,道:“吴非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我现了魔道之人,所以跟踪到了这里!”他除去脸上的易容,将经过一讲,赤霞夫人出了一口长气,道:“你知道么,刚才有多险!”吴非有些疑问,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道:“魔道人来到栄城,我们傍晚就现了,就是不知他们想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吴非问道:“那城主大人怎么不动手?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摇头道:“下午去追击魔道人,半路上现他逃得很快,正好云崀派的两位长老也在附近,城主大人便喊了他们一起去追击,我半道回来,却不知道中了调虎离山之计!”

    吴非啊了一声,难道巴尔宏两人出手,就是想引城主他们出去?

    这时拍卖场内的人基本已经走空,那城主位置的贵宾走了出来,吴非隔壁的樊长老,带着一个少年也从隔段中走出,赤霞夫人拉着吴非迎上去,拱手道:“多谢几位帮忙!”

    年长的樊长老一指吴非,道:“夫人,不客气,这位小友也是你请来帮忙的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