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9章 打碎我的骨头?

    林大光讥笑道:“大哥,这小子敢这么对我们说话,他真以为有林兮涵、林雨双姐妹撑着,我们就不敢把他怎么地!”

    林大石呸了一声,骂道:“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你一没背景,二没来历,别说送件上品法器,就是把心肝挖出来,也高攀不上,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给我们几个师兄舔丫,哥几个高兴了,就放个屁给你吃!”他自觉说得有趣,禁不住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吴非想不到这四兄弟如此粗痞,气得身子抖,忽又想到,自己是晚上才把深海吟送给林雨双,这四人居然就知道了,看来消息传得真快。

    林大元在四兄弟之中年纪最小,他不甘人后站了出来,双手叉腰道:“你若是敢违抗我们兄弟,那就不是吃屁了,是直接丢到粪坑里泡澡!”

    吴非气极反笑,道:“想不到你们四兄弟的爱好这么特别,不是屁就是粪坑。”

    林大元摇头笑道:“不对,这是你的爱好,我们会慢慢培养你的!”他手中黄光一闪,一条大棒出现在手里。

    吴非眼睛微微眯起,道:“四位这是要动手了?”

    林大光点头道:“不动手,你怎么知道在小竹林做师弟的规矩!”

    吴非双手环抱胸口,悠然问道:“哦,都有什么规矩?”

    林大光道:“第一,以后你每个月收入的五块银石,要交四块给我们;第二,不许出风头表现自己,掌门和长老面前,他们不问话,你就不许说话;第三,不许跟师妹、师姐说笑;第四,得到什么好东西,一律先孝敬我们!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冷笑,口中问道:“只有这四条么?”

    林大石以为他害怕,更加肆无忌惮,他掏出一枚药丸,道:“这是一枚回复丸,是我们四个送你的见面礼,等下我们帮你松松筋骨。”

    吴非知道松松筋骨就是打他一顿,问道:“怎么个松法?”

    林大元残忍地道:“你不听话就将你全身骨头打断,让你用回复丹都回复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吴非问道:“所有师弟都要守这规矩?”

    林大石笑道:“当然,特别听话的,可以少打断几根,告诉你,内门弟子也一样,你知道林升吟么,他是内门弟子,一样听话,叫他喝尿都不敢吃屎!”

    听到林升吟的名字,林大元笑得眼睛都睁不开,道:“老子昨天尿尿,叫他蹲着喝,这小子没敢浪费一滴!”

    林大石道:“昨天你喝了那么多酒,一泡尿不有一壶啊?”

    林大元道:“是啊,我尿半天,这小子灌得都快岔气了!”

    吴非听他们这么说,恶心得想吐,想起那矮个的林升吟呆呆的样子,原来是被这四兄弟如此欺负。

    林大义呸了声,不屑道:“这算个屁啊,老子让林升吟玩球,那才好玩呢!”林大元好奇道:“玩球,怎么玩?”

    吴非早已忍无可忍,大喝一声,道:“够了!”他以前听说过牢里的犯人会这样变态地虐待别的犯人,这堂堂的正规门派,竟也有这样令人指的事情生,这里到底是修炼之地,还是地狱?

    林大元手持木棒离吴非最近,听吴非一声大喝,立刻一棒横扫过去。

    “嘭——”

    一面小盾出现在吴非手上,林大元这一棍顿时打在盘龙盾上。

    “嘿嘿,小子,你敢抵抗?”

    林大元举起木棒正要再次砸下,忽然现吴非手上拿着一根黑黑的管子指着自己脑门,不由一怔。

    “这,这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林大元神识扫过,现这并不是一件法器。

    吴非冷冷道:“要你命的东西!”他手上拿的是从朱王爷和严小寿那里收缴来的手铳,这手铳他一共带来三支,自己身上两支,晏畅和昊子那里留了一支。他手铳蓦然一沉,从林大元脑袋移到大腿,猛地一扣扳机。

    “呯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爆响,林大元嗷地惨叫一声,摔倒在地,膝盖被打了个血洞,鲜血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其余三人顿时傻了,他们从没见过这样的法器,如此犀利,又如此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吴非吹去手铳口冒出的白烟,淡淡道:“你们几个,今天带了多少回复丸?”林大光大怒,吼道:“老子杀了你!”身子冲出同时,白光一闪,一道银芒握在手中直刺吴非。

    “呯——”

    又是一声爆响。

    第二支手铳响起,林大光冲到一半,身子僵直地摔下,那道银芒顿时消散落地,原来是一条银枪。

    吴非从容地替两支手铳换上弹药,目光如利刃般射过去,道:“你们不是要打碎我的骨头么,怎么不来了?”

    剩下的林大星和林大石,望着在地上痛苦抽搐的两位兄弟,又抬头对望一眼,各自现对方眼中的恐惧,这小子有这样的神器在手,上品法器又如何能放在眼里,难怪他可以随手送人。

    吴非再次举起一支手铳,指着林大星道:“跪下!”

    林大星牙关紧咬,他修炼的功法乃是防御,暗道:“大元和大光没有防备,被你暗算,我现在有准备了,看你怎么伤我!”蓦地金光一闪,一道光幕遮在身前,同时叫道:“要老子跪下,休想!”

    “呯——”

    手铳光芒一闪,那道金光防御如水波般荡开,吴非分明看见一颗黑色的弹丸钻进了林大星的大腿。

    一声惨叫,林大星身子一歪倒在地上,他腿上的血洞,与其他两人略有不同,创口要大许多,那金光的防御,居然依旧不能阻挡。

    吴非眉毛一扬,他没想到这手铳居然能攻破第二层淬体境修炼者的防御,看来自己带在身上真是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林大石扑通一下跪在地上,连连磕头道:“非师兄,我们服了,求您放我们一马!”

    吴非手铳举起,对着林大石慢慢问道:“我问你,带了几颗回复丹?”

    林大石惶恐之极,连连磕头,道:“三颗,我们只有三颗!”

    “三颗啊,真是少了,要不要我送你一颗?”

    吴非悠悠道。

    林大石以为他要给自己也一击,吓得面如土色,他们四人对别人下手残忍,自己却是贪生怕死,当下流着鼻涕哭道:“非师兄,您饶了我们罢,今后您要我做啥就做啥,决不反口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