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章 兽骑队

    木小熊见吴非来得晚,便给他带了早点出来,三人说话间来到山门门口,木小熊道:“非师兄,我有件事要问你,今天一早在聆风居,林大星兄弟居然跑来向我们道歉,非要我们原谅他们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这还不好,他们肯悔过,你们不愿原谅么?”

    恺笑笑道:“我们哪敢,这四个家伙坏得头顶生疮、脚底流脓,不知这次又要玩什么鬼,我才不信他们是真心,不过,嘴上还是先原谅他们吧!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道:“是啊,他们上次是怎么欺负你们的?”

    木小熊皱眉道:“他们打了我一顿,把我丢到茅坑去了!”

    恺笑笑急忙道:“不许说,我的不许说!”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你们刚才应该说,如果他们不照样做一遍,就不能原谅!”

    恺笑笑怀疑道:“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你回来再试试不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恺笑笑神色一变,果敢地道:“那我一定要把我的袜子穿三十天不洗,然后塞进林大石口里,还给他脖子上挂一块我是母狗的牌子!”

    木小熊嗤地一笑,道:“我可没说,是你自己说出来的!”恺笑笑猛然醒悟过来,用拳头捶着木小熊后背道:“你坏死了,老是欺负我!”

    说笑间,三人离开小竹林山门,踏上了前往栄城之路。

    吴非入门以后第一次出去执行任务,觉得心情舒畅,木小熊和恺笑笑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三天后,黄昏,小雨初歇。

    在通向栄城的一条山道上,一支队伍正在匆匆赶路,为的一人骑在一匹高头狮子的背上,他身板笔直,满脸胡须,穿着一身灰黄的长袍,脸色有些阴沉。他的身后,数十人穿着兵士之服,赶着一队上百只野兽的兽群,那些野兽有虎狼豹,还有几条身躯庞大的犀牛。

    这时身后一个年轻人从后面赶了上来,对前面狮背上的虬髯汉子道:“队长,前面便是栄城了,能不能让兄弟们休息下再赶路?”

    虬髯汉子向后望了一眼,只见兽队的队形有些凌乱,赶野兽的士兵也都有些疲惫,他四下遥望了一会,终于点点头道:“好吧,传我命令,就地休息一炷香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年轻汉子得令大喜,急忙到后面去传令,士兵们将野兽围成一堆,各自从怀中取出水壶开始喝水。

    一个年纪颇大的士兵道:“这次万里赶路,真是累人啊。”

    另一人道:“可不是,听说这次魔道人利用橘谷禁地的禁制坍塌从雪国偷袭,同时又猛攻云山关,这些兽骑运送真是麻烦,要是死的东西,一个宝囊就全装下了,哪里这么辛苦!”

    年纪颇大的士兵道:“你别埋怨,到了栄城就有传送点了,不会像之前赶路这么辛苦。”

    另一人道:“就算有传送点,后面还有上万里的路要赶,你说,要传送到哪个点,被魔道偷袭的机会最大?”

    年纪颇大的士兵道:“我估计传送到阿布崖国附近就要小心了,因为那里离雪国很近。”

    另一人道:“老刘头,你不是阿布崖国的人吗,你们那里经常有魔道的人出没吗,危不危险?”

    那叫老刘头的道:“魔道的人又没把魔道两个字写脸上,他们来也不是都烧杀抢掠,有时还跟神道的修炼者做点交易,我们这些凝气期四五层的小兵,想操那份心也操不上。”

    对于低阶修炼者来说,他们会把修为分得更细,其实每一层的修为,一般只分为高中低三阶,但是第一层凝气期的修炼者会把每一阶又分为三层。

    另一人道:“我听说这次运送的兽骑,半路有两处被人截杀,兽骑也被狂化,奔进附近的城池,伤了不少凡人,有个凡人的小村落,差不多全被灭亡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所以你看咱们队长板着脸,好像魔道马上要到这里来偷袭一样!”

    “这里离阿布崖国上万里,魔道人至于派人来这里么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,魔道的人狡猾得很,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深入到西北来,上次荆棘山修炼,他们不也来破坏了,你看他们修炼者不到我们的十分之一,居然打得我们只有招架之功!”

    “这事轮不到我们操心,咱们还是看好这些兽骑,安全送到边境去才是正道!”

    黑脸的士兵叹道:“唉,老刘头,这一趟走完你就可以退休了,我们还得再干十多年,说不定哪天就挂了,对了,你退休以后打算去哪?”

    那老刘头仰头叹道:“我最想去的地方,当然是舒城了,山水绕城,烟柳画檐,可惜,像我这种老废柴,也就只能做做梦,还是回瑾松城乡下去种地好了。”

    那瑾松城就在阿布崖国,是个山城,老刘头这一趟运送兽骑是他自己争取,因为送完了,领了这些年服役的报酬就可以回家,不用赶太远的路,至于他说回去种地那是瞎扯,再怎么说他也是个修炼者。

    路边有座凉亭,带队的虬髯汉子将狮子锁在凉亭外,自己抬腿迈了进去,这时凉亭中正坐了三个青衣少年在歇息,他们是两男一女,年纪最大的少年十六七岁,长得眉目清秀,一派儒雅之气。

    这三人不是别人,正是吴非、木小熊和恺笑笑。

    此时三人穿的是便装,小竹林没有直接传送到栄城的传送点,他们一路飞奔而来,正赶上在这里歇脚,没想到碰上这群运送兽骑的士兵。

    一个年轻人从虬髯汉子身后闪出,一指吴非几人,道:“喂,你们三个小孩,不要在这里占位子,让一让,我们队长要休息。”

    恺笑笑大怒,道:“我们先来的,凭什么让你!”

    吴非眉头暗皱,他带着恺笑笑一路走来,这位师妹不但喜欢惹是生非,还目中无人,好像别人天生就该让她一样,这一点,思思和林兮涵就比她要强许多。

    年轻人刷地一鞭抽来,骂道:“你们是有人养没人教么!”

    木小熊见势不对,一道盾牌出现在手中,啪的一声,这一鞭抽在盾牌上。

    吴非神识一扫,看到年轻人修为比他高了一层,后面那位队长气蕴内敛,修为在第四层上下,忙拉开恺笑笑道:“这里又不是没位置,我们坐那边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木小熊对那虬髯汉子抱抱拳,道:“这位军爷,我师妹不懂事,请勿见怪!”

    年轻人见木小熊瞬间挡住自己一击,也不敢太小觑,道:“你们是哪个门派的,怎么没有大人带?”

    恺笑笑哼道:“谁是小孩了,我凭什么告诉你呀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