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章 更改门规

    吴非知道冰山长老答应了自己的条件,不由喜道:“多谢前辈,多谢前辈!”

    夕无言从宝囊中取出一柄通体白色的弯刀和一把紫红色的金钢叉,道:“带句话不过是简单之事,这长辈的见面礼不可废,先前你用的那柄弯刀,实在太一般了,这样吧,我还是送你一件见面礼,你就不要推辞了,这两件法器中,你可以选一件!”

    吴非还想客气一番,清笛长老道:“这两件都是上品法器,给你就挑一件,我们小竹林可没有这么好的法器配给!”吴非犹豫一下,觉得若再推辞就有些过了,于是选了那柄白色弯刀,这刀的刀身长有六尺,入手十分轻盈,好似没有分量一般,刀尾有一道紫红色的亮纹,闪着奇异的光芒,不由心惊道:“这是什么法器,难道不是金属打造?”口中道:“多谢前辈!”

    夕无言将金钢叉收起,道:“这把刀,我给它起名叫深海吟,是我在历练的时候,猎杀的一条五百年的白鲨鲸,其骨坚韧,金铁不能伤之,这把刀,我还炼化了它的妖晶在其中,让它更能和主人心有灵犀,用得好,一定能成为你的左膀右臂!”

    吴非听夕无言这么说,心中欣喜,他一直没有称手的法器,要知道夕无言年少时,就能做出夺荫伞这样的初级法器,那修炼到第五层以后,亲手制作的法器一定更厉害,不由喜道:“晚辈何幸,能得到前辈的如此抬爱,真是无以为报!”

    夕无言摸摸吴非脑袋,道:“你先拿着,看看合不合手,也不是每件法器都适合自己,不管如何,老朽期待下个月的十五,在大围教的那场比试中你能一展风采。”

    林之羽眉头暗皱,心道:“轩师哥这么说,我便要分配一个名额给林非了,但他修为这么低,怎么好去参加比试?”

    在小竹林二十岁以下的修炼弟子中,林之羽心中已定了林向善和林布风,另外一个人选实在不知要选谁,但不管给谁,他也不愿意给修为只有第一层的吴非,就算他有深海吟也不行。

    夕无言又道:“下个月西部的这场比试十分重要,天行大陆上,我们西北常年排名靠后,这第二层的坎一定要突破,不然很难有所作为。”

    林之羽头疼道:“是啊,小竹林有两名弟子卡在第二层已经数年了,如果二十岁之前不能迈过去,终其一生,怕也最多只能修炼到第五层。”

    夕无言道:“让他们多出去走走,历练历练,别一天到晚关在山上练功,说不定有意外之喜。”

    林之羽点头道:“轩师哥所言甚是,我回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夕无言从清笛长老手中取回林墨寒留给他的玉片,郑重地收好,这才道:“好,我此间的心事已了,也没什么牵挂,不如就此告辞,下个月的十五,咱们大围教再见!”

    大围教位于太围山上,是西北神道第一门派,太围山上还有一个门派,名叫太围门,太围门掌门是一位女修,名叫何亦飞,修为达到第八层,也是个厉害的角色。

    但在西北神道上,真正有实力的还是慕容家族,各大门派中,都有慕容家族的影子,像大围教就有慕容明月和他父亲,不过慕容家族十分神秘,谁也不知道他们族长是谁,修为有多高,其他两个家族,族长都跻身长老会,但慕容家没有,不是他们没有第九层的高手,而是他们历来不参与长老会的事务。

    燕家的家主叫燕子尙,他是燕宵国的国主,又是青潇派掌门,也是冰山长老的岳父,在长老会排名第二,司马家的族长名叫司马不斋,在长老会中排名第三,此人修为高深,为人老谋深算。

    虽然西北神道的修炼者积弱,但慕容家族却是一枝独秀,不过像精英弟子的比试,三大家族的人基本不参加,偶尔参与,也没有取得很好成绩,这并不是三大家族不行,而是他们有意藏拙,因此谁也不敢小觑三大家族。

    林之羽四人再三挽留,夕无言都婉言谢绝,他向林墨寒的墓又拜了数拜,这才和众人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小竹林的执事堂在笃宁山上,到了执事堂,林子羽传回林燕沙和那两个内门弟子,对落花长老道:“你负责执事堂,这件事还是你来处置!”

    落花长老点点头,问清事情的经过,道:“燕沙法师,虽然一般外门弟子不负责守山门,但你带林非去,还是有些奇怪——”她一指那两个内门弟子,道:“你们为何出去那么久的时间,难道林非手上有竹牌就可以听之任之不管么?”

    高个的内门弟子名叫林宜康,他回道:“我们两个正要回去,碰到燕沙法师,他问了我们缘由,说狼牙山后面塌下来一堆碎石,要我们去处理。”

    林燕沙道:“此事不怪他们,是我的疏忽,我以为清理那些碎石,最多也就片刻的时间,况且林非还有竹牌在手,应该无碍,想不到他居然捏错竹牌,没有报警。”

    吴非本想解释一下自己并没捏错竹牌,见到清笛长老微微摇头,一想自己并没证据,至于那个骆驼曹不提也罢,说不定他也是一个局外人,毕竟自己是一个新来的外门弟子,受点欺压也是正常,如果自己一味辩驳,以后在小竹林就不好混了。

    落花长老点点头,沉吟片刻,道:“此事你们各自有过,我看各罚一个月银石,算是扯平,林燕沙,你疏忽在先,林非,你顶撞师长在后,不过,刚才冰山长老也作了解释,应属情有可原,这样吧,林非你要向燕沙法师道歉,燕沙法师,林非道歉后,对他的处罚之事就作罢,如何?”

    虽然每人各罚一个月的银石,但林燕沙一个月有五十块银石的收入,而吴非只有五块,这表面上是扯平,暗里却还是偏向吴非,只不过落花长老不能明说,不然那些老弟子必然不服。

    林燕沙正要开口问顶撞师长可以废除修为,不能和一个疏忽扯平,落花长老忽然别过头去问林之羽:“关于小竹林顶撞师长,废除修为这条,是否要更改?”

    林之羽咳嗽了两声,点头道:“先前轩师哥提出来,本掌门也觉得很有道理,毕竟多年来,这条门规还从未执行过,我看,适当的争论并非不尊重,从今往后,小竹林的门规上就废除这一条吧!”