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章 狂化之药

    吴非与中岭派的陈艽玉长老、莫珈俊弟子在祺关城打过交道,想不到这个门派的门风不错,能平等对待每个弟子,这不正是孔圣人提出的有教无类么?想起苏云淼和奚彬蓉,吴非忍不住问道:“北岭派的郝吉才是什么样人?”

    林大星有些不屑道:“那是个三流门派,郝吉才人不错,他好像没有内门弟子外门弟子之分,不过郝吉才才第四层修为,有些好笑。  ”

    吴非摇头,想起唐朝韩愈师说中的一句话,道:“话不能这么说,有人说,弟子不必不如师,师不必贤于弟子,闻道有先后,术业有专攻,如是而已,郝吉才虽然只有第四层修为,说不定可以培养出比自己还厉害的弟子呢。”

    林大星几人听得如坠云雾,觉得此话有理,却又不是很明白。

    吴非神色一正,声音忽然变得冰冷,说道:“今夜之事,我不想有第六个人知道,你们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林大星想了想,从怀里取出一块黑灰色的玉石,一道灵气出,那黑石上白光一闪,他咬牙道:“这是一块下品的咒玉,我们四兄弟在这里誓,今夜之事,绝不对任何人说起,若有违约,受尽千般折磨而死!”他说完,将那块玉石递给林大元,四兄弟挨个立下誓言。

    吴非是第一次见到咒玉,他知道只要对咒玉立下誓言,一般都不敢违抗,不然很是痛苦,这下品的咒玉,至少三年之内有效。

    林大星最后将咒玉递给吴非,道:“请非爷将它封印,以后我们若敢违背,非爷就让它促!”

    此时明月高悬,半夜已过,吴非接过咒玉收好,挥挥手道:“你们走吧,我现在要休息了!”

    林大星、林大石扶着两位受伤的兄弟,嘴里一边说着告辞,一边取出一张定向传送符向山下传去。

    等四人离开,吴非这才想起自己的茅棚已被这四个家伙拆了,晚上可是没地方休息,他想了想,掏出上次林子泓给他的竹牌,朝山顶的一间屋子走去,心中暗道:“我和林向善必有一战,说不得也要像对付林大星他们一样对付他!”他觉得有手铳做倚仗,对付林向善应该不难,倒是林子泓躲在幕后,有些难对付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吴非用竹牌去感应屋门,那间竹屋却一点反应也没有,吴非走过去,绕了一圈,现屋后开了个偏门,手一推,那屋门应声而开,这才醒悟道:“原来林向善将旧门破坏了,自己另外开了个门,以方便自己进出。”

    这间竹屋从外面看似乎有些简陋,走进去,才现里面居然地方不小,正中放着一张方桌,桌上放着一个瓷碗,倒也古朴干净,只是这屋子的气味有些怪异,是一种奇怪的骚臭味,吴非点亮一块萤石,向屋角看去,屋角的窗边,放着一张大床,床上赫然竖着一道栅栏,不用说,这是独眼狼犬阿虎睡觉的地方,想不到自己堂堂一个外门弟子,竟还不如一条狗。

    床下竹篓中,放着一堆骨头,有长有短,这应该是阿虎磨牙用的,那怪异的骚臭味就是从这堆骨头中出,吴非摇摇头,想道:“我又何必睡狗舍?”他转身出了这间屋子,朝另外一间走去。

    那间屋子也开了一个后门,吴非走进去,现这里依然是一间狗舍,里面的血腥骚臭味更浓,屋角挂着一些不知名的野兽尸体,里面没有床,墙上挂着皮鞭、狗链等物事,窗边的格架上有一排药瓶,这些东西没有装在林向善的皮囊中,显然不是什么宝贵的东西。

    吴非随手拿起一个瓶子,只见上面写着“狂化”二字,他这段时间学药,对这些药物很感兴趣,不禁拨开瓶塞闻了两下,只是觉得有股特别的臭味,心想:“这些一定是狂化的药,不知阿虎狂化以后,要怎么受主人控制?”他忍不住一个个瓶子闻了一道,觉得那些气味还真是不同,可以被分辨得出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吴非跟林子纯学药,也看了些小竹林的记载,对于天行大陆上的药物也有了些研究,他现,自己从大明朝带来的那些药物也有用,尤其是加入灵气提炼后,有想不到的新功用,就拿藿香正气丸来说,用灵气和冰冻术处理过,修炼前服用可以去除杂念。

    要知道吴非在嵩江府严小福的道观,几乎搬来一个药店,这些药他还没有一一去试,谁知道还有什么惊喜。

    这间屋子也是林向善驯狗用的,吴非不知道那独眼的阿虎是什么神兽,暗道:“如果当初让我从思思和阿虎中选一个,那我还是选思思。”忽然掩口笑道:“思思怎能和一条狗比,她明明好过阿虎千万倍!”

    两间屋子都不能睡,吴非有些苦恼,自己若去最后那间屋子,必然是林向善休息的地方,但那狗窝的气味他又受不了,纠结了半天,想道:“君子一言,我既然答应了林向善不进他屋子,便不能食言。”

    来到屋外,吴非吐出一口浊气,找个避风处打开防护罩盘膝坐下,忽然又想到林子纯,忍不住心头狂跳,她要是后半夜还来骚扰自己,这可怎么办?

    在纠结和担心中,吴非终于熬过了这一晚。

    早上,他迷迷糊糊醒来,一看天色,吓了一跳,此时居然已经日上三竿,忙匆匆到小溪边清洗一番,便直接用音遁术传到聆风居附近。

    木小熊和恺笑笑站在聆风居门口,脸色有些焦急,吴非快步走过去道:“不好意思,我来晚了!”

    木小熊有些无奈,道:“笑笑说,她也要跟我们去!”

    吴非对恺笑笑看了一眼,想起自己这趟出去,最好是能在月初赶回来,于是道:“师妹,我和小熊师弟两个男人出去方便,你一个女孩子跟在后面干吗?”

    恺笑笑哼道:“我愿意,我已经跟燕沙和子纯法师请假了,他们同意我在路上看着你们!”

    木小熊嘀咕道:“看啥,跟屁虫!”

    恺笑笑狠狠瞪了他一眼,道:“子纯老师还特意传了御风决给我,你们要是不听话,我就不传给你们!”

    吴非想起林子纯就头皮麻,摆手道:“算了,你愿意跟就跟着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