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章 卖场魔踪

    那两人穿的是云崀派的服饰,被人一撞,有些生气,骂道:“你瞎了吗!”正要开口继续责骂,突然现黑衣老者目中凶光一闪,一道无形的压力压来,两人神识一扫,不由心中大凛,这黑衣老者修为极深,绝对不是他们可以得罪,急忙闭嘴让到一边。

    吴非离得不远,也是瞬间感受到那黑衣老者的压力,他心中一惊,暗道:“这老者是什么人,修为似乎在第四层之上!”他没有放出神识去看那老者的修为,因为那样对方也可以感受到他,栄城中修为高的修炼者会有一些,但四五层的修炼者独自一人行走的,应该不多。

    卖唱的女孩却没那么机灵,依然拦着那黑衣老者,道:“道爷,听一曲罢?我唱得很好听的!”

    那黑衣老者有些恼了,他将女孩朝边上推去,低声喝道:“滚!”女孩受不住力,被推向街边,她啊地叫了声,身子跌坐在地,歌牌和琴都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吴非听到黑衣老者开口出声,虽然只说了一个字,但嗓音中带着的那份嘶哑,他却记忆深刻,这不正是白天截杀胡队长兽骑队的魔道妖人么,那个巴儿宏不正是他的手下!吴非这一惊非同小可,宣城主和赤霞夫人正到处找他,这家伙居然跑到栄城来了。

    女孩摔在地上呜呜直哭,黑衣老者却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吴非本来是想往城主府去的,这时悄悄尾随在黑衣老者身后,他想看看这家伙究竟要去哪。

    街上人多,那老者也没注意到有人跟着,他七拐八弯来到一家典雅的楼堂门口,抬头望了一眼,点点头向里走去。

    吴非抬头一看,又吃了一惊,这楼堂上挂的牌子,龙飞凤舞写着三个大字——碧玉阁。

    碧玉阁高四层,在周围的店铺中独树一帜,显得十分气派,这正是吴非他们来栄城的目的地。

    楼堂门口站了两排打扮秀丽的白衣侍女,都是十六七岁的模样,相貌一个个娇柔俏丽,显然是精挑细选来的,吴非若不是知道碧玉阁是做玉器的商店,差点会以为自己来到了哪家丽春院门口。

    栄城之中,栄达斋的字号算是最大,碧玉阁虽然排第二,但实际和栄达斋差得不是一点半点,吴非记得,自己身上的黑白双子就是章少的父亲在栄达斋请高人定制。

    一位侍女将那黑衣老者带进去,接着,又有数位修炼者来到门口,被侍女们一一迎进去,那些修炼者修为大多在第二层淬体境以上,吴非暗道:“我是去城主府找赤霞夫人报信,还是进去瞧瞧?”

    正犹豫间,一位身材娇小的侍女现了站在那里的吴非,她迎上来道:“请问这位道友,是否来参加我们碧玉阁的拍卖会?”

    吴非一怔,道:“什么拍卖会,我可以参加么”

    那侍女打量了一下吴非,生出些许的轻视之意,道:“您若有拍卖品被我们认可,便可以参加。”

    吴非问道:“若是没有呢?”

    那侍女弯了下腰,道:“如果您愿意交三百银石作为拍资,那也可以,如果没有拍卖品,又没拍资,那只好对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吓了一跳,道:“三百银石,这么多呀,那如果我没有拍到什么东西,拍资可以退么?”

    那侍女有些看不起吴非,但仍客气地回道:“按我们碧玉阁的规矩,拍品若临时不想拍,可以退,但要交五十银石作为违约金,但退拍资的话,交五十银石划不来,您可以下次使用,也可以在我们店中买东西。”

    吴非掏出林子泓给他的那块玉牌,道:“这个呢,有没有用?”

    那侍女接过玉牌,脸色立刻变了,但仍有些狐疑,道:“这是我们碧玉阁的一等贵宾牌,请您稍等下,我去验验就来。”

    吴非挥手道:“好,你去验吧。”他心中有些好笑,平时来这里的,不是小竹林的嫡传弟子,就是法师长老,想不到这次一等贵宾牌却落到自己这个刚入门的外门弟子手上。

    片刻后,那侍女满脸惊惧地跑回来,到了吴非面前深施一礼,道:“小奴有眼无珠,不识小竹林派的贵宾,请您千万恕罪!”

    吴非一笑,道:“没关系,请问我可以进去么,要不要拍卖品?”

    那侍女尴尬地道:“您有此牌,便是我们碧玉阁的一等贵宾,还请您原谅小奴刚才的无礼。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不知者不罪,况且你也没有什么无礼。”

    那侍女感激地道:“多谢您宽宏大量,请随我来!”她说完在前面引路,带着吴非往里走去,吴非想起上次在祺关城,章少说栄城的栄达斋下个月要举行一场拍卖会,将有神器级的宝贝出现,于是问道:“前两个月栄达斋的拍卖会,拍出一件什么神器?”

    侍女微笑着道:“我们是碧玉阁,但栄达斋好像两个月前也没有拍卖过神器。”吴非有些奇怪,道:“那我怎么听说他们要拍卖一件神器?”

    那侍女笑道:“如果您听说了,那大门派也一定知道,说不定是哪个大门派把那件法器悄悄收走了,栄达斋的拍卖没有拍成也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吴非想想也有道理,若栄达斋真的想拍卖一件神器,不知道多少门派会红眼。

    进了门,侍女引领吴非来到一个有隔段的位置坐下,吴非往外一看,现外面是个大厅,光线不是很亮,此时坐了约摸三四十人,正中一个高台,应是拍卖台,那侍女端上茶水点心,道:“道仙,您是第一次来我们碧玉阁吧?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那侍女道:“那小奴就给您讲讲我们拍卖会的规矩吧,一会您可以买任何拍品,只要在一千银石之内,一等贵宾无需用拍品作抵押。”吴非想不到小竹林的牌子还值点钱,他在祺关城时,可没见识过这么烧钱的拍卖,不过,他的心思在那黑衣老者身上,一番搜寻之下,现那老者就坐在他前两排的位置上,此时正独自喝茶,一副悠闲的样子。

    隔段的位置非常好,外面看不清里面,里面却可以看得清外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