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章 怕我吃了你?

    吴非脸色一变,别人欺负他,他可以忍,但欺负到他的朋友,是可忍孰不可忍,当下怒道:“林大星么,他们在哪里,走,我现在找他们去!”说完拔腿就要朝山上走。

    木小熊一把拉住吴非,道:“上次你还劝我,风物长宜放眼量,不要在意一时的得失,我现在能忍了,你却忍不住么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不行,别的可以忍,这事我忍不住!”

    木小熊道:“算了,好汉不吃眼前吃亏,以后我们修为提高了,再狠狠教训他们!”

    此时天色已晚,吴非强自按捺住愤怒,冷笑道:“好,今日我先不去找他们,等从栄城回来,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这四个王八蛋!”

    两人又闲聊几句,约好第二天早上在聆风居见面,便各自回去休息。

    吴非施展音遁术回到到狼牙峰的山顶,望着即将落日的夕阳,心中十分郁闷,不由对着群山出一声长啸。

    此时的狼牙峰上,林向善还没回来,吴非自然不会傻傻的呆在自己茅棚中,就算不进那几间屋子,他也可以在峰顶休息打坐。

    微风不断吹送,晚霞映红西边天空,不时有鸟群从林间飞起,衬托得这晚景更加迷人,吴非在山顶盘膝坐下,只觉天地间,自己是何其渺小,何其微弱。

    就这么静静修炼了一个多时辰,天色已完全黑了下来。

    吴非灵气运行了两周,吐出一口浊气后,他站起来伸个懒腰,看见林向善的那几间屋子,仿佛又见到那个骄傲的白少年,他有些厌恶地转过头去,忽然心头一跳,仿佛有什么人在向他走来,急忙伸手握住邪月刀向山峰下望去。

    黑暗中,一条白色的人影袅袅婷婷地飘然上来。

    吴非吃了一惊,开口问道:“是谁?”

    那人影扑哧一笑,道:“是我,林非,你的警觉很高呀!”

    吴非听到声音,这才放下心来,道:“呀,是子纯法师,您怎么这个时候上山来了?”

    来者正是林子纯,此时她换了一身颇为紧身的白色衣裙,身形显得凹凸有致,她本来长得就有几分姿色,此时化了浓妆,与白天上课时的严谨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两人此时相距还有十数步,吴非闻到她身上有一股浓浓的香气,不禁有些皱眉。

    林子纯道:“我听说你明天要和林小熊去栄城,所以来看看,顺便有些话也要对你关照一下。”

    吴非十分感激,道:“多谢子纯法师的关照。”他入门以来,一起入门的外门弟子对他十分生疏,除了木小熊和恺笑笑,几乎没人跟他交流过。

    林子纯拍拍吴非的肩膀,然后在一道山梁上坐下,道:“这里练功怎么样,向善师兄他欺负你了没?”吴非苦笑一声,在她边上坐下,道:“也没有,这里练功挺好的,只是我修为低下,向善师兄不会太为难我。”林子纯朝吴非靠了靠,道:“在门派中,师兄欺负师弟是常有的事,你要是有什么解决不了,可以跟老师我说说,没关系,或许我可以帮你。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没什么,我自己可以解决。”

    林子纯吃吃笑道:“以前我们小竹林有个弟子叫林素望,跟你有些像,他十分好学,刚入山门的时候总是找我问这问那,后来成为嫡传弟子就不要老师我了,你会不会跟他一样啊?”

    吴非被她笑得有些毛,恭敬地道:“一日为师,终身为父,弟子可不敢对老师不敬!”

    林子纯叹了一声,道:“不过,说来我们小竹林许久都没出一个像林素望这样的天才药修了,我觉得你很有潜力,假以时日,一定能过当年的林素望。”

    吴非觉得她身上的香气十分浓郁,教人闻了有些奇异的感觉,不由朝边上挪了一下,道:“弟子不敢和素望师兄相比,他的大名我听很多人说过,好像他是之羽掌门最喜欢的弟子之一,现在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林子纯好像没有觉察,道:“他出山游历去了,现在在外面名声很大啊,你们去栄城,路途虽不算太遥远,但这一路上除了梅城,也没几个传送点,大概要十天半月才能回来,就算每天使用五次传送符,也要七八天的样子,我忝为御风堂的法师,正好可以帮你这个忙,让你尽快赶回来。”

    梅城也不算很小,比起祺关城来,要大不少,至少祺关城还没有传送阵,吴非知道林子泓就是梅城谭家的子弟,据说谭家在梅城还有些势力。

    吴非自然不敢说林兮涵传了自己音遁术,他真要五六天回来,并非做不到,当下感谢道:“如此,弟子多谢子纯法师了!”

    林子纯传授了吴非一套御风诀,道:“御风诀让你行走的度加快近一倍,等于持续奔跑,虽然没有飞翔度快,但也非常有用,本来小竹林的御风诀是要等你们修炼到第二层再传授,我先传了你,算是特别照顾。”

    吴非觉得林子纯看自己的眼神有些漂移闪烁,又闻道她身上有一股幽幽的酒味,心中有些惊异和警觉,暗道:“子纯老师这是怎么了,难道她喝醉了?”

    林子纯忽然脱下自己的鞋子,露出一双娇小、雪白赤足,她双足轻轻摇晃,用一种娇柔的声音软软道:“我这么帮你,你打算怎么感谢老师呀?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懵,道:“子纯老师,我,我——”他一时不知道林子纯说这话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林子纯将脸凑近吴非,一只手勾住吴非脖子,软软道:“林非,你,喜不喜欢老师呀?”

    吴非顿时脸红到脖根,一下跳了起来,站在一边低着头,舌头有些打结道:“我,我一直是尊敬、仰慕老师的,请,请您自重!”他想起那天林燕沙对林子纯态度的冷淡,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林子纯吃吃笑道:“林非,你是怕老师吃了你么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没有,不会!”

    林子纯声音依旧充满诱惑,道:“林非,你已经不小了吧,怎么还是个雏呀,男孩嘛,一定要成为男人的!”

    吴非怎么也想不到林子纯是这个样子,慌乱地道:“老师,您是传道授业解惑之人,应该知道做人要讲礼义廉耻。”

    林子纯掩嘴一笑,道:“你道理还挺多的,是不是跟很多老师好过呀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