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8章 上门来欺负

    吴非低着头,呆滞地道:“没,没有!”

    林子纯柔柔地道:“林非,老师再传授你一门绝学,教你如何做男人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结巴,道:“多谢老师,但,但这不好!”

    林子纯吃吃笑了起来,笑得有些放荡,道:“你不要这样,老师传授了你这门功法,以后不知道有多感激我呢!”

    吴非慌张地道:“不,不用了。”他想看看哪里能逃下山去,却现后路被林子纯挡着。

    林子纯看见吴非羞怯的样子,更加笑得厉害,道:“我听说你买过一个女奴,好不好看呀,是不是不会让她服侍你?”

    吴非窘迫道:“什么服侍,老师您别乱说。”

    林子纯继续一步步逼近,道:“你放心,你喜欢兮涵、雨灵、雨双她们,也可以跟她们好,老师是不会嫉妒和阻拦的!”

    吴非急忙道:“没有,没有——”

    林子纯笑道:“没有什么,你说谎吧,怎么连头也抬不起了?”

    吴非闻言抬起头来,这一看,顿时看得脸红心跳,只见林子纯此时身上只剩脖颈处的一条薄纱,身上全无寸缕,妙曼凹凸的身姿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吴非喉咙有些干,他退了一步,猛地一只脚一滑,已经踏在山峰边缘,忙道:“老师,您,您别过来,您再过来,我就只好跳下去了!”

    林子纯扑哧一笑,道:“林非,你这么羞涩,老师越来越喜欢你了,来呀,抱抱老师!”

    吴非急得抓耳挠腮,此时他已经退无可退,正慌乱间,身子一紧,已被林子纯抱住。

    林子纯娇笑道:“不用担心,老师会让你知道,做男人是有多快乐!”她一指封住吴非的血脉,伸手去解他衣扣。

    吴非大惊,道:“老师,您这样做,不怕遭天谴吗?”

    林子纯有些喘息,她撕开吴非的上衣,吻着他胸口,呢喃道:“天谴,如果能这样天谴而死,我愿意天天遭受天谴!”

    吴非羞怒交加,却是丝毫没有办法抗拒,林子纯在他身上吸吮摩挲着,道:“非儿,把你的女奴交给我,老师一定将她调教成一个绝世尤物,每次都教你欲仙欲死,忘却世上的所有烦忧,如何?”

    吴非惊骇道:“你,你这样子,还,还配做老师么!”

    林子纯将身子贴了上来,怨声道:“难道你不知么,这世上真正有本事,有能力的,几个愿意去做老师,做老师的,不过是图个安宁,若我是在二十岁时突破第二层修为多好,偏偏是刚刚过了三天,所以这些年来,我修为一直没长进多少,这大好的年华,怎能在孤独的修炼中,慢慢流逝而去?”

    吴非身上又酥又痒,感觉奇异之极,他已经十七岁,对男女之事本来已经到了渴望的年龄,但虽然渴望,也知这是不伦之举,当下抗拒道:“老师,不要再逼我,再逼我,我就——”

    林子纯望着吴非,笑得更加妩媚,她轻轻将身子压上来,吴非正绝望间,忽然山下传来人声,有人叫道:“林非,林非,你小子躲在上面以为我们找不到你么!”还有人叫道:“林非,向善师兄不在,你尾巴翘到天上去了?”

    听到这几下喊声,林子纯本来兴致正浓,顿时脸色剧变,哼道:“是谁,哪个天杀的,这么晚了,还来坏我的好事!”

    到了山道口一望,林子纯又飞也似的跑回来,抓起衣服鞋子,先在吴非脸上亲了一口,随即拍开他的封印,又塞给他几张传送符,道:“是林大星那四兄弟,我先走了,估计他们是来找你麻烦的,若是打不过,就赶快跑,等你从栄城回来,我再来看你,记住,要乖哦!”她手中一张传送符一亮,倏忽间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吴非心口怦怦直跳,想到自己这次是险险逃过一难,下次可就没这么幸运,不由心中叹息,暗道:“这小竹林都是些什么人,师祖林墨寒嫌弃没天赋的弟子,那个林燕沙是个小心眼,而这林子纯简直无耻之尤,表面端庄,暗里居然干的是猥亵自己弟子的勾当,也不知那个林素望是不是被她欺负过,所以才躲着她,这些人,还有没有一点羞耻之心?”他琢磨着离开小竹林,却又放不下思思和林兮涵。

    正恍惚间,山下传来咔咔几下劈砍声,一个声音道:“谁在这里搭个怕破茅棚,真碍事,老子把它拆了!”

    另外一个声音道:“大光,你别搞破坏,小心向善师兄回来找你算账!”

    吴非这时才有些清醒,想道:“这是林大星四兄弟,刚才木小熊说欺负他和恺笑笑的,不就是他们几个!”

    林大光的声音道:“怕个球,我们四个人,还打不过一个林向善吗!”

    另外一人道:“打得赢林向善有鸟用,他那条独眼狼犬叫什么阿虎来着,不知咬伤过多少人,掌门都不管!”

    林大光冷笑道:“老子哪天毒死这畜生!”

    四人说着话,已来到山顶,吴非神志还有些恍惚,他坐在那里没有起身,道:“你,你们来找我干吗?”

    林大星几人瞧见吴非头散乱,上衣撕裂着,好像有些精神失常的样子,不由吃了一惊,林大光喝道:“林非,你装疯卖傻也没用,以为我们几个会饶了你么!”他这一喊,其他三人也认为吴非是故意装傻。

    吴非还在想刚才的事,他想道:“林子纯这等龌龊的行径,我要不要告诉乔长老或掌门呢?”随即又想道:“林燕沙一定知道林子纯的为人,所以才对她那么不屑。”

    林大光走到吴非面前,一只手在他肩上拍了一下,道:“林非,你练功走火入魔了啊?”

    吴非之前对林子纯的行径虽然觉得无耻,可不知为何,竟然还是有几分希冀,她说的调教女奴,到底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林子纯说起来,会那么痴迷?这时他被林大光拍了一下,陡然清醒过来,一边暗骂自己竟也有无耻的念头,一边向旁边退了一步,喝道:“你们四个,到这里来干吗!”

    林大星见吴非好像突然恢复了清醒,喝道:“喂,你个外门的小杂种,见了我们这些前辈居然装傻,还不跪下迎接!”

    吴非冷冷道:“我入门虽然时间不长,却知道小竹林没有师弟给师兄下跪的门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