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章 送给师姐吧

    林雨双瞧见那炷香只剩半截手指长短,暗道:“以他们两人的修为,联手起来,也未必能在规定时间内完成。  ”她一步站出来,卷起袖子露出半截雪白的手臂,道:“既然没有规定不许帮忙,那本姑娘也来搭个帮手!”

    林雨灵忙道:“外门弟子的事,你掺和个啥!”她知道林子泓受林之羽喜欢,现在暂时被贬为内门弟子,以后一定还会成为嫡传弟子,她们姐妹可没必要得罪,而且林子泓本来姓谭,谭家在附近还有些势力,没必要为了一个外门弟子开罪。

    林子泓见林雨双要插手,也是露出不悦之色,他暗暗一道灵气出,却是朝那炷香过去,他要加快香的燃烧度。

    林燕沙一直冷眼观看,见到林子泓出手,也是一道灵气出,将林子泓的气息拦截住,并朝他瞪了一眼,林燕沙并不是帮吴非,他觉得就算加上外人,吴非也不见得能够分辨得出结果,万一落下口实,反而麻烦。

    林子泓心头一凛,暗道:“燕沙法师也太迂腐了,反正给他时间也判断不出,何必浪费!”

    林雨双道:“姐姐,我帮帮师弟,你不觉得他好可怜么?”

    林雨灵道:“可怜什么,这是考核!”

    林雨双道:“姐姐,我帮他又不违规!”

    林雨灵哼了声,她知道妹妹任性,瞧见那香头只剩一个点,便道:“好吧,随便你!”

    林雨双手一挥,一道阴寒之气裹在木小熊灵气的外面,周围人顿时觉得一股寒气逼来,这第二层的修为,果然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但与此同时,只听林子泓一声轻笑,道:“时间到!”

    吴非摇摇头收起灵气,木小熊和林雨双也同时收手。

    虽然三株霁玉略有不同,但区别仍然十分细微。

    林子泓问道:“怎么样,非师弟判断出来没有,是哪一株?”

    吴非犹豫着指向中间这株,林子泓将三株霁玉拿回手中,问道:“你选择是这株,不改了么?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但他心里还是没把握,林子泓道:“好,那我就给你验证一下!”

    只见林子泓取出三个水晶瓶,将三枝霁玉折断,花朵也撕碎,一截截塞入其中,盖上盖子,在吴非选定的那枝上做好记号,然后取出一块赤色宝石,灵气催动,一道炙热的火焰从宝石中出,将三个水晶瓶包裹起来。他这是快烘制药草的方法,利用精纯灵气进行烘烤,这也是药修的基本能力。

    这种火焰的烘烤在药修中称为烧炙术,比吴非的冰印术显然更要快,一刻不到,三株霁玉先是焦黄萎缩,随即,慢慢浓缩成两团物体,一团沉在下面犹如琥珀,一团浮在上面犹如气灰。

    吴非知道,这是林子泓利用灵气,将瓶内的三枝霁玉分解开来,沉在下面的那团琥珀便是霁玉能作药用的精华。

    最多也就是过了半炷香的时间,林子泓喝了一声:“起!”他收起宝石,将第一个水晶瓶的盖子揭开,那道灰色的气灰立刻飘散逸出,他如法炮制,将三个瓶盖打开,这时,那些外门弟子见那团琥珀沉在下面,都暗自道:“这提炼之后,不是更难区分了么?”

    林子泓举着三个水晶瓶,问道:“林非,你现在知道哪一瓶是可以药用的霁玉了么?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道:“是最左边这瓶,多谢师兄考核,刚才我判断错误。”

    林子泓微笑道:“既然你知道,那我也不多说了,其实你的办法也是切实可行,希望下次考核的时候,继续努力!”

    吴非躬身施礼道:“是,多谢子泓师兄指点!”

    林燕沙见考核已经结束,朝林子泓点点头,一摆手分开人群上山而去。

    林雨双叹了口气,道:“其实你的方法更好,就是时间还差那么一点点,论药效的保持,冰冻比直接烧炙要好得多。”

    林子泓做出一副大度的模样道:“非师弟不要灰心,这次的考核没有通过,下次再努力好了!”

    吴非点头道:“是!”

    林子泓朝大家挥挥手,道:“好,这次的考核到此为止,大家都散了吧!”说完,带着林白仁等人,也朝山上走去。

    不少外门弟子到这时还不明白吴非是怎么判断,木小熊拉了拉吴非袖子,道:“你怎么知道是最左边那瓶?”

    吴非无奈地道:“那一瓶在烧制过程中最后结成琥珀,如果三枝霁玉中有一枝可以入药,那就只有这瓶了!”

    木小熊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因为长在空气稀薄山顶上的霁玉,本身含有空气就略少,像这样密封起来,烘烤时,灰气和药份的比例不一样,第一瓶和其他两瓶有细微的差别,你注意了没?”

    木小熊摸摸脑袋,若有所思道:“我还真没注意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第一瓶是灰气和琥珀各半,其他两瓶是灰气略多半成。”

    这时恺笑笑上来拉住木小熊道:“快走,别在这里闲聊,还不回去抓紧时间修炼!”

    木小熊将恺笑笑推开,道:“我的事不要你管,要走你先走!”

    恺笑笑气得一跺脚,道:“好,我再也不管你了!”转身而去,木小熊朝着她的背影哼道:“谁要你管!”

    林雨双见走了不少人,这才大惊小怪地道:“冰山长老送你什么宝贝呀,给我瞧瞧成么?”她的好奇心如此之重,令吴非有些无奈,道:“是一把刀而已。”随即取出那柄深海吟,林雨双接在手里,那白色刀身泛着幽幽的白光,通体晶莹雪白,简直挑不出瑕疵。

    没走的一些弟子,见到这把上品法器,都是露出羡慕痴迷的眼神,尤其它拿在林雨双手里,更是相得益彰,衬托得愈加飘逸出尘,林雨双姐妹长相姣好、身形曼妙,在小竹林除了林兮涵,无人可比。

    林雨双施展了一套刀法,忍不住赞叹,道:“哇,这么轻,这把刀天生就是给我准备的呀!”

    林雨灵哼道:“什么为你准备的,这把刀是冰山长老送给师弟的!”

    林雨双收起深海吟,还是拿在手中没有还给吴非,她问道:“非师弟,为什么你还没跟它滴血相认?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他看出林雨双的欢喜之意,道:“这是柄上品的法器,我不敢轻易认下,所以现在还只是珍藏着,师姐若是喜欢,就送给师姐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