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章 兽骑狂

    年轻人见吴非神态谦恭,暗道:“这三个肯定是什么不入流的小门派,要是大门派的弟子,早就报出名号了。”他鞭梢一指恺笑笑道:“你告诉我,也不想听!”

    虬髯汉子这时开口道:“文柯,有个地方坐就可以了,何必去为难小朋友!”

    那叫文柯的年轻人这才收起霸气,退到一边,道:“是,队长,我跟他们闹着玩玩!”

    吴非几人坐在一边,他低声问道:“这些士兵是哪来的?”

    恺笑笑白了吴非一眼,道:“看他们的服饰,应该是神道军的兵士,不过他们不能上云山关,因为他们修为还低了。”吴非不受她白眼的影响,继续问道:“那他们经过我们度越国,不需要受盘查和询问吗?”

    木小熊有些奇怪,道:“什么是盘查和询问?”

    吴非讲了各国的边界、过关通牒等疑问,木小熊哈哈一笑,道“天行大陆这么大,禁地这么多,我们度越国的国主可管不过来,再说,神道军出自各国,互相之间传个讯、打个招呼就可以通过,没有这些顾忌的,你想,从一个城传送到另一个城,可能就是传送到另一个国,你要是过一个城办一次过关通牒,那不累死,所以我们神道各国,凡是加入长老会调遣的,都不弄这些麻烦事。”

    吴非上次游历了不少地方,像祺关城、梅城等地方,都没出度越国,所以他并不清楚国与国之间怎么区分和保护。

    恺笑笑道:“也有例外,像汗古、枂东等一些小国虽然听从长老会调遣,但过境的军队、商队都要接受盘查,最特殊的就是佛国,它自成一体,对神道和魔道都不交好,据说佛国的佛主修为极高,对我们长老会的第一长老叶大千都不假以颜色。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那大国的城主和小国的国主,是哪个大?”

    恺笑笑瞪了吴非一眼,道:“你白痴啊,谁修为高就谁大,不过,有的国主背后有高手撑腰,也不一定完全论修为。”

    文柯听到他们说话,嗤地一笑,这少年看来还是三流门派中的三流弟子,连这些基本的常识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一阵微风刮来,空气中弥漫开一股腥臭味,有些兽骑可是不爱干净,休息时到处拉屎拉尿。

    木小熊站起来道:“我们走吧,去栄城去把事情了了,也好早点回去。”

    恺笑笑也闻到臭味,站起来道:“既然出来,就多玩一下好了,反正子泓师兄没有规定什么时候回去,我们要在栄城多待两天有什么关系,听说那里有很多好东西买!”

    木小熊是想早点回去,说不定还可以看到门内参加精英弟子比试的战斗,但恺笑笑这个白痴,完全没有意识到林子泓支开他们的目的。

    文柯讥笑道:“丫头,你身上带了多少钱,买得起么?”

    恺笑笑和木小熊刚刚入门,第一个月的收入还被林大星他们抢去,身上各自只有一块银石,不禁汗颜起来。

    文柯见他们窘迫的样子,呵呵怪笑道:“我给你出个主意,你到了栄城,把身上不用的法器卖掉,就有钱买簪子买粉了。”

    恺笑笑不悦道:“我买那种东西干吗,我要买传送符和飞刀!”

    吴非闻着空气中的腥臭味,想起昨晚在林向善屋中闻过的那些药瓶,不禁开口道:“咦,怎么这空气中还有一股药味,好像还是狂化药剂的味道?”

    虬髯汉子闻言,霍地跳了起来,他一步来到吴非面前,劈头问道:“你是哪个门派的,你能确定这是狂化药剂的味道?”

    吴非吓了一跳,忙道:“我们是小竹林派的,这药味我闻过,肯定错不了!”

    虬髯汉子一呆,道:“你们是小竹林的药修?”不等吴非点头,他一步冲出凉亭,一道火箭朝天去,同时高声喝道:“有魔道来袭,快将所有兽骑束缚住!”

    文柯还在那里呆,小竹林虽然不是一流的大门派,但在西北道上,药修最厉害的两个门派,一个是小竹林,一个是一品堂,他这个普通修炼兵还真是狗眼看人低。

    就在虬髯汉子冲出凉亭的同时,两道黑影从山道前后出现,他们封住去路,手中一件黄色的物事正在冒着白烟。

    兽群骚动起来,目中露出凶光,那些士兵们慌张地往野兽的口中塞药,戴上鼻罩,但片刻之间,十几个士兵怎能给所有的野兽做完这一切,不少野兽嘶吼起来,开始对迎上的士兵出威胁。

    虬髯汉子身子前冲,一边喊道:“文柯,你想办法顶住后面那家伙,其他人控制兽群,一定要先锁住黄泥犀牛!”

    吴非听到喊声,知道犀牛狂化起来,杀伤力怕是最强的,当下对恺笑笑和木小熊道:“我去帮忙!”

    恺笑笑这时掏出了一张传送符,见吴非跟在文柯身后冲出去,犹豫了一下,叫道:“偷袭的魔道人至少相当于我们四层的修为,你留下会送死的!”

    “你们走,等下在栄城会合。”

    吴非的声音从前面传来。

    木小熊一跺脚冲了出去,道:“师妹,你先走,我跟非师兄一起去!”

    文柯知道自己的任务是拖住敌人,他修为刚到淬体境,可不敢指望能侥幸获胜。

    烟雾中,对面一个黑袍青年迎面冲来,他脸色蜡黄,两根眉毛连在一起,显得十分凶悍,见到文柯,他嗤地一笑,道:“就凭你也想拦我?”

    文柯刷地一鞭抽去,道:“拦不住也要拦,!”

    这时吴非也冲到,叫道:“一个人拦不住,两个人拦!”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虬髯汉子那边传来一声闷响,显然他已经接上手。

    黑袍青年伸手一抓,居然一把抓住文柯的鞭梢,点头道:“好啊,那我就踏着你们的尸体冲过去!”

    文柯长鞭一抖,数道光芒绽放,从鞭身向那青年身上射去,吴非催动灵气,一道刀芒从侧面射去,那青年咦了一声,松手退后一步,一道红色光芒包裹全身,那鞭身的光芒射到他身上,顿时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吴非虽然握着邪月刀,但他早已将黑白棋子摸了出来,他知道对付魔道人,绝不能有一丝疏忽。

    那魔道青年嘴角冷笑,右掌一挥,一记浑厚的劈空掌朝吴非直劈下来,口中喝道:“讨厌的小子,我先送你上西天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