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章 拦路的掮客

    店主凑上来,不悦地道:“这是掺了乌金的飞刀,二十块银石不贵!”

    恺笑笑拿起一把弹了两下,道:“哪有乌金的感觉,就是普通的冷铁!”

    店主沉下脸道:“乌金那么贵,你以为能掺多少!”

    恺笑笑拉起吴非和木小熊道:“黑店,我们走!”

    店主道:“好东西都是贵的,而且有钱也买不到,我们阳家的店子在栄城的口碑谁不知道,我们决不卖假货!”

    恺笑笑回头道:“阳家的店子了不起么,我有钱就不买,气死你!”

    店主冷笑道:“有钱去黑市买啊,免费赠送你一个消息,明天在城北三百里外的苍石林,有个大黑市,你真有钱,可以去瞧瞧,就怕没胆子去!”

    恺笑笑道:“本姑娘才不去黑市呢,有命没地方花!”

    店主讥讽道:“是没钱吧!”

    吴非怕他们吵个没完,急忙拉了恺笑笑两人出门。

    见三人出门,店主在背后道:“哎,你们三个,也不想问问去苍石林的简易传送阵在哪里吗?”

    恺笑笑道:“对不起,我们不想知道。”

    来到街上,吴非问道:“黑市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木小熊道:“是私下交易的地方,交易的东西大多是见不得光的,而且去那种地方交易的修炼者,大多隐藏了身份,所以有些凶险!”

    其实黑市也不是木小熊所说,大部分人还是去正常交易,门派中的掌门或长老担心自己弟子的安危,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告诫。

    吴非吓了一跳,道:“既然这样,那门派中的人不管吗?”

    恺笑笑撇嘴道:“连门派中的一些长老都会易容改扮去参加,他们一样有需要。”

    吴非问道:“你说的黑市有命没地方花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恺笑笑道:“黑市没人保护,说不定人家买不起你的东西,但是修为比你高,就会生出歹心给你做记号,然后跟踪你,到没人的地方就将你杀了!”

    吴非吓了一跳,道:“难怪门规里有禁止去黑市交易这一条。”

    三人说着话,又进出了几间店铺,现先前那个阳家小铺的价格确实价格略贵,不过也不是贵得离谱,这栄城的店铺,有些杀生客,恺笑笑后来以十六块银石一把的价格,买了二十把飞刀,吴非买了些阵符,木小熊则买了面新盾牌,三人逛了半天,也算满载而归。

    吴非想着要不要今天就去碧玉阁将小竹林的事办了,忽然斜刺里走出一人拦住去路。

    这人三十几岁的年纪,八字胡、三角眼,一口的黄牙,他头梳成一个髻,身形干瘦,穿一身土布褂,手中吊着一支烟袋,吴非觉得这人若是在太阳穴再贴块膏药,就是一个典型的江湖骗子。

    这人笑嘻嘻一拱手,开口道:“三位小道友,可是已经报了名?”

    恺笑笑厌恶地道:“去去去,我们不报名。”

    那人并不生气,他四下一望,压低声音道:“我有门路,让你们保证报名成功,能够被云崀派最先通过筛选。”

    木小熊不屑地道:“报名成功有什么了不起,在城门口排队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那人飞快地从怀中掏出一快玉牌,亮了一下,道:“在下乃是云崀派的,你们在门口排队要经过筛选,还不一定被选中,只要你们每人出十块银石,我可以让你们保证通过筛选,通不过,我原封奉还!”

    那人修为并不高,吴非不相信他是云崀派的弟子,皱眉道:“通过筛选有什么用,又不能保证通过考试。”

    那人笑道:“这位小兄弟,如果你们出得起银石,我能想法帮你们通过考试,成为云崀派的正式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一共要多少钱?”

    吴非问道。

    那人伸出一个手掌比划了一下,吴非道:“五十块银石?”

    那人微微一笑,道:“这是我们云崀派的行价,五百银石,你若不能成为正式弟子,我全部退还。”

    木小熊呸道:“五百,你怎么不去抢!”

    那人无奈地耸耸肩,道:“你以为这五百是我得么,我还要打点负责考试的。”他又打量了吴非几人一遍,先前跟着三人,见他们花钱大大咧咧,还以为是有钱人,此时留意看,三人穿着都很平常,莫非自己看走眼了?

    吴非暗暗叹息,这世上哪个地方都这样吗,在大明朝有科举舞弊,在这里有入门修炼的后门捷径,所谓的公道不过是幌子,这里号称神道,其实名不副实。当下他摇头道:“对不起,我们已经有门派了,再说也没钱。”

    那人有些恼怒,道:“有门派不早说,问来问去调戏我么,浪费时间!”他一甩袖子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恺笑笑冲他背影啐了一口,气愤地道:“真不要脸,谁浪费间呢。”

    三人一路走来,碰到几个这样的人,一听说三人有门派,立刻掉头就走。

    吴非苦笑道:“看来,我们还是穿上小竹林的服饰比较好,老是碰到这种掮客,烦都烦死了。”

    到了傍晚,三人找了一家客栈住下,吴非道:“那位赤霞夫人是我的故交,她让我到栄城就去城主府找她,我想晚上还是去拜访一下。”

    木小熊道:“要不要我们陪你一起去?”

    吴非摆手道:“算了,赤霞夫人你们也不熟,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,你们晚上抓紧修炼,不能出来了就把修炼拉下。”

    安顿好两人,吴非独自出了客栈,他向路人打听好地址,径自往城主府而来。

    栄城的夜晚比祺关城要繁华,不少酒肆勾栏灯红酒绿,吴非现许多修炼者也混迹其中,有些还是门派中的弟子。

    此时华灯初上,吴非来天行大陆后,还是第一次在这么繁华的街上行走,不由放慢了脚步。

    一位粉衣女孩拦住一位微驼的黑衣老者,道:“这位道爷,您听个曲吧?”

    吴非转眼望去,现那是个卖唱的女孩,手里拿着一支琴,十四五岁的年纪,脸上描眉画眼,妆化得很浓,她年龄虽然不大,却已有一股不轻的风尘味。

    这女孩一手拿着一快歌牌,谄媚似的笑道:“道爷,您点个曲吧,奴家今天还没开张呢,唱得不好,您不给钱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那黑衣老者皱紧眉头,朝边上一绕,想要绕开那女孩,却不小心撞到对面走来的两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