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章 祺关旧事

    恺笑笑和木小熊亲眼见到吴非一招击杀巴尔宏,两人简直不敢置信,但最不敢相信则是文柯,他一招即被重创,若不是吴非三人出手,此时早已死得僵了,他感激地望着吴非,嘴唇哆嗦着,一时不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虬髯汉子的修为已经到了第四层,却被那魔道人打得几乎无法还手,要不是自己出求救讯息,再撑片刻必然落败。他来到吴非几人面前,惊诧道:“这人,是你们几个杀的?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道:“这家伙太大意了!”虬髯汉子拍拍文柯的肩膀,道:“你们好样的!”他以为这几人中文柯修为最高,一定功劳最大。

    文柯苦笑着摇头道:“队长,我一招就受重伤了,都是这三位小朋友的功劳,没有他们,我早死了。”

    虬髯汉子震惊道:“什么?”

    文柯将先前的情形叙述了一遍,虬髯汉子也是满脸不可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吴非道:“我们纯属侥幸。”他先前用手铳时,还不敢确定一击必杀,所以又将白色棋子出迟滞。

    此时空中传来两声清啸,随即两条人影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是一男一女两位中年人,男子穿一身黄色长衫,身形瘦弱,仿佛一阵风就可以吹倒,但他眼神锐利明亮,显得修为颇深,而那女子一身红衣,吴非竟然认识,脱口道:“赤霞夫人!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看见吴非,十分意外,随即拉住他双手喜道:“吴非啊,你怎么不跟我打招呼就跑了,那么漂亮的新娘也不要,我还担心章少找你麻烦呢!”

    吴非讷讷道:“夫人不要取笑了,比武招亲您知道的,完全是误会。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道:“什么误会,你不喜欢人家就不应该去参加比试!”

    吴非知道自己在祺关城一直跟着赤霞夫人,说不定还连累到她,于是抱歉地道:“实在对不住,我以为黎小姐看不上我,谁知道最后选的是我!”他心中有些犹豫,想起那日清笛长老讲的蓝莹血之事,那个祺关城主黎俊伯,似乎暗中采集他和思思的血,必然要搞什么名堂,这事要不要跟赤霞夫人说?

    “对了,黎城主后来找我没有?”

    吴非试探地问道。

    赤霞夫人一戳吴非额头,道:“找没找你我不知道,反正黎俊伯大雷霆,他说找到你一定要对你不客气,以后你千万别去祺关城了,这事说不清楚,只能等黎小姐以后嫁人再说!”

    听到赤霞夫人这么说,吴非心中更加怀疑,他问道:“那天黎影小姐没有选其他人嫁吗,不是有三个被她选上啊?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道:“嫁给谁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奉三思或莫珈俊呀,而且莫珈俊还对她情有独钟。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道:“说不定那是一厢情愿,黎小姐不喜欢莫珈俊,我听说她回大围教去了,不筑基成功不会再回祺关城。”

    吴非不知道黎小姐的比武招亲是不是骗局,他现在还不能证实黎俊伯背后有阴谋,但如果真的是自己误会,那以后见到她一定要好好道歉。

    那黄袍男人和虬髯汉子说了几句,见吴非和赤霞夫人相熟,于是朝他点点头,四下一望,手指山下沉声道:“魔道的人来偷袭,真是卑鄙,不过这次你们立大功了,还杀死一个,跑了的那个虽然用了密术,但我依稀能追踪到他方向,大概就在那个方向!”

    赤霞夫人道:“好,那我们赶快追过去,决不能让他轻松逃掉!”

    黄袍男子点点头,对虬髯汉子道:“胡队长,这里的善后交给你,赤霞夫人,我们走!”他一支七尺长的竹剑亮起,人已浮上半空。

    赤霞夫人跃上黄袍男子竹剑,回头道:“吴非,你到栄城一定来找我,我住在城主府!”话音一落,身影已经飞去,一道黄光一闪即逝。

    吴非暗暗咋舌,那个黄袍男人好深的修为,比起清笛长老都不差多少,不知是什么身份。

    待到两人消失不见,那胡队长对吴非三人行礼道:“胡某先前小看了三位小竹林的少年英雄,还请多多见谅!”

    吴非回礼道:“哪里,这对付魔道宵小,人人有责。”

    文柯满脸欠意上来行礼,道:“小竹林的几位师兄,想不到你们跟城主大人和赤霞夫人都熟!”他先前看不起这三人,没想到自己的小命都是他们救的。

    恺笑笑一呆,道:“刚才那位黄袍大叔,乃是栄城城主?”

    文柯心中奇怪,他明明看见城主和吴非点头,难道他们不认识?口中道:“那位就是栄城的城主大人,宣亦学!”

    木小熊羡慕地道:“非师兄,那我们去栄城一定要去拜访一下。”

    吴非倒并不介意,他连长老会的冰山长老都见过,栄城城主与清笛长老一样,都是第六层的修炼者,见不见也没什么要紧。

    胡队长道:“多亏三位,让我们没有全军覆没,不过,那些逃掉的野兽,怕是对周围会造成破坏。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没有补救的办法么?”胡队长摇摇头,道:“希望他们分散逃,不要逃到凡人聚居地,对了,三位小友这是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吴非行礼道:“我们三个要去栄城办点事,胡队长,若是有缘,那就后会有期吧!”

    胡队长有些惋惜,道:“你们立了大功,若随我去,必有奖励。”

    吴非摆手道:“我们只是适逢其会,称不上什么功劳。”

    胡队长一挥手,文柯立刻明白,跑到巴尔宏的尸体边,将他的宝囊解下拿了过来,胡队长道:“按照这里的规矩,这是你们的战利品。”

    吴非看了木小熊和恺笑笑一眼,见两人点点头,他便没有推辞。

    几人又聊了片刻,吴非道:“多谢胡队长二位,天色也不早了,你们还要赶路,咱们就此别过。”

    胡队长略作挽留,见三人去意已决,便拱手作别。

    三人下了山,等到看不见胡队长的兽队,恺笑笑立刻问道:“那魔人的宝囊中有什么,快瞧瞧?”

    吴非想起自己刚才收了巴尔宏的宝囊,打开一看,不禁吓了一跳,里面居然有五百多银石,一百多金石和几件不错的法器,此外,还有各种符纸和丹药,刚才巴尔宏觉得他们不堪一击,并未全力施展,现在全部家当落在吴非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