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4章 一击必杀

    吴非见这一招自己不好闪避,白子立即祭出,那劈空掌在他面前一滞,吴非一个翻滚就地闪开。

    魔道青年嘿嘿冷笑,道:“你这是什么东西啊,有点意思!”他知道自己行踪已暴露,若不迅将这两人干掉,等一会栄城的人赶来救援,自己可是难以脱身。当下手里白光闪烁,一根长叉出现在手中,嗖地一叉,朝文柯刺去。

    文柯的长鞭,本来是远距离的攻击的利器,但对方的长叉攻击距离更长,他身法本来就弱于对方,这时不能硬接,只得向边上一让,但他行动略慢,长叉从他右肩靠下位置穿过,一个血洞霍然出现,同时长叉的倒钩扯下一大块血肉。

    一声惨嚎,文柯身子跌倒下来,他看见吴非刚才避开魔道青年的劈空掌,以为自己也可以做到,没想到自己一招都接不了。

    魔道青年狂笑一声,长叉又是一道灰芒射到,他觉得吴非的攻击不值一提,不如先干掉这个修为高一点的修炼兵。

    文柯此时受了重伤,根本无法闪避,吴非离他尚远,眼看魔道青年这一击出手,自己竟无可闪避,不禁大惊道:“不好!”

    就在灰芒射到文柯胸口的瞬间,人影一闪,木小熊突然挡在文柯身前,他手中是一块土黄色的盾牌,噗地一声,魔道青年的长叉竟叉入盾牌!木小熊身子剧震,一口鲜血喷出,那灰芒射穿他的盾牌,将他手臂上的一块肉带走。

    魔道青年冷笑道:“就这点修为也敢拦本大爷的去路!”他叉影一收,又是一记大力穿刺,他要将文柯和木小熊穿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拼了!”

    一声娇叱传来,空中数道白光匹练似的射到,魔道青年被阻了两招,越暴怒,一掌拍出,那数道白光被他全部击得碎落纷飞,定睛看时,现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子正远远地向他来飞刀。

    吴非这时一个翻滚,接近那魔道青年,他黑子祭出,同时邪月刀的刀芒再次劈出。

    魔道青年吃了一惊,这小子看修为,第一层都是刚刚突破,但他黑子出后出刀如此之快,就算一个第三层的高手也比不上,当下怪叫一声,身子一转,一个急闪,堪堪避开这一击。

    恺笑笑见吴非居然能逼退魔道青年一招,心中生出勇气,这时一甩手,迎面又是三道白光射去,那魔道青年莫名愤怒,大力挥掌拍碎恺笑笑的第二次飞刀,正要朝她冲过去,忽然远处传来一个嘶哑的声音道:“巴尔宏,五招内解决,撤!”

    一声轰响后,虬髯汉子的声音也传来:“文柯,好样的,再撑五招!”

    那叫巴尔宏的魔道青年一声怒吼,向收束兽群的修炼兵冲去,只要这群野兽一乱,他们此行的目的就已达到。

    老刘头和黑脸士兵刚刚联手制服一条巨犀,就见眼前黑影一闪,一道白光闪烁而来,老刘头毕竟经验丰富,知道这种攻击绝对不能硬接,忙用力一闪,向边上让去,那黑脸士兵手中出现一面黑铁护盾,只听扑扑两声,老刘头右胸口被贯穿,身子软软跌倒,而那黑脸士兵的护盾则被穿透,胸口正中多出一个血洞。

    巴尔宏这一招重伤一人,杀一人,脸上露出狞笑,他身子一转正要向其他士兵冲去,忽然身子一缓,无端慢了下来,一回头,看见吴非咬着牙,一手握刀朝他冲到。巴尔宏哼道:“找死!”长叉一立,扑地向吴非扎去,他动了真怒,这一击用上全力,对恺笑笑来的飞刀居然不管不顾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,吴非盘龙盾出现在胸前,只听咔的一声,长叉扎在盘龙盾上,吴非只觉一股大力推来,身子顿时倒飞出去,他来不及站稳就跌坐在地,这一叉震得吴非气血翻涌,只觉喉咙甜,不由一口鲜血喷出。

    这时恺笑笑的飞刀正射在巴尔宏身上,他身子一震,插入身体的飞刀片片碎裂掉在地上,身上血光迸现。

    恺笑笑一转眼,现吴非已受伤,文柯和木小熊各自服下一枚回复丹,伤口正在愈合,暗道:“我一定要将这魔人逼住!”她双手齐,十七柄飞刀脱手而出,这是她的绝技,叫作十七连环,虽然只是出十七柄飞刀,但是对方若是凭借功力震碎她的飞刀,这些飞刀的碎片就会加射出。

    巴尔宏哼道:“死丫头,就凭你也想算计老子!”他双掌平推,一股大力涌出,那十七柄飞刀仿佛射在一团棉花上,刀头一顿,同时坠落下来,巴尔宏伸手一抄,将飞刀拿在手中,对恺笑笑冷笑道:“来而不往非礼也!”他脸上紫光一现,就要向恺笑笑出飞刀。

    恺笑笑大惊,她知道两人的修为差距,她向巴尔宏射飞刀只是骚扰,巴尔宏朝她射,那是致命。

    “巴尔宏,我们走!”

    远处嘶哑的声音蓦地传来,同时伴随着两声闷轰。

    巴尔宏异常恼怒,抬手就要向恺笑笑射回飞刀,忽听一声叹息,他转头时,一片巨大的白帆兜头罩下,他依稀看见吴非手中好像拿着一根黑黑的管子对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爆响骤然响起,巴尔宏手伸出一半,身子已经僵住,他的双指间,多了一道焦痕,而额头却多出一个血洞。

    “你,你——”

    巴尔宏喉咙咕噜着,眼中满是不可置信,白帆落下,他看见吴非手里的法器冒出白烟,而之前,一颗黑色的弹丸以他无法想像的度穿透白帆飞来,他想挡,根本挡不住!

    修炼者的头被打穿,那是任何回复丸都无法回复,巴尔宏至死都不明白,这个看上去清秀的少年,身上怎么会有这样一件恐怖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巴尔宏!”

    远处那嘶哑的声音悲愤地叫了一声,轰轰轰数声闷响后,归于沉寂。

    兽群这时有一大半被控制住,但还有一些狂跑散,它们撕咬着越过士兵的拦截,朝山上山下狂奔而去,就在先前的片刻间,那十余个士兵,被咬死了一半,老刘头终于没能活着熬到退休,他重伤后被一只狂化的狮子一口咬断脖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