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0章 有什么瑕疵?

    那侍女给吴非讲些拍卖场的规矩,吴非见她没有离开的意思,笑道:“你一直要留在这里陪我吗?”他不知道那黑衣老者下午有没有记住他的声音,此时嗓音压得低了些。

    那侍女有些奇怪,这位少年贵宾的声音怎么突然变了,说道:“没有,但若您有需要,小奴可以留下来伺候道仙。”

    吴非想了一想,说道:“这里不用你伺候,但是你可以帮我个忙吗?”

    那侍女点头道:“只要小奴能办到,当然可以。”

    吴非掏出一块玉牌,在上面记下一行字:“来碧玉阁拍卖会,下午劫兽骑的魔道人在此,吴非!”然后拉着那侍女走到外面,低声道:“你可不可以帮我跑一趟城主府,将这块玉牌交给府中的赤霞夫人或城主大人?”

    那侍女有些奇怪,却没多问,点头道:“这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吴非关照道:“你一定要交到赤霞夫人或城主大人手上,赤霞夫人要问你,就说是一个叫吴非的送的,城主大人要问你,你就说是小竹林派门人送的。”

    那侍女点点头,吴非塞给她一块银石,道:“这是你的辛苦费。”侍女脸上出现惊喜之色,接过银石满心欢喜转身去了。吴非并不是出手阔绰,他是不知道行情,像这样的凡人侍女,每月的酬劳,也不过就是三块银石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的座位上,吴非现那黑衣老者有意无意地朝自己这边扫了一眼,他心头微微一跳,暗忖:“他注意我了吗?”

    这时场内已坐了七八十人,贵宾席的隔段后也坐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一个身材干瘦的中年汉子走到拍卖台上,清了清嗓子,对着周围抱拳道:“各位道友久等了,今天是我们碧玉阁每月一次的拍卖会,各位手上还有什么拍品需要估价拍卖,请立刻到后台去办理,等下拍卖会开始,便不再受理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盘算了一下自己身上的金银石,加上之前分到巴尔宏的宝囊,约摸有五百块银石,六十多块金石,总共也就是一千块银石多点,万一这拍卖会有什么上好的法器适合自己使用,差了银石就可惜。想起身上有一块蓝斑荆棘蟒的妖晶,一直不知有什么功用,那是他荆之修炼中得来的宝物,苏云淼说它挺值钱,不如把它估价拍卖。

    走到后台,吴非掏出那块蓝斑荆棘蟒的妖晶,对鉴宝师说道:“您看看这个怎么样啊,可以做拍品么?”

    那鉴宝师是个七十多岁的胖老者,他见吴非是个少年,有些轻视之色,道:“今日的拍品已满,客人您下次再来吧!”

    吴非取出贵宾牌一晃,鉴宝师立刻换了副笑脸,道:“贵宾除外,贵宾除外!”等他看清吴非拿出来的那块妖晶,双眼顿时一亮,他小心地拿在手里端详,片刻后才赞道:“这是近两百年的蓝斑荆棘蟒妖晶,至少值五百银石,不知贵宾您自己心中的底价是多少?”

    看来这蓝斑荆棘蟒的妖晶还值点钱,吴非装作有些惋惜的样子,道:“哎呀,我的心理底价是一千。”

    鉴宝师摇摇头,说道:“一千很难,我估计拍到七百左右,就到顶了,这还是有人必须用到它,否则,很难成交,在下建议,您的底价可以适当降低。”

    吴非心想,又不是必须要把它卖掉,我是怕万一遇到神器级法器钱不够。当下道:“就一千吧,卖不掉我收回。”

    那鉴宝师叹息一声,收起蓝斑荆棘蟒的妖晶,替吴非办好手续,道:“好,按拍品的价值,贵宾您的妖晶,将成为今夜的第二十件拍品。”

    吴非拱拱手,随口问道:“请问今天一共有多少件拍品?”

    那鉴宝师道:“到现在为止,一共有二十一件拍品。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退出后台,想不到自己的妖晶居然是倒数第二件拍品,不知道那最后一件是什么样的神器。他心中想要的是神根草,如果能买到那样的宝贝,思思、晏畅和昊子就可以培育自己的神根,开始修炼,可是他来天行大陆这么久,一直没看到哪家店铺有卖。

    回到座位上,吴非现,黑衣老者的身边又多了两人,他们本来在低头细语,听到隔段中的响声,便停止了交谈。

    吴非暗暗心惊,难道魔道的妖人来栄城不止二个,还另有其人?他心中又暗道:“我若是不知道魔道之人到了这里,将那巴尔宏的法器拿出来卖,非被认出来不可。”

    台上的萤石灯亮起,台下的灯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拍卖台上,身材干瘦的拍卖师再次上台,他一锤给敲下,将众人的细语声打断,这才开口说道:“好,今晚的拍卖会现在正式开始,经过我们碧玉阁席鉴宝师的鉴定,一共有二十二件拍品入围。”

    吴非微微一怔,想不到自己之后又有一件拍品被选上,不知那会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正惊疑间,又有一人走来,黑衣老者三人见到他,一齐微微起身点头示意,貌似十分恭敬。

    那人也是一袭黑衣,头上带着帽子,他坐在三人中,虽然穿着一样的服饰,但气度却比其他人要高一截。

    吴非觉得那人身影高大,似在哪里见过,他一边凝神倾听,一边猜测着这人身份。吴非见过的魔道高手并不多,他猛然想起,这最后来的不是骜登藩主么,他头上本来梳着辫子,现在戴了帽子,难怪一下没认出来,他可是第六层修为的高手,上次带着豞行者一起,在灵石镇还差点要了自己的小命!

    这一惊非同小可,吴非知道,眼下有四个魔道高手在这里,真要闹点什么事出来,在场的这些修炼者全部加起来,都未必是他们对手,而且一场拍卖会下来,买卖交易的银石怕有上万,这比杀几个散修,一次抢百把银石要强得多。他心中紧张起来,若是赤霞夫人独自赶来,也不是这骜登藩主对手,这可如何是好?

    此时,拍卖会已经开始,拍卖师取出一个木匣,道:“今天我们的第一件拍品是,一件极品神器。”

    众人有些奇怪,按理神器的级别相当高,况且还是极品神器,像这样的拍卖会,绝对可以用来压轴,甚至拍出天价,可它居然作为第一件拍品出现,莫非是有什么瑕疵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